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的最后结果是不了了之,孙治和黄勇检查都没用写。只是举手默认之后做了个口头保证,就算翻过这一页了。

    说老实话,这种并未违反规定却不太合理的事情,约定俗成都是靠个人自觉的,但眼下领队把“撒谎”这个大帽子给扣到头上,任谁也不会心里舒坦。

    事情看似已经过去,但埋下的火种可不小。少年们刚来时候的陌生拘紧已经被抛到九宵云外,叛逆的情绪开始占据头脑。

    李贴也早就料到会是这种局面了,努力劝说的同时也在心里叹气,自己都觉得领队这事情干的太过火,更别说当事人了。

    不过该说的话还是得说,至于能听进去多少,自己就实在无能为力了。

    埋下的火气当然要找个出口发泄一下,于是第二天下午的队内对抗赛就成了最好的宣泄舞台。

    有对抗的比赛,往往会因为少数几个人不太理智的动作而变得火药味十足,更何况当事人和他们的同情者都是些脾气火爆的东北小伙。

    朱广护没有去刻意制止,除了明显的犯规会被警告以外,执法尺度还是比较宽松的。

    按他的如意算盘,这种强度的对抗和蛮不讲理的身体冲撞刚好是眼下需要加强的,虽然昨天领队做的事情自己也看不上眼,但因此产生的火气到是可以利用一把。

    于是,刚刚找回点自信的张笑瑞就惨了,他的技术水平虐虐国内比赛的对手还行,对上这些同龄人中的佼佼者,要倾尽全力才能有高人一筹的表现。眼下对手这不知收敛的动作,激烈的身体对抗正是他这种类型的天敌。

    可怜的小胖子本来就风格偏软不太受人重视,这下又没有严格的执法尺度的保护,一不小心就成了被虐的对象。

    少年们也是昏了头,没有搞清楚仇恨对象在哪,只是用一次次凶狠的逼抢和身体对抗教训着无辜的对手。

    可能因为自己也是窝着一肚子火吧,朱广护皱着眉头,看着张笑瑞那越来越变形的动作和信心,却没有任何表示。

    十一打十一的全场对抗,换人什么的除了受伤外是不会有了。张笑瑞虽然坚持到了最后,但却用极其惨淡的表现,抹杀了本来就微弱的希望。

    4:2结束的比赛,0射门,0助攻,近半数的传球失误,无头苍蝇般的防守表现.......

    终场哨响的那一刻,他真的有回到酒店就收拾行礼打道回府的想法了。

    和张笑瑞的表现截然相反,尤墨简直有种陶醉于硝烟弥漫的战场的感觉。

    之前细腻复杂的地面进攻真不是他的菜,这种高举高打,很多时候靠身体和意志力拼出来的机会才是他擅长的东西。两个进球一次助攻的完美数据,依然不能掩盖,他在这种硬桥硬马的对抗中其它的出彩表现。

    连一心想挑他毛病的薛领队都有些无话可说了,运动队,毕竟要靠成绩吃饭,眼下这种表现出来,谁还能吹毛求疵的找他麻烦。

    朱广护更是心中得意,和被迫挑选的李贴不一样,这小子才是自己真正的心腹所在,眼下这晃瞎眼球的表现让自己吃了颗定心丸不说,也让其它人都闭了嘴。

    只是可惜了张笑瑞那小子。

    也罢,这么点挫折都经受不起的话,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大作为。

    ————

    李贴使劲的挠头,手上动作频率快的让大羽的眼神都跟不上了,直嚷嚷:“贴子你慢点,我数数一分钟你挠了多少下!”

    对这货的思维方式,李贴从来不试着去理解,转过头,一脸愁容的问尤墨:“帮忙想想办法呗!”

    尤墨摊摊手,笑着摇了摇头。

    李贴叹了口气,望着不远处一脸茫然的张笑瑞。

    确实没啥值得拿出来安慰他的了,这种硬仗,这种尺度的执法,很明显是主教练的默许下进行的。这种风格上的冲突,教练用人的偏好,实在不是自己三言两语能宽解了的。

    但愿他不要这么容易就放弃吧。

    要放弃吗?

    商一默默无语,时不时的盯着张笑瑞看两眼,希望从他那忧郁的眼神中发现点什么。

    两人都有点闷闷的,平常交流也不多。但作为多年的队友,商一可是很清楚的了解他一直以来的努力。也清楚的知道他这一路有多坎坷,直到入选国少之前,仍然饱受非议,充满灵气的创造力和孱弱的身体,偏软的球风一样,让人过目难忘。

    和他说点什么?

    算了吧,自己这张笨嘴能说什么呢?

    还不如让他自己先静一静。

    ————

    人都快走完了,张笑瑞仍然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场地边上,过来过往的招呼声一直没让他有什么反应。

    尤墨挥手拒绝了队友的邀请,走过来,坐在旁边。

    “很残忍吧,给了希望,再亲手把它抹去,是不是觉得还不如一开始就这样更好些?”声音淡淡的,和看着远处的眼神一样。

    张笑瑞楞住了,抬起头来,看着这个今天风光无限的家伙,一脸平静的,讲故事般的语气,说着这些让人心如刀割的事实。

    尤墨直直的看着他,语气仍然淡淡的:“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没有用,一有风吹草动就心神不定,碰到些挫折困难就容易动摇,一有不顺就想到放弃?”

    一直在远处偷听的李贴简直要听不下去了,有这么安慰别人的吗?这不是在人伤口上撒盐?

    张笑瑞终于有点反应了,涨红了脸,紧咬着下嘴唇,握紧拳头,眼神却直直看着球门。

    尤墨不为所动,“想没有想过,为什么总是你?表现好的时候让人松了口气,‘噢,这下他应该有信心了’。表现不好的时候,关心你的人心又揪起来,生怕你想不开。瞧不起你的人马上高兴起来,‘看,我说的没错吧’!”

    张笑瑞的脸上,终于有点愤怒的情绪了,低着头,含着下颌,嘴唇仿佛要咬出血来,眼神中的敌意和粗重的鼻音一样,充满了攻击性,“你想说什么?”

    尤墨的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像是对这情绪反应很满意一般,点点头:“对,就是这样,你身上什么也不缺,就少了这么点东西!”

    张笑瑞握紧的拳头猛然松开,眼睛里骤然有光亮闪过,但很快,又暗淡下来,声音冷冷的:“我只恨我自己没用!”

    尤墨继续点头,“是挺没用的,被人说成这样,连挥拳打过来的勇气都没有,去收拾行礼滚蛋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