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上午那略有些紧张的测试氛围不同,下午的训练比较轻松愉快。

    带过多支少年队的朱广护经验丰富,知道这些小子们中的很多人,对新环境还有些不适应,个把性格孤癖的还容易闹些误会出来,训练氛围也算是工作环境吧,轻松愉快了才能把曾经的对手当成现在的队友。

    这支球队的球员之间还算熟悉,即使没在一起踢过球,但现场比赛和录像什么的可没少看。但严格说起来,他们相互的了解算是业务能力上的,生活中除了一起入选的队友外,对其它人可谓一无所知。

    也就是意识到了第一印象的重要性,精明的魔都男人老朱才把他的第一堂训练课安排的妙趣横生,甚至为了活跃气氛还亲自上阵,心甘情愿的被一群小子们当猴在中间遛来遛去。

    少年娃们大多心思单纯,再加上多年与世隔绝的专业训练以及反复洗脑所带来的一根筋的思维方式,很容易就被这积极乐观的氛围打动了,互动也多了不少。

    尤墨和大羽这种人来疯的性子更是很快和周围人群打成一片,不过很明显,点球故事的影响力还没消除,李京羽可没心思搭理他。

    相比之下李贴的性子就成熟多了,过来之前王红礼可是叮嘱了好久,要他们和这两个家伙搞好关系。

    开始还以为是单纯的值得学习的对象,后来听着仔细解释一番才明白,原来这两个家伙竟然和现在的主教练朱指导关系如此密切。

    这两天他可是仔细观察了的,结果却没有任何发现,不过这也更坚定了他的想法,这两个家伙不简单,决赛输给他们所带来的不快,最好别带进来。

    所以在自由分组抢圈的时候,他就主动提出和那两个家伙分在一组,再加上同是东北的孙治和黄勇,五个人言笑不断,相互交流也挺顺畅。

    一个小时抢圈结束,后面是简单的30米长传球训练。但内容简单归简单,增加些难度出来也就变得有意思了。

    长传球对脚法还是有很高要求的,高度,落点,这些误差都不能超过半米。球速和旋转也有一定要求,内脚背就是内旋低弧线,正脚背就是无旋转高弧线,外脚背目前水平不提倡。

    朱广护的精明就体现在这个要求上了,合不合标准自己判定,满意就继续,不满意就趴下十个俯卧撑之后再继续。

    这样完全自己制定标准的训练,既能看出真实训练水平出来,又能最大程度上的消除刚开始的不适应。

    于是在下午的两个半小时训练结束后,队员之间的交流明显增多起来,地方不同所带来的有趣话题也不少,一群人中不断的有笑声传来,和上午训练时那紧张严肃的气氛形成了鲜明对比。

    尤墨和卢伟对望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这个老朱,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

    良好的气氛在晚饭之后被无情的终结了,七点半,会议室又响起熟悉的催眠曲,政工干部苏瑞敏很明显对下午的训练氛围不感冒,在那拼命的强调爱国精神的重要性,拼搏精神的紧迫性,罗哩巴嗦的举了一堆世界冠军的例子出来,滔滔不绝的讲了接近一个小时。

    尤墨很是同情的拿眼睛瞅了几次朱广护,不过略有些意外的是,并没有见着多少不快的神情表达出来,一脸平静的在那翻着书,时不时的写写划划。

    或许早就习惯了这种工作方式了吧,尤墨在心底叹了口气,转眼扫了一圈。

    少年们一个个都是没精打采的,又不敢交头接耳做些小动作出来,只是用越来越僵硬的面部表情无声的诉说着痛苦。

    是啊,青春期的少年娃们,自由奔放的绿茵场才是最吸引他们的所在,富有针对性的专业指导才是提高他们的秘密武器。

    像这种让人昏昏欲睡的思想教育,真是种痛苦的煎熬。

    八点半,恋恋不舍的政工干部收了声,把话语权让给了一边的领队薛明。

    看着台上换了人,少年们很是精神为之一振,不过接下来的纪律条例宣读,又很快让他们委顿下去了。

    晚归和迟到一次警告,二次警告加罚款,三次酌情送返,骂人打架不服从指挥什么的基本也是这个力度。

    夜不归宿就要罪加一等了,因为是出国比赛,将来可能的擅自对外接触也是会受到严惩的。

    大概有十多条所谓的队规吧,一条条念完,少年们醒了酒一般直冒些冷汗出来。

    没想到啊,因为表现优异,在地方队还能有稍宽松些的环境,这到了更高层次,反而被通通抹杀了。

    不过初来乍到的他们,肯定还是会老实很长一段时间的,毕竟,年龄小易吓唬嘛。

    ————

    会议开到了九点整,返回房间也就只剩洗洗衣服的时间了。

    十点钟的查房就没有昨天的和颜悦色了,打仗一般的紧张严肃。让少年们很有种被当成阶级敌人的感觉。

    这下午和晚上的巨大反差,让卢伟都难得的对尤墨发表看法了:“这要每天晚上都整这么一出,那真和关在牢里没啥区别了。

    只有两人的环境,尤墨也难得的教育这娃:“说你娃思想落后呢,一天不求上进的光想着小姑娘,以后入不了党可别怪我没好好教导你!”

    “你先人的老牛,你吃的嫩草更多好不好!”卢伟有气无力的反抗。

    毫不知耻的家伙一脸痛苦,“吃个p呀,折磨死个人!”

    卢伟这下来了精神,感情这娃竟然和自己是同病相怜呐,“说说嘛,怎么折磨你的?嗯,我想想,肯定是女足那个姑娘,对不对?”

    尤墨的直觉也没话说,反咬一口:“听这语气你也挺有同感嘛,小姑娘和你同*房了?”

    卢伟可没这娃的脸皮厚,讪讪的:“搂着睡觉而已。”

    尤墨一脸的难以置信:“你大爷的,还而已,天天在一起搂着睡觉是个什么概念,需要我告诉你吗?”

    卢伟也觉得在这娃面前敞开了说更好些,神情坚定的反问:“我这边家长都同意了的怕个毛线,你那到好,两边家长都知情吗?”

    气球果然一扎就破,这娃缩着脑袋喃喃自语:“能把两个姑娘都摆平已经是我平生最大成就了,再往上的确力有不逮。”

    卢伟果断支招:“唯今之计,只有私*奔!”

    自觉已成名人的家伙很有自知之明,叹了口气:“国内是别想了,国外暂时想也没用。”

    卢伟大惊失色:“真打算私*奔?”

    这娃一脸不屑:“难道裸*奔(罗本)?”

    卢伟慨然长叹:“三人奔,必有我师焉!小飞侠若是在世,也必拜你为师!”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