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羽的话,让燕子有些犯愁,但毕竟有了心理准备,怎么面对还是很容易拿主意的,实在开不了口找郑睫传话就是了。

    但李贴却看的真切,听的清楚,记的牢固。

    炽热了一天的心,迅速凉了下来。

    黄勇明显是选择退出了,看孙治那一脸没良心的笑容,肯定也不会动真格的了。他俩之前估计就是试试运气,看看一天下来姑娘能否青眼有加。

    眼下看来,竟然只是自己和大羽竞争?!

    本来抛到一边的羞耻感,又结结实实的回来了。

    疯玩了一天,大羽的鼾声早已响起。

    但16岁的少年李贴,却彻底的失眠了。

    日子还是要继续,队长的事情也不少,初见的兴奋刚好抵上了内疚的失落感,虽然可能瞒不了有心人,但在大部分人的眼里,一切照旧。

    周二下午,训练结束加练任意球的时候。

    张笑瑞和他俩加练一周多了,相互之间也会经常开些玩笑。小胖子是个敏*感细腻的家伙,很快,就从李贴那略带些疲惫的神情和不太集中的注意力中察觉到些异样。

    稍稍犹豫了下,不经意的语气:“贴子咋了?一脸魂不守舍的?”

    李贴一楞,还没等回答,尤墨那懒洋洋的调调夹杂着半川半普的口音传了过来:“还能咋嘛,上半身和下半身打起来了呗!”

    张笑瑞也是一楞,反应过来后嘿嘿笑了起来:“听说你们周末和几个女娃出去玩了一天?”

    尤墨继续抢答:“这个周末你要不要来嘛,一起的话把你哥们也喊上!”

    李贴简直恨的咬牙切齿:“能不能别抢话?还有,你前面说的是啥意思?上半身和下半身打架是个什么情况?”

    小胖子真的开朗多了,声音里都能听出轻松愉快来:“好啊,商一来不来说不定,我要来。贴子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的?”

    本来不太清楚的李贴,听他这么一说,也明白大半了,一脸苦笑,叹了口气,低了头:“知道了又怎么样?”

    尤墨居然不满,声音里有股不屑:“还没出师呢就不要师傅了,自己能琢磨出个花来不?”

    李贴略有些惊讶的抬头,看着眼前这么一张下巴翘的老高,洋洋得意的脸,声音里透着苦涩:“你早就看出来了对不对?”

    抬头望天状的尤墨一脸惊讶:“大羽都能看出来,大哥,你想瞒谁啊?”

    “大羽”这个无比熟悉的名字,在此刻却像一把利剑一样,让李贴的心抖了一下,气氛稍显沉默。

    张笑瑞也察觉到可能的隐情了,不作声的看着他俩。

    尤墨把脑袋转回原位,看着面前握紧了拳头却一脸茫然的家伙,轻轻笑了笑,声音还是懒洋洋的:“好心不一定办好事,不动脑筋的好人好事,破坏力可是相当惊人的!”

    这句话当事人还没反应过来,张笑瑞却感慨起来:“尤,尤哥说的对,我以前最讨厌那些安慰我的家伙们了,无论是真好心还是想笑话我的,反正只要是安慰,我就越听越难受!”

    这称呼尤墨爱听,上来搂住小胖子,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告知状况:“卢伟女朋友介绍了个女娃给大羽,结果贴子也看上了,你说这事情该咋办?”

    小胖子一脸奇怪:“还能咋办?现在都啥年代了,四五十岁的家伙们都在追求自由恋爱,咱们难道比他们思想落后?遇见了喜欢的竟然不去争取一下?更何况只是介绍,又不是以前的上门求亲,人家女娃看上谁还两说呢!”

    这么知情达理的小胖子尤墨简直有点喜欢,使劲揉了揉他的圆脑袋:“你这脑袋好使啊,思想工作比我都会做!”

    张笑瑞嘿嘿一笑,没有像以前一样涨红脸,声音明快:“贴子你是个好人,但有的时候该争取的一定要去争取,现在都还小,将来怎么样很难说。你不想等老了回头想想再后悔吧?”

    本来就呆呆的李贴,听了这话,长呼了一口气出来,站不住了一般,矮身盘腿坐了下来,看着巨大空旷的看台,眼神散漫。

    道理自己都懂,他们说的话虽然之前没有仔细想过,但一字一句的确实都落在心坎上了。

    不过知道归知道,真要去做,心里还有个巨大的障碍绕不过去。

    朝夕相伴,一起踢了六年球的好兄弟,自己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追求介绍给他,而且他也喜欢的姑娘。

    虽然有一万个理由说服自己和别人,但现在一想到那天快结束的时候,好兄弟那一脸执着的神情,那发自心底的声音,那无辜善良的眼神,难免的,就想往后退了。

    良心谴责啊,真正是种煎熬!

    张笑瑞一脸苦笑,看了一会发呆中的李贴,朝尤墨摇了摇头。

    尤墨伸了个长长的懒腰,竖了个大拇指给小胖子,走过去坐在李贴旁边,学着他的样子盘腿坐下,也把目光投向看台,声音淡淡的:“只看着眼前,就想不到以后,只盯着山脚下,就看不到山顶。你现在退让的话,真的是件好事情吗?”

    这话说的李贴一楞,转过头来,却没有说话,眼皮微微动了动,像是眨了下眼睛。

    张笑瑞也学着他俩,静静的坐了下来,看着远方。

    “按你现在的想法,退让出去,就能成全他俩了。但你想过没有,不经历坎坷的爱情能顺利开花结果吗?大羽那单纯到不食人间烟火的性子,能一直的保持下去吗?现在队伍的环境都比地方上复杂的多,更别说以后在成年队打拼可能会遇到的困难挫折了。眼前你觉得这么做是对他好,是在保护他。但你能够一直保护下去吗?他真的愿意让你这么一直保护下去?”

    一气说了这么多,尤墨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来,声音也放慢了些:“你太想当然了,始终还是没能站在大羽,甚至燕子的角度考虑过问题。”

    李贴楞楞的,仿佛一下子信息太多脑袋接受不过来,嘴里念叨着:“想当然,没站在他们的角度......”

    这下激动的是张笑瑞了,使劲拍了拍李贴大腿,指指尤墨:“我明白了,他,尤哥,从来都不会试着安慰别人,那没什么意义。他看到的东西,比我们自己想到的看到的都要深远,站的高度也不一样。大羽是你的好兄弟,你不想让他难过,但不经历难过,心性怎么会成熟?有人给他介绍了个女娃,他就认为这是自己的,别人不应该来抢了,这种思维是不是跟几岁的小孩差不多?你是不是打算让他一直这么单纯下去?!”

    李贴激动的一哆嗦,跳了起来,拳头真正的握紧了,目光也终于聚焦起来,用力的点点头:“明白了,我从现在开始,不当老好人了!”

    张笑端用力伸出拳头,和他在空中对了一下:“好样的,我也不当小姑娘了!”

    小姑娘?!

    这么奇葩又贴切的外号简直让人不忍直视了。

    尤墨忍不住,仔细打量了下眉清目秀的小胖子,搂着李贴,笑翻在地。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