或许是骂累了,或许是考虑到自己喜欢的两个小英雄还在这个队上呢,或许看着场面虽然被动但球员们表现都还不错,或许以上都有吧。反正,看台上终于安静下来了,慢慢的,注意力开始往比赛本身上转移。

    机会,仿佛是为了迎合观众一般,创造出来了。

    严格来说,一半的功劳要归于大举压上的对手。

    还是那句老话:“想杀死对手的,自己被挂的可能性也大大提高。”

    更何况,三个暗藏杀机的家伙早就把自己的独门兵器磨亮,读秒声已经在心中默念多次,只等那发令枪响的一刻了!

    比赛第九十分钟,四分钟补时的第一分钟,体力消耗过大,看着双方节奏都已经快不起来的时候,后场断球的商一,传出了他在本场的唯一一脚妙传!

    从对方来不及回追的队员身后高速插上的张笑瑞,瞬间爆发了!

    速度,脚下频率,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在全场骂了他接近半小时的观众面前,拿出了苦练十年的压厢底功夫!

    先是左路带球高速推进,假传真扣甩脱防守队员后,斜线向中路突进,在全场倒吸的冷气中继续向前过了中线,略一抬头的功夫,脚下却像长了眼睛一般把球横向一拨,躲过了飞铲而来的倒数第二个后卫,在隋东谅堪堪越位的一瞬间,一脚直塞,人到球到!

    倒吸完冷气的家伙们,真有人想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了!

    被自己想尽各种词汇谩骂了快半个小时的家伙,在这种时候,用这种表现,狠狠的打脸呐!

    不过,为什么感觉还挺愉快呢?

    能进球的话,真是打脸也值了!

    有进球吗?!

    可惜,没有进球,只有点球+红牌。

    这就是**一传的魅力!

    尤墨很悲催的扮演了个背景墙,看着一骑绝尘的流川枫被出击的守门员侧扑在地,还没等回头看裁判,就听见了急促的短哨声,和迅速出现在身旁的刺目的红色。

    把这娃吓了一跳!

    仔细确认了一下,才心有余悸的瞄了眼一脸严肃的黑脸裁判。

    大叔!要不要把红牌从我面前举过去嘛!

    吓死人你知不知道?!

    ————

    朱广护的表部表情却明显的兴奋中夹杂了一丝犹豫。

    张笑瑞的表现让他吃了一颗大大的定心丸,但隋东谅接下来的选择却让他喜忧参半。

    要是比赛还有一些时间的话,点球加红牌确实比单纯的进球更划算,但眼下比赛马上就要结束,一个轻松的传球去获取无争议的胜利多好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刚从地上爬起来就被群情激愤的南韩队员推推搡搡,骂骂咧咧的。

    判罚确实没有问题,结果也不可能改变。但对手明显也是被赛前各种骚扰激起了足够的火气,眼前即使没理,也要闹上三分。

    南韩队的门将,反正也已经红袍加身了,索性破罐子破摔,连着几把,差点把隋东谅推到跑道上去!

    打架嘛,这东西尤墨最来劲了,可惜还没等凑近,早有预感的李贴冲在了最前面,双手把两人分开,转身搂住了勃然色变已经准备还击的隋东谅。

    裁判当然也不是吃素的,连续两张黄牌给了伸手帮忙的南韩队员,看着两人已经分开后,又表情严肃的对守门员做了个手指场下的手势,才总算把事态平息下来。

    仿佛是一肚子火气没处发泄一般,接下来所有人都没好意思抢的点球,果然被隋东谅一脚闷在了立柱上。

    比分,也最终定格在1:1上。

    ————

    观众还是不太满意,毕竟这比赛没分个胜负出来就有点意犹未尽。

    但考虑到下周还有一场的话,也就释然了。国少队的全场表现虽然不能尽如人意,但总算让人看到了很大的获胜希望。

    议论的焦点,黑锅的最大头,理所当然的被朱指导背起来了。

    不过他还算坦然,神情自若的在更衣室里对少年们讲话:“总体上呢,我还算满意,无论是结果,还是过程。但问题呢,暴露出来的也不少,不过还好,时间有的是,机会也多的是......”

    大起大落,感触最深的当属李贴和张笑瑞了,两人这会正在交流心得。

    “笑瑞啊,这比赛只有最后半小时我心里才踏实,以后遇见强队这么打我看行!”

    张笑瑞还在回味:“可惜比赛结束的太早了点,他们压的虽然猛,却还不如我们机会好!”

    李贴却看的清楚:“那是他们教练着急了想拿下比赛,下一场肯定不会这么打了!”

    张笑瑞点点头:“嗯,战术这东西,真是千变万化,比赛当中的思考,真是一刻都不能停!”

    这话尤墨爱听,这娃一脸坏笑,过来搂住小胖子肩膀:“你没注意看看台上那些家伙的神情变化,简直笑死个人!一堆人嘴张的老大,下巴估计都能掉下来!”

    李贴也来劲了,使劲拍拍张笑瑞后背:“干的好啊,那一串动作既漂亮又实用,把这些观众的脸打的啪啪响!”

    小胖子一脸羞涩,声音都是低低的,怕被人听到一般:“哪有嘛,那些人也是实话实说,骂我也是因为我没踢好,后来我都听到有人喊‘小胖子,干的漂亮!’了。”

    卢伟静静的听着,看着,直到听见张笑瑞最后这句话,才露出了会心一笑。

    这场比赛,收获确实不小。而其中最大的,或许就在这了吧。

    骨子里的东西,不可能改变,外界的影响,也始终都在。但只要找对了路子,总会一点点的变强,总会一点点的消除心中的阴影,总会慢慢的找到并接受自我。

    ————

    让所有人甚至包括隋东谅本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朱广护竟然只字未提比赛最后那个明显的,传球好过单干的机会。

    当然,也没有人提起那个一脚发泄般被门柱拒之门外的胜利。

    甚至连已经从头脑发热中走出来,觉得自己肯定要挨批评的李京羽,都没有被特别关照。

    不过这家伙的自我反省也就到此为止了,指望他有什么深刻的觉悟那是不可能的。

    李贴也心知肚明这一点,所以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出来。

    不过比赛一结束,比赛后总结还要让人头疼的事情出现了:后天就是周末,那明天要不要约燕子出来呢?

    真是个两难的选择啊,是坏人当到底,矛盾激化到打一架完事的地步,还是迂回退让,继续保持电话攻势呢?

    一不忍,二不甘。

    奶奶个熊的,坏人可真不好当呐!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