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吃完,李贴果断抛弃大羽,一头钻进了尤墨房间。

    大羽楞了下神,悻悻然转身,犹豫了一下,也没回房间,跑到孙治他们房间耍去了。

    李贴可不是个拖泥带水的性子,一旦下定决心,那可是马上要付诸行动的。开门见山的语气找卢伟:“帮我要下电话呗!”

    卢伟果然一脸诧异:“这么快就想通了?”

    李贴脸色微红,不过过深的肤色阻挡了别人发现的可能,“没啥想不通的,好女大家求嘛,花落谁家谁知道呢?”

    尤墨一脸惊讶,竖了个大拇指过来,得到一个得意的直眨眼睛的笑脸回应。

    这家伙,步步为营都有考虑嘛,现在这话说的,明显是深思熟虑后组织好的语言,看来自己真不用帮啥忙了。

    卢伟看他俩对眼神玩,也觉有趣,不过声音却偏冷:“不是我打击你哈,孙治早都找我要过了,估计前天一回来就连上线下手了!”

    李贴撇撇嘴,一脸的不以为然:“那家伙我知道的,他肯定是在帮大羽的忙。”

    卢伟可没心思求证这些,翻翻手里的书,找到写着号码的那一页,抄给李贴,“开弓没有回头箭,你和大羽的交情可要经受考验了!”

    李贴眼神坚定,拿了纸条转身就走,“谢谢了,不经历考验,哪能算兄弟交情!”

    卢伟简直有点惊讶的合不拢嘴,这霸气四射的话语从一直羞涩腼腆的家伙嘴里说出来,太有违和感了。不过转头看见那个竖着大拇指眯着眼睛笑的家伙,也就释然了。

    这家伙,尽带坏些好宝宝!

    ————

    天才的智商果然没话讲,李京羽一进孙治他们房间,就嚷嚷:“贴子也太不厚道了,估计是跑去找卢伟要电话呢!”

    孙治和黄勇都是一楞,相互对望了一眼,没说话。

    大羽没心没肺,他们可不是,那天下来之后,他俩还专门讨论了一把,都觉得既然人家姑娘没有看上咱,那就让让吧,本来就是介绍给大羽的,真要下手抢的话,忒丢人了也。

    孙治多点心眼,随口说道:“也许是商量事情呢?别瞎说!”

    大羽撇撇嘴,很有些不以为然:“那天回来我就觉得不对劲,话都不敢和我多说。今天就更诡异了,看着我的眼神还有点挑衅的味道,刚才风风火火的跑去他们房间,不是要电话还能是啥?!”

    孙治松了口气:“你就瞎猜嘛,看谁都像你情敌了!来来,给咱们说说,昨天和姑娘聊的咋样?”

    黄勇也回过神来,敲敲大羽脑袋:“你这脑袋这么大,多学点有用的装里面不行吗?”

    确实缺乏直接证据的大羽有点没词,嘟囔两句后,两眼放光,语气激动:“嗯,你们给分析下哈,她竟然说我‘可爱’,这是好是坏?”

    黄勇不假思索:“有戏啊哥们!这话说明她对你印象不错嘛,你怎么问她的?”

    大羽使劲挠头,好一会才在两人期待的目光中吱吱唔唔:“我就问她呗,‘感觉我怎么样嘛?’,她就回答:‘你太可爱了,我要有这么个弟弟就好了!’”

    黄勇顿时有点泄气:“洗洗睡吧,你就是个当弟弟的命!”

    孙治却不同意:“你那太以偏概全了,女娃性格分很多种,有些不太好意思的,上来是喜欢以哥哥弟弟的感觉来交往的,时间久了,感情有基础之后,那层窗户纸一捅破,还不就那么回事!”

    大羽那颗忐忑已久的心算是放下来了,双手握拳在胸口对了一下:“有道理,太有道理了!”

    黄勇耸耸肩膀:“那你要好好努力了,那么水嫩的姑娘被你啃了,想想就闹心呐!”

    孙治也是一声长叹:“长得漂亮不说,身材还那么好!昨晚我都梦见,嘿嘿,不说了!”

    黄勇知他心意,过来搂住肩膀,两人对着大羽一阵挤眉弄眼,笑声淫*荡。

    大羽哪能不知这俩货想的是啥,跳将起来,撑住两人肩膀腾空而起,一声怒吼,从天而降:“闪电光速拳!”

    两个货迅速闪开,转头看看失去支撑后“扑通”一声趴在地上的大羽,一阵狂笑,齐声感慨道:“明明是蛤蟆功嘛!”

    ————

    可惜纸终究包不住火,更何况火也没准备把自己包住。

    晚上开完会,耐心的等待大羽挂了电话,李贴若无其事的拿起电话拨起了号。

    本来刚打完电话,还是满脸笑容的李京羽,听着李贴那拉家常一般的语气,说着平常的话语,渐渐的,变了颜色。

    神情也越来越古怪,直到最后扭曲了面部表情,咬紧了牙关,握紧了拳头。

    想说些什么,却只是咬住了嘴唇,抬头看了下时间后,扭头就跑。

    李贴静静的听着话筒那边传来的略带些惊讶的声音,没有转头,直到“咣当”一声巨响传来,才松了口气。神情稍有些不太自然,声音却还平静:“嗯,我也喜欢听歌呢,最喜欢辛小琪的《味道》了......”

    气冲冲的大羽进了孙治黄勇的房间,闷不吭声的坐在床上,眼睛盯着地板。

    房间距离不远,两个家伙也清楚的听见刚才那一声巨响了,这会看着眼前眉头能皱成一个疙瘩的家伙,也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情。

    对望了一眼,两人只是摇了摇头,一脸失望的表情,都没说话。

    说什么呢?

    事情明摆着,对错先不说,帮谁都等于是跟另外一个闹翻。

    可能是期望值越高失望就越大吧,孙治越想越觉得火大,腾的一下站起来,“我去问问他是个啥意思!”

    黄勇冷静的多,一把拽住他,摇了摇头。

    孙治耍起了横,使劲甩脱,声音变大:“你别拉我,我到要看看他有什么理由!当个队长就了不起了是不是?!”

    这话还是很有冲击力,对面房间的门都打开了,几个南方小子伸着个脑袋探头探脑的的瞧了过来。

    黄勇见状,习惯性的耸耸肩膀,叹了口气,“去吧,别太激动,他应该也有话对咱们说。”

    转过头,看着一脸愤怒神情,眼神却有些迷茫的李京羽,小声劝慰:“他应该也有苦衷吧,你别激动,别为了个女人兄弟还闹翻了!”

    这话大羽可不爱听,一拳砸在桌子上,“咣当”一声吓了对面几个家伙一跳,“有个p的苦衷,他就是欺负我年龄小啥也不懂,看着好就想抢!”

    黄勇一脸苦涩:“大羽,你比我还大月份吧?”

    李京羽卡住,好一会,气不平的嚷嚷:“那又怎样?人家姑娘又没拒绝我,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这么有道理的话让黄勇一阵哑口无言,半晌,挤出几个字来:“又不是排队买馒头。”

    大羽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那我可不管,反正先介绍给我的,我连个优先权都没有?”

    只能叹气的黄勇,看着那双与世隔绝的纯净眼神,缓缓的,摇了摇头,却没有说什么。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