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就这么不可思议的回归主题了。

    南韩队,总算适应了气氛,节奏逐渐加快,传球成功率也直线上升,进攻压上变得坚决多了。

    国少队,除了隋东谅还有些不服气,仍想表现下个人能力外,其它人的心思,竟然出齐的统一起来。

    教训他们!

    幸亏场上这帮南韩队的家伙只能听的懂几句简单的中文,要不然弄明白是咋回事情,估计得哭出来。

    合着你们一直是在逗我们玩呢?!

    不过个中曲折观众们可不管。

    现在场上节奏突然加快,双方你来我往攻的激烈,守的精彩,场面顿时好看起来。那咱们也不能甘居人后了,家当抄起来,闹他个天翻地覆!

    主席台上,足协的两个大佬,年老的专业一些,年轻的专心一些,对眼下状况也是面带微笑,频频点头。

    “明年这儿球市有盼头!”

    “就是地方偏了点,不然真是块风水宝地了!”

    一旁的领队和政工干部,看着领导心情不错,总算把吊着的心放了点下来。相互对望了一眼,把目光投向了球场中央。

    ————

    因为隔了点距离,在场上的时候,队员们交流的时候嗓门都比较大。

    特别是看台很吵,对手又听不懂的情况下。

    所以朱广护明明白白的听清楚了队员们的对话,看清楚了场上发生的一切。

    简直哭笑不得!

    还能说什么呢?

    在自己看来无解的难题,竟然被那个家伙三言两语给弄的烟消云散了!

    不对,何止哟,看他们现在如此专注的神情,应该是比以前还更投入一些了!

    这就是心理天才的能力?

    真的,让人无语啊。

    旁边,孙老头也是张大了嘴,一直都没合拢。

    对面,南韩队教练也挠起了头,实在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哪儿有这么玩的?你慢我也慢,你快我更快。

    要知道场上节奏这东西,任何一场比赛都是很关键的存在,掌握了就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实力出来,被对手掌握,那就憋憋屈屈的难受吧。

    想快的时候提不了速,想慢的时候被对手牵着鼻子走。

    输赢先不说,光这份感觉就让人心里不爽!

    任何一支有心气的队伍,都会想尽办法以自己的节奏打乱对方的节奏,根本没有理由主动跟着对方节奏走的!

    眼下这奇葩的状况就这么真实的发生在眼前了,想不通也没办法,见招拆招吧!

    ————

    比赛,在上半场的后三十分钟,真正的进入了竞技状态。双方水平发挥差不多的状态下,实力的差距就能很直观的在场面上表现出来了。

    五五开!

    长出一口气的朱广护,稳稳的坐在了教练席上。

    他没有足协那帮家伙一身浮躁的毛病,也没有那些好高骛远的想法,比赛,就是比赛,提高,成长,这些才是比赛的目的。

    包括胜利,都只是为了更好的成长。

    更何况,眼前只是个热身赛而已!

    领导重视?那是领导的事情,比赛,可不是为了领导打的。

    比赛第40分钟,场上比分仍然是0:0。

    朱广护轻轻咳嗽一声:“笑瑞,商一,你们几个都去活动活动,把这当成一堂训练课,好生学点东西!”

    领命起身的替补队员们,刚上了跑道,场上终于产生异变了!

    是的,还有个不确定因素在场上呢。

    隋东谅!

    一直和队友之间有些配合脱节的他,其实不是没有那个实力,只是心中略带些不满的情绪被带到了场上,于是更多的时候选择了单干而已。

    但随着比赛的深入,浸入骨子里的团队意识还是让他有意无意间开始寻求配合了,而这种配合所带来的畅快感,很容易就越过了心中的障碍,成为下意识的反应。

    八一队几个不合群,主要还是自身原因,其它人还真没有多少排斥他们的意思。而在这种氛围很好的时候,很自然的,就把他接纳进攻防体系中了。

    比赛,终于在40分钟以后,由量变到质变,产生效果了!

    这算是一个团队配合加个人能力的完美组合进球。可惜电视转播里卫大侠不在,解说员的激*情明显不够,嗓门也缺乏震撼力,“嗯,这个球门球位置开的不错,中场李贴头球回做给了孙治,孙治拿球往前带了两步,直塞给左路高速插上的卢伟,过人了!厉害,准备下底吗?没有,回敲给了过来接应的尤墨,哦!不对,尤墨没有接球,漏给了后面高速插上的隋东亮,漂亮,连停带过,防守队员扑的太猛,角度有点偏,会直接射门吗?哦,还在往里突,横传!漂亮,李京羽人到球到,一脚捅射,球进了!哦哦!球进了!太漂亮了,一气呵成!场上比分1:0了!”

    大羽可不管什么合不合群的问题,更何况他今天特别的对隋东谅有好感。

    于是乎,在隋东谅拼尽全力的完成横传后,身体已经滑到了球场外的情况下,迅速的被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恶虎扑食给压住了。

    刚来的及抬头看下球进没进,就被个一百斤还要多点的家伙压的死死的,而且抬头一看,好像他还有冲动想抱住了自己亲一口啥的。这种状况可把有点洁癖的隋东谅给吓坏了,就势一个滚翻,拔腿就跑!

    如此奇葩的庆祝场面也不能掩盖观众沸腾到顶点的热情,球场上空的声音徒然增大,而且很明显的,在持续往高了走!

    直到有人实在憋不住气被迫停下来,直到有人实在觉得耳朵受不了用手开始捂住,直到锣鼓手们汗水打湿了眼睛不得不用手抹一把,那高亢到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才缓缓回落。

    实在是,太久没尝到这个滋味了!

    进球的感觉,真他么的爽!

    ————

    中场休息,球员更衣室。

    百感交集的朱指导,真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夸夸吧,之前明显有人闹情绪搞分裂,批评吧,人家后来又拧成一股绳了!

    那就只能不夸也不批,就事说事。

    “南韩队呢,特点就是韧劲儿足,这可不光是体能好拼劲足,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的注意力保持的很好,尤其是在比赛的最后半小时,会表现的特别明显!”

    “知道我们成年队为什么15年没赢过他们吗?90%的比赛都是输在下半场了!”

    声音难得的浑厚有力,在不大的更衣室里回荡。

    诉说着,那不堪的纪录背后。

    血淋淋的事实。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