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罐头,杨锐足可以给自己留上二三十罐。以一名技术处的主任身份来说,这已经是大手笔了。

    但是,清单里的物资远不止这些。

    10小箱120听的水果罐头,400斤的新鲜橘子,20袋50斤装面粉,还有一大桶50斤的猪油,要么是肉联厂自己的产品,要么是对外交流换来的,全都是超规格的赠送。

    杨锐不禁踌躇,邵工和大舅的面子,有点太大了吧。

    这些东西加起来,少说值个四千块呢,关键是有钱也买不到。

    各个单位之间的赠送和交换虽然频繁,但纯粹的赠送还是比较少见的。当然,要是送给县一中,4000块的商品也算正常,但人家通常都会回报几个名额,或者降分录取几名西堡肉联厂的子弟学生。

    西堡中学虽然距离肉联厂较近,却从来没有这样的待遇。本来就是不用花钱就能读的中学,又何须赠送物资。

    国企虽然都是大头,可冤大头还是比较少的。

    杨锐想不明白关节,卢老师更是诧异万分,又问:“这些怎么分配?橘子怕是放不住几天。”

    赵丹年不愿意出面处理这种事,就委托给了卢老师。卢老师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杨锐交流。这学生的表现太出人意料了,而且,校长还专门开了小会,说明物资的分配权归杨锐,是人家西堡肉联厂戴着帽子送来的东西。

    既然没有分配权,那就只能配合工作,身为班主任的卢老师,多少是有些别扭的。

    好在杨锐表情正常,既没有多说话,也没有多表示,公事公办的颠了颠橘子的份量,又翻看了几只,道:“橘子平均分配给各个班级吧。这里估计有上千只,保证每个学生能有一个,晚自习的时候按班级发下去。多出来的,再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均分给各位老师,一部分均分给参与了试卷制作的同学。”

    按他的分发,普通学生只能尝个味道,老师们倒是每人能得三四斤,和过年过节时的福利差不多。参与了试卷制作的学生人数不少,平分下来,每人能多得一斤不到,不算是什么了不得的好处,却是将劳动与未劳动者给区分开了。

    卢老师听他分配的清楚,不由笑道:“这个好办,我去借个秤,再找几个人,一会儿就分出来了。”

    “麻烦卢老师了。嗯,面粉和荤油抬去厨房吧,每天中午给老师和同学们加餐正好用得着。”不住校的学生,中午也在学校吃饭,这时候加餐是最公平的。

    卢老师点头应了。

    “罐头……先放着吧。”到了最重要的部分,杨锐的决定令人错愕。

    卢老师的笔都点到了纸上,好险没给戳破。

    分到最重要的东西不分了,是故意的吧?

    老师究竟有没有罐头拿,你先说个准话不行吗?

    卢老师还是很矜持的,目送杨锐离开,其他人不免议论。

    早得到授意的王国华,主动的承揽了具体的分配工作。

    至于最馋人的罐头,继续堆成小山似的,屹立不倒。

    当天下午,就有学生看热闹似的,来到体育室这里,参观罐头们。

    杨锐像是没事人似的回到教室,先协助段航搜集证据,完善证据链,下午开始看锐学组的账目,又检查锐学组成员的作业,到了晚自习的时候才占据了教室,开始统一讲题。

    作业可以被检查,是锐学组50多名成员目前仅有的直接好处,杨锐虽然不会一道道的批改下去,但还是会着重查验某些学生的某些题目,了解他们对知识点的掌握,进而单独辅导或有的放矢的讲课。

    当然,讲课就不管是不是锐学组成员了,任何人都可以旁听,而这些旁听生,通常也就是入组积极分子。

    杨锐做补习老师的最后两年,既上过一对一的补习课,也上过两百多人的大课,掌控课堂的能力极强。

    相对80年代的教学方式,他怎么做都是新鲜的。80年代是一张白纸的年代,师范的老教授知识结构陈旧,还在用五六十年代的俄式教学法教导新生的师范生,没有接受过系统师范教育的老师更多,接受了也没什么用,因为教材和考试大纲的更新比他们学的还快。

    在明年高考是哪几门科目都不能确定的年代里,创新的教学方式有的是,有用的教学方式就不一定了。

    这样做了三天,杨锐离开时落下的功课算是补上了。

    而学生和老师们,对罐头的好奇也到了顶点。

    光给看不给吃,谁受得了?

    就连胡燕山都被学校的气氛感染,跑去山下,自己买了两个罐头回来,蹲在宿舍里给吃了个一干二净。

    这时候,杨锐方才召集锐学组,开始印刷两套新的试卷。

    令人惊讶的是,两套试卷竟然分别是初中和高中的全系列试卷,有数理化,语文英语和生物六门。

    负责安排油印的黄仁同学接到卷子就晕了,看杨锐的表情像是看神一样。普通人抄写这些卷子都要好长时间吧,还是跨四个年纪的六门功课?

    还有前两天用来抢占市场的锐学组秘卷,加在一起,杨锐不眠不休的出卷子,时间也不够吧。

    黄仁忍不住问:“这些卷子都要印出去卖吗?不会有人找上来吧。”

    霍老四因为盗版被抓了,他莫名的感同身受了。

    杨锐莞尔:“不卖,你按照咱们学校学生的数量来印,多印10%吧。”

    “初中的套卷就按照初中的学生人数印?”

    “对,拿给他们考试用的,所以要注意保密,嗯,全部交给锐学组的前10名来刻。”

    “那会耽搁他们复习吧。”黄仁有点不确定的道。

    杨锐笑了:“咱们锐学组又不是靠堆时间堆出来的,一天学10个小时还学不出来的学生,学再久也没意义。你去分配工作吧,有人不愿意,你要说明原因,实在不愿意,就报告给我。”

    在杨锐的概念里,他的锐学组应该有两种人,一种是愿意为国家和人民奉献终生的,一种是愿意结成利益同盟奋斗终身的。

    不管选哪一种,他都不需要书呆子。

    锐学组的资源也不应该浪费在他们身上,尤其是自己都考不出来书呆子,怕是只能称作呆子了。

    油印的设备齐全的情况下,几百份的卷子只要一天就印了出来。

    锐学组秘卷每天要销满500套的,也只要4个小时的油印时间。

    杨锐检查了试卷以后,中午时分,直奔食堂。

    几百名学生在校内吃饭,2000斤白面很快就没影了,倒是五十斤荤油用的很省,大师傅都是用来炒素菜,味道又好,用量又少。

    这么好的食物补贴,连带饭的学生都少了,走进食堂的院子,就见树下路坎上都蹲着学生。

    杨锐是掐着上菜的时间来的,他等大家打好了饭,就选了一个大石桌,站了上去,高声道:“我有一点事,通知一下。”

    “是杨锐!”

    “杨锐?”

    “杨锐!”

    “哪个杨锐?”

    “锐学组的杨锐,就是补贴食堂,分配罐头的那个。”

    “分配罐头的杨锐啊,你早点说呀。”

    “我刚就说了……”

    “嘘,分罐头的人要说话了,你能别吵吗?”

    学生们低声议论两句,院子里自动安静了下来。一票坐在房间里的老师啧啧称奇,他们想开个会,强调会议纪律能把人给累死,这家伙跳到石桌上一站,就有效果……

    “是学生们自己好交流吧。”老师们互相安慰。

    杨锐稍等一分钟,露出笑容,扬声道:“我知道,大家都很关心西堡肉联厂送来的罐头的分配。今天我来解释一下如何分配:第一批用于分配的罐头共100罐,肉罐头和水果罐头各半,将作为奖学金的一部分,分配给三类学生。”

    “奖学金?”

    “三类学生?”

    凝神听他说话的学生们都迷惑了。

    在80年代,国内还很少奖学金这样的概念。中学要么是免除困难家庭的学费和学杂费,要么就是发起捐款,对象通常是品学兼优,家庭困难等等。

    不过,奖学金这个词,大家一听就明白,也都仰着脖子,等杨锐的进一步说明。

    杨锐略做等待,待众人的注意力集中过来,才继续开口道:“能够得到奖学金的三类学生,第一种是成绩好,第二种是进步大,第三种是积极参与社会实践活动,具体的评判标准,由我来决定。”

    “怎么就算是成绩好?要多少名?”有学习成绩好的学生,立刻舔着嘴唇问了起来。

    杨锐微微一笑,道:“学习成绩以考核为准,愿意参加考核的学生,今天晚自习以前,向黄仁报名,然后到指定地点进行考试……”

    “考试?”这下子,不仅学生乱了,老师也乱了。

    卢老师作为杨锐的班主任,不得不从房间里走出来,问到:“杨锐,这次考试是赵校长批准的吗?”

    “不是。”

    “那怎么能随便考试呢?”卢老师语气温和,表情严厉。

    杨锐微笑:“大家愿意考就考,不愿意考就不考。不过,要拿奖学金就得参加考试。”

    说到此处,他再次提高声音,道:“这一次发放的奖学金是一次性奖学金,将会有125名学生拿到,初一,初二,高一,高二,还有回炉班,每个年级头25名,还有锐学组帮忙印刷试卷的10名学生,每人10元现金……按照名次高低,分别得到红烧肉罐头,排骨罐头和水果罐头……”

    后面的部分都没人听了,学生先为10块钱目瞪口呆,接着,院内已是一片喧腾。

    卢老师听傻了:“直接发钱可以吗?还有这么多钱,从哪里出?”

    “我看了锐学组的账目,最近因为新试卷的刺激,我们的产量和销量都增加了,算上以前的积累,正好有1000多元的利润,全部发下去刚好。”打掉了霍老四的团伙,锐学组如今每天能卖掉800多套试卷,规模和解放区的地下报纸差不多了,杨锐没有留钱在账上的意思,全部花出去更合适。

    同时,这也能给他的奖学金计划,打开局面。

    10元钱,正好可以交掉西堡中学一个学期的学费和学杂费,对家庭困难的学生来说,比几套卷子的帮助大多了。

    全中国人都知道,学习好能赚钱,但在赚到钱以前,许多少年少女就迫于家庭困难而被迫辍学了。兄弟抓阄,一人下地干活,一人读书上学,在外人听来也许是温馨的故事,在当事人眼里,却是再残酷不过的生活。

    这是贫穷中国对年轻一代最大的诅咒,也是最大的不公。

    杨锐没有能力让所有人都脱贫,但只要能减轻几十名,甚至几名学生的些微负担,这笔钱所能起的作用,也比他声嘶力竭的讲一个月的试卷要强。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