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建国以后,更是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故事:1959年的国庆节,毛站在yankuai城楼上,看着浩浩荡荡通过广场的首都民兵师,对赫鲁晓夫意味深长的说:我们有一亿民兵。

    赫鲁晓夫震惊不已。

    实际上,何止1亿,中国当时有2。5亿的民兵。

    有5000多个民兵师,有4万多个民兵团。

    首钢民兵组建的“钢铁工人民兵师”,下辖13个团,总兵力4万余人,不知吓尿了多少军事观察家。

    他们还分别在60年,84年和99年单独组成方队,参与了国庆阅兵。

    而在82年,民兵工作的指导方向,来自于小平同志“民兵就要提到战略位置”的论断。全国民兵组织因此进行了精简强化的大调整,人数减少了60%。

    这一次,全国民兵总数,真的变成了1亿人。

    在民兵工作调整以前,溪县有一个民兵师,下辖三个民兵团。

    调整以后,民兵师被简化了层次,不复存在,由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组建的溪县第一明兵团也被取消了。

    最终,溪县就剩下了两个民兵团。

    一个是厂矿企业组织的溪县第二民兵团,一个是公社或乡镇组织的溪县第三民兵团,各自独立,常年训练,并配备了齐整的武器。

    所谓的齐整,对处于“战略地位“的民兵团来说,就不止是轻武器了,1954式的76。2毫米加农炮,55式的57毫米反坦克炮,56式的75毫米无后坐力炮,以及56式和69式的40火箭弹都属于标配,最多的还是57毫米高射炮,有整整8门炮,是溪南钢铁厂炫耀的资本,每年都要安排民兵去邻省玩户外****。

    西堡肉联厂的民兵营属于溪县第二民兵团,西寨子乡民兵连属于溪县第三民兵团。

    西寨子乡党委书记杨峰同志调不动县委县政府,调动本乡本土的民兵团却是轻而易举,一个拉练的理由,不仅把人送到了汽车站,还在溪县通往外地的各条交通要道上设了卡,凡是从溪县出去的车辆,没有汽车站的检查章子,根本就出不去。

    霍老四的人更不用说,在车上的就拉下来,胁迫司机运送的商品也通通卸车,连个理由都不用找。

    这个年代的国企之所以够牛,就是因为它啥都不缺,要钱有钱,要物资有物资,要政策有政策,就连派出所和军队都自备了。像霍老四这样的混混头子,虽然有钱有人,但只要是有组织的人,说看不起他就是看不起他。

    霍老四瞅着满街的民兵,一点办法都没有。

    报信的兄弟哆哆嗦嗦的道:“我出来的时候,他们还没竖旗子呢。”

    十三狼总算找到了发泄点,一巴掌打过去,道:“没竖旗子,还看不出人多人少?”

    “他们当时看见咱这样的就抓,我腿脚快,才能回去报信,晚一步,咱就被人一锅端了。”挨了巴掌的兄弟很委屈。

    十三狼瞪了他一眼,道:“四哥,你说怎么办?”

    他前面还恨的要和四哥火并,如今有了外地,又想起霍老四的灵活了。

    霍老四来不及感慨,叹了口气,道:“这是要断咱们的后路啊。”

    他往前走了一步,低声道:“没有了汽车站,咱们拿啥养活兄弟?”

    “还有那些货。”十三狼恨声道:“咱们的家底都在这里了,有的还欠着货款呢,现在都被没收了,货主听说以后,怕就要找上门来了,谁这么狠?”

    霍老四猜测是西寨子乡的杨峰,所谓人不在江湖,江湖流传着你的传说,指的就是杨峰这样的人。

    在刚刚过去的运动年代,全国都在大串联,溪县有什么厉害的人物,省里都能传起来,何况是本县人士。

    霍老四前些年都是夹着尾巴做人的,也是机缘巧合的占了汽车站,一下子赚到了钱,才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要是再给他一次机会,霍老四肯定会谨慎再谨慎。

    然而,猜测的话说来无益,要是十三狼知道,丢了汽车站是因为他想做试卷生意,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来。

    所以,霍老四摇摇头,道:“不管是哪里神仙,咱们惹不起还躲不起?走吧,回去再商量,人多扎眼。”

    他说的还是晚了。

    一群人才离开大路,就被小巷子里出来的西寨子乡民兵连给堵住了。

    魏林端着一杆五六半自动,挡在了路中间,后面一群民兵,或拿枪或拿棒,一个个笑嘻嘻的围了个圈。

    “你们是做什么的?把武器都丢地上,动作快点。”魏林挥舞着手里打开了保险的步枪。

    “缴枪不杀!”民兵们齐刷刷的喊了一声,把杨锐逗乐了。

    可惜没人笑,他只能又把嘴给绷回去。

    “你不是那个在西堡中学的民兵吗?”十三狼眯着眼认了半天,叫了出来。

    魏林不屑的道:“声东击西都不懂,乌合之众。”

    杨锐不好意思的捂脸,心想:“你们是民兵啊,骂人家是乌合之众,真的没问题吗?”

    霍老四坦然受之,问:“这是什么意思?”

    “霍老四,你的事犯了。”段航身着精干的警服,腰胯54手枪,一手叉腰,一手扶着手铐,威武雄壮的出现在正前方。

    霍老四默然不语。

    十三狼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似乎想着脱身的主意。

    “把他们的武器卸了。”魏林命令了一声,眼神死死的盯着霍老四,仿佛他一动,就会看枪似的。

    杨锐比霍老四还紧张,在他的概念里,凡是涉枪的事儿,都是大事。

    可身为警察的段航却是神色安然,周围的民兵也该笑的笑,该骂的骂。按照现在民兵训练模式,轻武器都是可以拿回家里去的,抱着配弹的步枪睡觉,属于家庭时髦活动,帅一点的把枪丢到床底下,或者拿到外面去打猎,都是很平常的事儿。

    所以,要说中国是一个禁枪国家,那实际上是从80年代末才开始的,在此之前,凡是体制内的人,摸枪打枪都是极容易的。

    在凝重的气氛下,霍老四一伙人的武器都被收走了。

    段航看看框子里的东西,狞笑一声:“行啊,三棱刺都有了,你们想做什么?”

    杨锐瞄了一眼他腰间的硕大五四,又看看魏林手中的五六式,觉得有点怪怪的。

    霍老四“哼”了一声,道:“你找民兵过来,你们局长不知道吧?”

    “你是想问彭祥知不知道吧?”段航笑了一声,瞥了杨锐一眼,道:“他现在肯定知道了,用不了多久,他还会知道你们欺行霸市,伤人致残,抢劫强奸的犯罪事实,你有什么话,进去了慢慢说,现在都给我跪下,搜身。”

    霍老四勃然:“杀人不过头点地……”

    “去你娘的。”一民兵冲上来就是一枪托,道:“你上次要我多交两毛钱车费的时候,你就不知道点一下地的?”

    随着这位的动作,民兵们争先恐后的拥了上来,或者用枪托,或者用棍棒,将霍老四和十三狼一群人打的满地翻滚。

    杨锐惊到了,低声问段航:“这样也没事?”

    “取到口供就没事,得先让他们知道,霍老四和十三狼的团伙完蛋了。到时候,互相攀咬,全得给我蹲着去。”段航说着一笑,也放低了声音,道:“这是你爸的主意,他昨天就到县里去了……杨书记是老江湖了,我爸都让我听他的。你们乡的民兵队长肯定也知道,要不这么卖力?”

    杨锐还真说不出话来。

    这也是杨锐和他老爹杨峰的区别了。

    杨锐虽然因为读了生物研究生,跟着导师被药厂那起子人给教坏了,但总的来说,他多少有点法制思维,计划的是刺激霍老四动手,打的是后发制人,证据确凿的念头。

    他老爹杨峰根本不在乎证据,他整过的人多了,从来不是靠证据整的。他要动霍老四这种没组织没单位又不是党员的混混,根本不会像杨锐被动等待,他直接就主动出击了。

    民兵围了汽车站,既能拿到司机的证词,还能拿到霍老四等人违法运输物资的物证,更有随车的算是人赃并获。再抓到霍老四和十三狼,这就属于圆满达成任务。

    段航等民兵们打累了,再让霍老四等人跪好,再一一踢翻,再跪好,再一一踢翻,两趟杀威跪下来,所有混混都服气了。

    这个动作也让他们明白,霍老四和十三狼彻底完了,十有yankuai要出不来了,否则,人家不能这么整。

    霍老四和十三狼也习惯的跪地上了,几年老大生涯积累的威势,全从膝盖下流了出去。他们心里明白,弟兄们不怕他们了,只要有人开口,那就是全军覆没。

    此时,段航方才气喘吁吁的听了下来,呵呵一笑道:“得了,这么着押回局里去,就是铁案。连投机倒把的罪名都用不着。”

    杨锐望着鼻青脸肿,服服气气的霍老四团伙,心里竟有点凄然。

    在强权面前,普通人的抵抗力太弱了。

    段航拍了拍身上的灰,上了来压人的卡车,然后趴着车厢道:“我爸也来了,说要和你谈点技术什么的,你去问一下。”

    “哦,在哪呢?”

    “你到民兵团的旗子下面问一下,他亲自带队来了。”

    杨锐眨眨眼:“你爸也是民兵?”

    “多稀罕呐,我妈和我姐都是民兵。”

    “你们全家都是民兵?”

    “对,我们全家都是民兵。”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