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清源百岁而终,高仓健未过鬼门八十四关。要走的,唤不回,留下的,磨不灭。感谢他们留下的美好回忆,祝各位书友看书好心情!

    这种自带仇恨值的对手,热身赛的价值堪比正式比赛。朱广护在赛前就和对手确认了一下,双方都有五个换人名额。于是下半场一开始,张笑瑞就披挂上阵了,球衣号码很是吉利,18号。

    不过看清楚谁被换下去之后,现场观众就有些不满了。他们心中仅次于大脑袋家伙的神奇小子卢伟,竟然只让踢了45分钟?

    理智点的球迷到也罢了,知道这只是热身赛,锻炼队员是第一位的。不太理智的,看着1:0的比分也没什么火气了,不过略带些不满的情绪已经埋了下来,神经也开始变得敏*感脆弱,情不自禁的把换上的这位和他们心目中神奇小子的发挥比较起来。

    人比人气死人,悲催的小胖子张笑瑞,仿佛老天爷都跟他过不去般,难得主教练如此器重,却摊上这么个状况。

    其实真不能怪朱广护,按他的设想,卢伟的身体条件到了世少赛肯定不过关,必要的轮换或者替换下场是必然的,早做打算当然是情理之中了。

    眼前这状况,合理,但不合情。

    突如其来的考验,又一次重重的压在了张笑瑞的心头。

    ————

    下半场比赛开始15分钟了,依然紧张的小胖子,心跳不受控制般的一路走高,手心里全是汗。

    每一次拿球,都会响起一片嗡嗡的议论声,每一次失误,都会让声音骤然变大。嘘声虽不至于,但那是建立在比分仍然领先的基础上的。

    心中的弦绷的紧紧的,脸上的汗都顾不上去擦,生怕错过机会,生怕再次失误。

    如果没有之前一周彻底走出魔障,反复巩固了信心的话,估计腿都要打软了。

    现在的张笑瑞,像是一把被工匠反复精心打磨的刀一样,自觉锋利,但没有上战场饱饮敌血过,亮刃的时候总还有些不踏实。

    朱广护也有些无奈,眼前状况实在是有点缺乏准备。

    或许是心存内疚吧,朱指导大手一挥,商一被唤了回来,替换李京羽。

    他老人家的如意算盘是这样的:刚才你们把焦点都对准唯一替补上场的家伙了,现在我多换一个上来,好歹能分担些注意力吧。

    很可惜,失败了。

    他严重低估了卢伟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气!

    球迷们虽然对这个上半场进了球的家伙很是欣赏,但更多的人记住的是他罚丢的那个决定冠军的点球。稍微议论一下后,继续聚焦可怜的小胖子,吐槽糊涂的主教练。

    更失败的是,缺乏了上半场磨合顺利的李京羽和卢伟,场面开始被动起来。

    一步没考虑到,开始步步犯错!

    南韩队主教练大手一挥,也是连换两人上场。不经意间转头望过来一眼,看见了朱广护那咬紧的牙关,握紧的拳头。

    发自心底的笑意涌了上来,从嘴角弥漫开,虽然比分仍然落后,却仿佛看见了胜利女神的招手。

    下半场,果然不行呐你们!

    ————

    李贴从来没觉得有哪一场比赛会如此的折腾人。

    上半场那奇葩的状况就不说了,眼下这好心办坏事的情况也是完全出乎意料!

    张笑瑞的紧张,提前下场的大羽那一脸的不满,全场观众完全偏斜的注意力,对手越战越勇的状态,像紧箍咒一般,越勒越紧,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被提前过多消耗的注意力,也开始涣散了。

    自己可是队长啊,怎么能老是走神呢!

    打起精神来啊,这么多人看着呢,张笑瑞还需要自己的鼓励和帮助呢!

    紧咬住下嘴唇的李贴,鼓足了劲喊:“笑瑞,稳一点,他们扑的有点凶!”

    还没等张笑瑞回话,连锁反应般的失误就开始了。

    比赛第68分钟,在7月份湿热的盆地气候下,被过多消耗体力和注意力的少年们,犯错了。

    先是张笑瑞前场拿球后停球稍大,二分之一球被对方狠狠的用肩部撞了一下,倒地,但并不犯规。

    迅速回防的商一就在附近,就地一个铲球却差之毫厘,被对方过掉,接着,过来补位的李贴,还没近身就被对方略带些运气的传球穿了个小门。

    骤然安静下来的球场,看着南韩队两名队员在大禁区边上继续做了个漂亮的二过一后,15码处右脚劲射,洞穿了李建那看似稳如泰山的十指关。

    场上比分1:1。

    ————

    其实这个丢球,只有开始停球失误的张笑瑞要负上稍大些的责任。而且在内行的人看来,比赛这个时段了,前场这种失误真没什么好苛责的。

    但紧接着一连串的被过,像是配合对手表演一般的防守动作,让这个丢球变得忍无可忍了!

    之前微弱不满的火苗,现在被腾的一下点燃了,那一瞬间响起,越来越高亢的嘘声,连南韩队员们都惊呆了,庆祝了几下,就悻悻然准备开球。

    对这支国少队,观众们只是认可,只是支持,但没有骨子里的感情。如果没有那两个家伙的话,很多人都不会在周五的下午旷班逃学过来看比赛。

    而眼前的丢球,理智的,非理智的,都会把矛头直指主教练的换人!

    那就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嘘声中甚至夹杂了一些国骂出来!

    足协的两个大佬,苦笑着对望了一眼,眉头不约而同的皱紧了。旁边两个家伙,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的。

    朱广护的脸色也不好看,起身却是安慰队员:“不要紧,集中注意力,我在中场休息时说的话还记得没有?”

    场上场下,队员们还算整齐的回了一声:“记得!”

    声音响亮,却中气不足,虽然都是抬头看了过来,眼神却有些散乱。

    朱广护在心底叹了口气,手一挥,却只换了一名后卫。

    然后,就听见此起彼伏的叫骂声。

    “傻*b主教练,换的什么鸟人啊!”

    “死胖子,下去吧你,在这丢什么人!”

    “你把我们九号也换下去,省得和你们一起背黑锅!”

    .......

    爱憎分明的家伙们,从狂热的气氛中走出来,就一步步的跌到了冰窖里。

    在热胀冷缩中挣扎的心,已经没有办法包容了。

    责怪他们吗?

    阳光太刺眼,尤墨就眯眯着眼睛笑着看。

    看台上。

    那一群,唾沫横飞,群情激奋的家伙们。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