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李贴旁若无人的打着电话。

    一直想要个说法的孙治,那稍微下去点的火气又慢慢的涌了上来,眼睛直楞楞的盯住他。

    李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嘴里却在继续:“嗯,你也喜欢玩水?那有空一起去游泳好了,大热天的......”

    房间外,孙老头的声音响起:“刚才哪个家伙弄的咣咣响的?都几点了,都回房间!”

    孙治起身,冷笑着,回了房间,路上遇到往回走的大羽,对着他那略带些探询的目光,摇了摇头,“自己问吧!”

    问什么?怎么问?

    还用问吗?

    李京羽虽然单纯,但脑子可是一等一的好使,这种事情,自己气势汹汹的质问起来,效果反而不如等他解释给自己听。

    李贴仿佛也看出来他的心思了,没有着急着说什么,默默无语的,直到临睡前。

    才用稍带些试探的语气:“大羽?”

    李京羽从鼻腔深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李贴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一些,“冷静点没有?”

    这话马上把大羽的火气问出来了,瓮声瓮气的:“没有!”

    这个答案李贴居然很满意,点点头:“那早点休息吧,等你觉得冷静点了我再和你说。”

    这种态度让大羽憋住的一肚子火有点忍不住,声音冷冷的:“你是不是要一直这么干下去?是不是想让我不认你这个兄弟?”

    李贴的声音也有些冷硬:“第一个问题答案是‘对’,第二个回答是‘不是’!”

    大羽一脸的冷笑,盯着李贴看了好一会,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不可能!”

    李贴双手一摊,摇了摇头,一脸无所谓的笑容:“随便你吧,以后再说。”

    大羽顿时有种大力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怒目圆睁的蹬了他一会,没有收获任何想要的答案,悻悻然躺下了。

    ————

    周三上午,南韩队已经抵达驻地。

    大赛临近,双方都比较重视这场热身赛。国内足协据说要过来几个大佬观战。南韩方面也比正常的出行队伍扩大了规模,一行28人看着很是壮观。

    最兴奋的当然是记者了。

    之前比赛的余热未消,而这即将进行的两场比赛虽然只是热身,但“抗韩”的名头一打响,吸引眼球的力度就骤然增加了。

    第一场比赛定在周五下午三点。

    和打岛国不用动员一样,打南韩也不用。

    原因嘛,就有点羞耻。

    没办法,这个和华夏文化一衣带水的邻居是个永远绕不开的对手。悲催的交手纪录是激发火气最好动力,特别是这种奇葩的“xx年不胜”。

    和队员们一样,“相见恨晚”的狂热球迷们热情的用嘘声接待了这些懵懂少年们。当然,也成功的把对手那本不算太盛的火气给挑*逗起来了。

    王丹的父亲已经出院了,中间还抽空过来找了尤墨一次。带来了几个并不算意外的消息。

    那两个混混确实不是被人指使,只是单纯的过来报复,被收押的他们可能会以故意伤人罪领刑三到五年。那天那个民警队长已经成了尤墨的球迷,弄了几件球衣托王丹带过来让他和卢伟签名,还留了个电话给他们,说以后有机会了过来请教。

    老三也已经出院了,一天没事就在场地边上晃悠,现在是个专职球童,和王丹嚷嚷了几次要请他俩吃饭。

    李宇天可能是被大喜大悲刺激到了精神,没有和姚厦汪嵩嵩一起进二队,在家养病中。

    孙永康如愿以偿的进了省体委工作,据说还是科级干部呢,不过尤墨听到这个消息后很放心,一副祝他官运亨通的神情。

    卫大侠已经领着姚厦和汪嵩嵩和自己的队友吃过好几次饭了,收小弟的心思简直路人皆知。

    这两场比赛,地方台都会直播,以目前的群众热情来看,到时候上座率应该没有问题。

    女足马上就要结束封闭训练,李娟在电话里跃跃欲试的要跑过来看看心中的坏蛋,看看他有没有背着自己干坏事。

    干妈王瑶虽然经常电话联系,可还是不太放心,过来看了两次,大包小包吃的穿的用的买了一大堆。

    剩下的,就是知性姐姐的心思了。

    当然是不太死心的,汪嵩嵩能和她沟通的高度远远不是这家伙和她能达到的程度。但不死心也不代表现在就能有所作为。她也算想通了,现在方方面面条件都不成熟,反正这家伙也不可能为了躲自己而人间蒸发,那就等时间来裁定一切吧。

    ————

    最近两天的队内气氛可不算好。

    朱广护都察觉出来了。

    实在是一直嘻嘻哈哈玩闹不断的东北帮突然集体哑火,话少不说,相互间着看的眼神都不正常。尤其是以前一直没心没肺的李京羽,真真的有心事一般,随时都能把眉头皱起来,说话还带着明显的火气。唯一觉得神情还算正常的李贴,话也少的出奇。

    唯一感到欣慰的,就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替补选手张笑瑞的改变了。

    以朱指导十五年的执教经验来看,这么短时间能有这么大的变化,简直是想不通!

    那天比赛下来,自己其实都有些后悔了。实在是两场比赛的风格差距太大,让他这么大的少年娃来适应的话确实是勉为其难了。更何况他本来就有些缺乏自信,之前又在训练中表现不佳。

    结果是真正没想到的,一周时间下来,不但没见他有任何情绪上的低落表现,反而处处都洋溢着干劲十足的精神头来。

    这种巨大的落差不光自己觉得奇怪,同屋的老孙都找自己说了好几次,也是一脸的惊讶。

    三个人加练任意球自己是看在眼里的,但总不至于每天练一个小时不到就能有这么神奇的心理效果吧。

    看来原因还是得从人身上找。

    不过既然想到了这一层,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和老孙一说,果然还不服气,直叫唤:“才一个有什么了不起?!”

    自己才懒得和他争论,这么些天来,也就指着这个乐呵了,现在对他们之间的赌约真是期待满满。

    周五的比赛马上临近,晚上终于能有时间给队员上上战术课了,比赛录像也能让他们看看,顺便了解一下自己的水平和对手相比,差距会有多大。

    好面子,不以为然是足协那帮家伙的一贯态度,真正到了比赛没打好总结经验的时候,却只会怪这怪那,从来不会从自身找原因。

    国内足球落后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不专业,不专心,没耐性。

    想法很好,办法没有,投入不少,却头重脚轻不注意基层发展,最后导致人虽多,土壤却越发贫瘠。

    真是,说多了都是泪。

    眼前这支队伍,可要倾尽心血好好打磨一番,省得老来无颜面对子孙。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