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要起步的众人,纷纷回过头来。

    关志勇和林鸿斌等人,更是被喊的心慌。

    要是按照规矩的话,华锐制药厂其实和他们的关系不大,和林鸿斌的关系有一些,和关志勇几乎没什么瓜葛。

    平江建设总公司是大国企,他们是有内部核验制度的,只要内部核验通过了,施工项目部的任务就完成了,剩下扯皮要债的事,要么不存在,要么就是大领导的关系了。

    关志勇是科工委的主任,管辖范围宽广,华锐制药厂的好坏,更是不好直接联系到他。

    但是,中国的规矩从来都不是这么简单的。

    事实上,在场所有人,都与华锐制药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1800万美元的项目,哪怕是号称,那也是河东省无法忽略,或者说,是河东省最重视的经济项目。

    而在86年的当下,经济就是政治!

    如今,华锐制药厂的真实投资额也上升到了三百万美元了,而且主要以固定资产体现,这么大一宗外国投资,就堆积在河东省的土地上,河东省如何能视而不见。

    事实上,从一把手的书记,到十二把手的非常务不挂副书记的排名第九副省长,全都盯着华锐制药厂呢。

    关志勇有机会,有资格来华锐制药厂视察,那是运气与实力积累而来的。

    在场任何一个人,都对华锐制药厂关心之至,虽然理由目的各不同,但关注是一致的。

    杨锐也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没有像是甘虎想象的那样发飙。

    可是,要说满意,那是绝对没有的。

    归根结底,也就是国内的条件有限,哪怕平江建筑总公司是河东最好的建筑公司,哪怕河东建筑总公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哪怕河东建筑总公司已经求爷爷告奶奶的找遍了全国的资源,然而,符合gmp规范的药厂,他们做不出来,就是做不出来。

    如果是普通的项目,杨锐或许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的过去。

    华锐制药厂却不行。

    且不说杨锐对华锐制药厂的期望——期望这个东西,是私人的事,不切实际的期望有时候是做不了数的,所以,当期望与现实的落差碰撞到了一起的时候,杨锐一言不发。

    然而,工厂与研究不同,工厂是要赚钱的。

    一间不赚钱的工厂,任你是金山银山的,也撑不了多久,中国的下岗潮,苏联的解体,落在这个层面上,都是工厂不赚钱了以后惹的祸。

    而华锐制药厂要赚钱,就必须达到gmp规范。

    只有达到了gmp规范,华锐制药才能出口药品到日本、欧洲、美国等发达国家,也只有出口药品到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华瑞制药才能真的赚上钱,杨锐建设华锐制药的意义才能体现。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不管平江建筑总公司是否用心用力了,不管河东省政府是否关心重视了,杨锐都不会轻飘飘“好好好”过去的。

    杨锐酝酿了一会情绪,酝酿的所有人都耐烦的时候,道:“我要先道歉。”

    杨锐道:“我要向华锐制药厂的总经理甘虎,还有外方的设计部门的朋友们道歉,同时,也要向奋斗在一线的,平江建筑总公司的同志们道歉,最后,我要向河东省的领导们,平江市和南湖市的领导们,溪县、西寨子乡和西堡镇,以及西乡开发区的领导们道歉,因为我尚在大学的缘故,未能尽到顾问的职责,未能自始至终的跟踪华锐制药厂的建设,很抱歉。”

    众人松了一口气,纷纷表示没关系。

    杨锐摆摆手,道:“道歉过后,我得修正自己的错误,提出我看到的一些问题,希望在场的朋友、同志和领导们,能够协助修改。”

    这段话说的好听,但听在一群人耳中,却真是如晴天霹雳一般。

    林鸿斌更是有些慌张,他熟悉的交工,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交工,因为有问题,都在交工前谈妥了,没有人会在领导们参观,所谓群贤毕至之时间,提出问题的。

    但是,也不能说这种情况绝无仅有,有的时候,甲方太气愤,的确是会做出这种事的。

    此外,林鸿斌还听说过不少二货甲方的笑话。

    他竭力想要看出杨锐是哪种。

    然而,杨锐是哪种,其实并不重要,因为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交工,眼看着就要被终结了。

    “杨顾问,那个,杨主任,修改是没有问题的,您只要提出来,我们平江建筑总公司,一定竭力完成。不过,咱们是不是先吃饭?已经到了中午时间了,来参观的许多同志,连早饭都没吃呢。”林鸿斌尽可能的想要阻止杨锐。

    可惜,杨锐并不是想要他的竭力完成。

    轻轻的摇摇头,杨锐往前走了两步,像是思考的样子,道:“我只说几句话,非常快的。”

    不等林鸿斌再言语,杨锐继续道:“从最开始部分,我想起来的地方说起吧,首先,厂房的管道夹层不合规。管道夹层的高度要保证,2.5米不能达到的话,2米也是要有的,而且,这部分必须是全明的。”

    第一个问题就点到了管道夹层,林鸿斌的心慌立即扩大了,解释道:“一车间的面积大,跨度更是二车间的好几倍,为了保证厂房的强度,必须做一定程度的加固,这样一来,全明管道就没办法保证了。”

    “我先说问题和要求,解决方案,我们一会再谈。”杨锐并不准备和林鸿斌掰扯细节。建筑上的困难太多了,就算是农村建个土窝子,砌墙的大工也能说出无数的难点痛点,而且头头是道,但是,那又如何呢。

    杨锐稍抬下巴,接着道:“全明管道的目的,是为了保证管道的卫生清洁,也就是保证车间的卫生清洁,从而保证药品的卫生清洁。华锐制药厂的管道夹层,最核心的问题,还有高度问题,为什么要保证两米,目的是让检修人员能舒舒服服的站着做管道检修。”

    杨锐的语气看看周围,道:“大家可能对此有些不以为然,觉得检修为什么一样要站着。但我得说,这个正是gmp规范好的地方。我们保证检修人员舒服一些,检修工作就能做的频繁一些,仔细一些,后期的管理工作就能轻松一些。都说看得见的地方好打扫,边边角角难清洁,管道贯通整个厂房,我们得尽量减少难清洁的部分,是不是?”

    这下子,不懂行的关志勇等人,也算是有些听明白了。转念一想,现在华锐制药厂的部分管道,建的像是烟囱一样,那要想检修情节,的确不容易。

    林鸿斌脸色难看的向两边看看。

    他做老了建筑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全明管道和管道夹层的好处,但是,这东西是有好处就好做的吗?

    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厂房上空不止是有管道经过的,还是加固厂房所需的空间,如果不能通过厂房上半部分做加固,那下半部分的加固材料就要更多更坚固,换言之,就是更费钱。当然,对技术的要求也就更高。

    管道夹层本身也费料,两米五的管道夹层,和建一层楼差不多了,而且,这层楼还不能用普通建筑材料,几乎全都是钢铁。

    一层楼的钢铁,就算省里帮衬,也得把总公司的采购处给吓趴下。

    最重要的是,华锐的厂房都已经完工了,你现在说要全明管道和两米五的管道夹层,难道扒了重来?——恩,就算最初你要求过了,但是,建设过程中,设计标准达不到,修改也是正常的啊,既然已经修改了,你又翻旧账做什么?

    林鸿斌满肚子的话要说,但又不能对着杨锐肆无忌惮的发泄出来,只能皱着眉头,道:“我们也想做出两米五的管道夹层来,条件实在不具备……”

    “通风管道也不行。”杨锐不和林鸿斌谈困难和条件,一句话打断他,道:“主通风管道和部分次通风管道要用不锈钢的,全部采用镀锌铁皮的不行。”

    林鸿斌气急:“通风管道用的镀锌铁皮,还是进口的呢,多出来的15吨的镀锌铁皮,是我们想尽办法调配来的。”

    甘虎早就憋了一肚子气了,现在有杨锐给他撑腰,立即反唇相讥道:“这批镀锌铁皮本来是用在次通风管道上,你们擅自更改了设计,趁夜施工,要我们接受既成事实……”

    “我们是为抢工期,预定的不锈钢管道没有来,我们难道一直等吗?”

    “你们是怕不锈钢管道太重,不敢放上去,不锈钢管道的最终截止日还没到……”

    “不说这些了。”杨锐同样打断了甘虎的话,也是不给机会让林鸿斌解释,再道:“供电线路只有一条,不行。”

    林鸿斌抛开顾忌,道:“供电线路是供电局的事。”

    杨锐不理他,继续道:“供电必须稳定,而且要有两条供电线路。我们是生产输液品的,药液遇到断电,十五分钟就要报废了,如果断电4个小时,细菌都要繁殖出来了,制药厂的无菌环境就算是完蛋了,必须全场重清洗,两三个星期都不能开工是最起码的。所以,两天供电线是最起码的。”

    稍作停顿,杨锐又道:“目前的环境下,备用电力也要多做考虑,有必要的话,要加码。”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