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1982年,1000元超过了大部分家庭的储蓄,就普通的四口之家来说,夫妻两人都有工作,甚至一个孩子也开始赚钱了,依然很难攒到1000元的积蓄。

    事实上,人们开始感觉有点闲钱,也就是最近两年的事儿,至于摆脱拮据的生活,国人还需要近十年的努力。

    此时的工资报酬,是用来维持基本生存的,储蓄都是从嘴里抠出来的,一顿少吃一毛钱,一个月就能省下九块钱,一年节省100元就可以存成定期,小心翼翼的供养起来。不过,要是偶尔奢侈一次,哪怕两个月奢侈一次,以前的节省就全白费了。这种生活,无论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还是30年后的年轻人,都是不愿意过,或者过的很艰难的。

    好在理想通常是不用花钱的,用80年代的生活来比较六七十年代,人们亦有充分的满足感。如果没有外国的资本主义做对比,如果不知道外国人的生活方式,80年代其实是一个纯粹的美好的时代,差不多也是中国前无古人的美丽时代了。

    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他们是没有1000元的概念的,也很少有人见过1000元放在一起是什么样子。装在白色信封里的10元大团结是第三版人民币里最大面值的钞票,足以令其幻想出无数的美好景象。

    然而,再奇诡的幻想,也无法形容他们目前的新潮荡漾。

    给老师打分,给老师评价?

    这种事儿,他们是想都没有想过的。

    虽然就在不久以前,教师还被污蔑成臭老九,成了被批判和打倒的一员,但中国尊师重道的传统不是几年时间建立起来的,数千年的传统自有其惯性。其实,学生罢课和烧书也没有持续多久,没两年又搞起了复课闹革命,不继承知识的国家是传承不下去的。

    另一方面,和西方国家不一样,中国的教师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一向很高,科举时代的老师无需赘言,就是80年代的教师,普遍也有高中或中专以上的学历,说是掌握话语权太过了,分享一部分的话语权还是能做到的。

    不管老师们相对社会其他成员的地位如何,如今的学校教师对学生是纯碾压的,随意体罚什么的只是权力中的一项,稍微厉害点的,还有资格影响学生档案,决定学生的前途……

    正因为如此,杨锐才更想制约这种权力……老师对学生的影响太大了,尤其在家长没文化的时候,学生能否成才,泰半取决于老师。

    然而,给老师评价,好的评价自然没关系,不好的评价,被看到了又怎么办?

    似乎听到了他们的议论,杨锐再次站到了主席台上,拿起了大喇叭,道:“同学们请注意,我们这次是不记名投票。你不用填写名字,也不用写字,只要填数字行了,咱们是五分制,1分最低,5分最高。比如第一条,教学水平,你觉得普通,就写3分,觉得较好,就写4,觉得非常好,就写5,如果你觉得达不到平均水平,或者达不到让你满意的程度,你就打2分或者1分……”

    数字同样有笔迹一说,但比较起来就非常难了,注意的时候,也容易改变写法,就西堡中学的水平,想来没有哪位老师有这样的字迹坚定能力。

    杨锐一口气说完,学生们的表情果然从疑虑变成了振奋。

    投票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与人口素质没有本质上的联系,原始部落还投票呢,这种方式,天生就带有一种爽感。

    因为你能决定别人的命运,也许只是一点点命运,也许自己只是决定里微不足道的一环,但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种难得的权力,它浑身都沾满了令人喜欢的要素。

    等大家动笔了,杨锐又到主席台下面,吩咐了曹宝明两句。

    一会儿,就有两个大铁桶被搬到了主席台上,里面放了柴火和麦秆,一点火就能燃起来。

    同时,几名锐学组的成员也把桌椅搬到了主席台上。左右两边各是四套桌椅,有纸张和比铺开,在微风下哗哗作响。

    有的学生猜到了些什么,手上的动作更快了,有的学生不明所以然,只能低头做自己的。

    王国华带着几个回炉班的学生,时不时的高喊一声:“都不要看别人的,也不要交头接耳,就和考试一样,填好了或者不想填的,直接把卷子递上去就行了。想回家的回家,不想回家的可以留下等结果。”

    这时候的学校,高年级学生欺负低年级学生是很普遍的,低年级学生若是反抗,还会被高年级学生视作大逆不道,往往招来胖揍。所以,除非是非常横的主儿,低年级的学生都不敢主动挑衅高年级的学生,锐学组的大部分成员还是回炉班的,自然又是学校里最老的老生,他们转悠起来,效果比监考老师还好。

    没有一个学生站出来交卷。

    这也在杨锐的预料之中。枪打出头鸟,谁要是这时候交卷走了,指不定就被记住了,徒惹麻烦。

    卢老师等人忧虑的站在自己的宿舍兼办公室前,围成几个圈子,各自讨论着此事。

    现在结果还没有出来,老师们尚无激烈的情绪,不过,不满的情绪还是在酝酿中。

    学生评价老师?有些地方确实搞过,不能说是大逆不道,但人家是政府出面,配合大面积的表彰,现在这个算什么?

    也就是杨锐搞了这么多的事情,才让几个年轻老师按捺住了骚动的心。当然,熊科长和齐渊的铩羽而归,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西堡中学里面,最有背景的就是齐渊了。他的表叔熊科长职位不高不低,权力却是满大的,如今年久失修的学校很多,想要盖新楼买新设备的学校更多,这些事情不管多大的领导点头,最后都要着落在熊科长这里具体负责。教育系统里面,县一中的校长遇到他,都要笑脸相迎。

    如今,大家虽然没有听到双方的谈话内容,结果是看的明明白白。

    学生知道出头的椽子先烂,老师们也是要明哲保身的。

    好半天时间,也只有几个平日与齐渊走的近的年轻老师,站到他跟前,想方设法的套话。

    在有些紧张,有些兴奋,有些古怪的气氛里,杨锐宣布收卷。

    王国华、曹宝明和黄仁带着人,分成几路将教师评价表收上来,只见上面全是形态各异的阿拉伯数字,根本看不到空白的。

    “当场点票吧。”杨锐按照初中部和高中部,将评价表分给了两拨人,也都是锐学组的成员,坐在主席台的两边,就开始拼命的数数字。

    一些学生回家去了,但大部分人都留在那里等结果。

    刘珊悄然来到杨锐身边,小声道:“我还以为,你会当场唱票呢。”

    杨锐有点惊讶刘珊主动过来说话,口中自然而然的道:“当场唱票太得罪人了,我只准备给评价高的老师一些激励。”

    “原来你也不是什么都不怕啊。”刘珊微微转了一下身体,两条长腿修长的并在了一起。

    杨锐笑笑:“什么都不怕的,那就不是人了。我也是为了让同学们得到更好的教育。”

    “就靠这个评价表?”

    “学习成绩是一点一点攒上来的,只有把能拿的分都拿了,才有机会拼输赢。老师的教学质量是关键因素,学生一天要花几个小时听他们讲课,这里要尽可能的提高效率和分数。”杨锐有些答非所问,可该说的都说到了。

    刘珊目光流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杨锐趁机打量着她。现在的女生穿着都很保守,想要看出身材来,首先得女生的身体条件极突出才行。

    就像刘珊这样,穿宽松的运动外套和运动裤,还能体现出前凸后翘的身材,那别说换上紧身时装了,换一套日后普通的合体运动装,都能把人眼镜看直了。

    在没有其他人发现此点以前,杨锐对自己的眼光很是自得,也脑补的更彻底:换几件漂亮衣服,再画个淡妆,给刘珊送一个女生或校花的名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其实就是一只漂亮的白天鹅,只是暂时混在了鸭子堆里罢了。

    没多长时间,票数就统计了出来,主席台上的火盆也被点燃了。

    在众人惊讶的眼神里,杨锐走了上去,朗声道:“因为是第一次评选,我们采取不记名和不留档的方式,结果誊录好以后,会张贴在学校的黑板报栏上。”

    说着,他就将一叠叠的评价表都扔进了火盆。

    操场上一片安静,转瞬又变的沸腾无比。

    出人意料的举措,不免再次掀起了澎湃的讨论。

    杨锐只是微笑,直到练过书法的锐学组组员陈鸿轩把一张红纸写满,他才率领着大部队,浩浩荡荡的来到黑板报栏,将之挂在最醒目的位置。

    最受欢迎的女老师——李秀梅老师。

    这是初中部的语文老师,年约三十,笑容甜美,性格大方而细致。

    最受欢迎的男老师——庄牧生。

    高中部的化学老师名列前茅,令杨锐略有惊讶,但仔细想想,庄牧生讲课虽然不怎么样,人却很直率热忱,化学一门又不算太难,有人喜欢也不奇怪。

    最敬业的老师被英语老师王芳得到。

    为了纠正学生的错误,她经常提前一两个小时上班,就为了督促学生们早读的效率,大家也都看在了眼里。

    一排十个名字看下去,杨锐对西堡中学的老师们,也有了粗浅的认识。

    一排脚步声自远及近。

    学生们自动自觉的分开了一个口子,却见七八名老师挤了进来,都是相对年轻的男老师。

    “杨锐,这个东西,不太合适吧。”体育老师方雪松自觉身份中立,第一个提出意见。

    表上总共有十个名字,意味着还有20多个名字没有登榜,对名字不在红纸上的教师来说,这并不令人舒服。

    杨锐微笑,道:“我们学生自己搞的东西,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

    “谁允许你搞这个了?”表情最难看的是初中部的数学老师刘康,他自视甚高,是学校少有的师范毕业中专生,看到高中的卢老师被列为“最负责的老师”,而其本人未能上榜,不由对评价表的感官尽坏。

    这家伙是在拍马屁吧,兴许是暗箱操作?

    刘康有了这种想法,再猜测杨锐的动机,自然全是往坏里去的。

    杨锐却道:“也没人不让搞。我们学生自己评选,自己出钱,用不批准。”

    “没有标准,岂不是胡闹。”

    “也许吧,学生胡闹也算天职吧……”

    “你胡说什么?”

    “完全没必要说什么啊,这是我们锐学组的事,就是一个民间活动,和你们评价领导好不好一样,用不着苛求权威,也不会影响到你们的工作。”杨锐的理所当然,看的好几个人火大。

    体育老师方雪松都忍不住道:“怎么可能不影响工作?”

    “影响到了也没办法,民间口碑就是这样……”杨锐不硬不软的当着钉子,红纸挂在高处,两边各一个人护着,别人就够不到了。

    正说着,身后有人喊了起来:“校长来了,让校长进来。”

    围观的学生像潮水一样散开,又像潮水一般涌上来。

    “你们在做什么?”赵丹年上场,第一句话就把大家给说懵了。

    “您过来是因为……”卢老师拖长了音问。

    “不是说熊科长来了吗?我怎么没看到人?”赵丹年一副后知后觉的模样。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