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准备做生物公司和医药公司的人,官商勾结比缴税还平常,眼前的状况,只能说是一次微训练。

    段航看看被捆起来的花豹,先问:“他你准备怎么办?”

    “人先扣着,免得别人有样学样,让盗版猖獗起来。”杨锐其实还有更大的担心。他怕别的学校的老师或学生,偷偷的组织油印试卷并销售。

    现在的门槛其实只有两道,其一是大量的油印需要较多的人手和材料准备,其二是分销的渠道。

    以杨锐后世的思维来看,第一道门槛是依托第二道门槛的,只要卖的出去,找人印刷和准备材料又能拦得住几个人。霍老四等人胁迫学生刻蜡纸,半偷半买的准备材料,虽然降低了前期的成本,但根本依旧是分销能力。

    花豹这里只是尝试,或者说是学习,最多一两天,等他们摸清了销售试卷的方式方法,借助自己在汽车站的势力,立刻就能把试卷卖到很远的地方。如果再熟练一点,确定能赚回印刷厂开机的成本,一次几万份的全省铺开,不知道要赚多少钱。

    杨锐私下里分析,霍老四一伙人做试卷,其实考虑的比自己周全,他们首先是观察到了锐学组的试卷好卖,但不知道为什么好卖,或怎么样卖的好,于是有样学样的让花豹出来卖以积累经验。同时,他们又找到了合适的印刷厂,随时准备扩大印刷。

    如果今天没有挡住花豹,而他们又赚到了不错的利润的话,那最多几天功夫,估计就会扩大油印,接着就是铅印铺开。

    扪心自问,人家的活动能力,可是比杨锐小打小闹厉害多了。无论是找印刷厂开机,还是占据汽车站,那都不是正常人在正常情况下能做到的。

    或许,是因为杨锐把试卷当作短期行为,而霍老四等人是认真的在找摇钱树?

    他们有多个兄弟要养,花销委实不小,又都是坐过牢的人,有种光棍气质,不像是杨锐如此的谨慎。

    得出这种结论,杨锐也颇为无奈。

    80年代早期的商业行为,国内根本就没有一个说法,只能说还在观察。换言之,就是做的好的默认,觉得不好的打倒。

    由此衍生的危险性,实在让拥有大好前途的年轻人踌躇不前。

    像是杨锐这种未来有无数机会的人,又怎舍得下身段,扑入这条试验河,做摸石头的小白鼠?

    同时代的成年人,估计比杨锐的畏惧感更甚,除了一无所有无路可走的人,82年的中国,还真难找到有魄力的商业人。

    段航更了解市面,沉吟片刻道:“这个扣下来可以,他们要是再派人呢?”

    “不能再扣下来了?”杨锐是根据段航的语气问的。他还不太熟悉官二代或官三代的能力,以前的杨锐也是个死读书的料子,哪有做过这种社会实践。

    段航摇头,解释说:“你最多扣两三个人,他们就不会派自己人了,到时候,随便在街面上找个人就能过来卖试卷,甚至可以找在校的初中生来卖,到时候你怎么办?继续扣人的话,家长可要找上门来了。就是这只花豹,也不能扣的久了,免得有什么亲戚朋友的闹起来。”

    本乡本土有好处也有坏处,很多事儿是藏不住的。

    杨锐摸摸下巴,道:“他们盗版我的试卷,不算是犯罪吗?”

    “你这个试卷也不是正规出版社出的,要证明盗版就很难,要判刑就更难了。”段航说着顿了一下,拉着杨锐出门,低声道:“霍老四认识城关所的所长,关系还处的挺不错。城关所是咱溪县的第一大所,人多,任务多,权力也大,所长彭祥是三十多年的老公安了,资格老,很受局长赏识,你要搞霍老四,光靠我一个人不行。”

    这也就是亲戚关系好,段航才会给杨锐仔细分析,否则的话,他做完面子上的功夫,转身就走,杨锐照样得感谢他。

    略作思忖,杨锐还是问道:“那我该找谁?”

    “你要是想让霍老四服软,起码得请政法委的陶书记说句话。你要搞霍老四,那必须得县委马书记才行。”段航说的马书记就是正牌的县委书记。

    杨锐眼皮一跳:“霍老四认识他们吗?”

    “他倒是想。”段航呲了声,道:“霍老四就彭祥这么一个关系,还是被他抓多了,抓出感情来了。不过,彭祥是局长的铁杆,局长也知道霍老四这号人。你要动霍老四,就得局长点头。咱们县能有这个本事的,只能是县委书记和政法委书记,其他人都不好使。”

    段航说的再清楚不过了,杨锐不由沉思起来。

    公安是强力部门,哪怕是一个县里的公安局长,那也是极有权力的,别的不说,光是农转非的户口,每年就可以换来无数的人情。即使是副县长副书记,要帮老家人办户口,也得给公安局长说好话。

    所以,除了直属上级,县公安局局长可以谁都不在乎。

    要说县里或市里的关系,杨家其实也有。杨锐的爷爷杨山是抗日干部,解放以后全体专业,整个部队下到了地方,他的老战友老部下不知有多少在河东省范围内任职,随便找找,总能拉得上关系。

    唯一的问题,还是杨锐的年纪太小,亲自出马名不正而言不顺……

    段航看他为难,低声道:“霍老四这两年占了汽车站,就不爱在街面上混了,我估摸着,他听说我出面了,就会找人来说和。实在不行,你和他合作干这个?”

    杨锐苦笑:“他是溪县的大混混,我还是学校的学生,地位不平等,这种没契约的合作,很难进行的。”

    “有我在,还能让你吃了亏?他要是不地道,彭祥的脸上也不好看。”段航不以为然。县刑警队的大队长职位不高,但也是局内的实权人物,再加上杨家和段家的能量,比一个大混混那是强的太多。

    杨锐还是不同意,道:“他有人有车,现在还弄了印刷厂,要是合作的话,我连三分都占不到。再一个,这种生意账目不清,最后等于是他想给我多少给多少,还要说咱白拿钱,不做事。”

    段航不由点头,心下暗暗吃惊,自己表弟想的竟是比自己还深。

    “其实,现在和这些黑道人物扯上关系很危险,万一再来一场运动,谁离的近谁倒霉。”杨锐忍不住暗示了一句。

    明年就是严打年了,接踵而来的攻势,别说是霍老四此等有名有姓的混混儿,就是从监狱里释放的普通人都会被戴上有色眼镜仔细观察,和他们合作,无异于自掘坟墓。

    不过,杨锐对这些家伙们的资源,还是颇为眼馋的。

    “我回去找老爹帮忙。”杨锐一跺脚,做出了决定。

    段航对杨锐如此自如的做出“叫家长”的举动,倍感佩服,道:“你就不怕姑父收拾你?先前社改乡,他可是生了一肚子的气。”

    “不怕。我出的是卷子,又不是黄色小报。另外,卷子里赚的钱,我一分都没拿,全部用来补贴学校经费,还有减轻同学负担了。这么社会主义的事,老爹怎么可能不支持。”

    段航大惊失色:“每天50块,你一毛钱都没拿?”

    他先前问了无数的细节,唯独没问钱进了谁的口袋。这原本也是用不着问的,既然是杨锐的生意,那钱当然是归了杨锐。

    段航当时还暗自羡慕了一下。

    杨锐却是斩钉截铁的道:“我不仅一分钱都没拿过,开始还垫了不少。所有的账目都清清楚楚的,赵校长也是检查的过。”

    “你们赵校长?赵丹年?”

    “是。”

    段航一下子就信了。人的影树的名,赵丹年在溪县也是一面大红旗。

    他上下打量着杨锐,砸吧砸吧嘴:“你还真是你爹的儿子。”

    杨锐呵呵一笑,说:“这个忙,我爹得帮吧?”

    “那肯定的。”段航说着幸灾乐祸道:“霍老四这家伙在汽车站霸地抽水,人都打残了三四个了,没想到要因为这种小事栽了。”

    杨锐反而冷静,道:“找我老爹,只能解决官面的事。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能让霍老四把这盗版生意给做起来了,否则,他手里拿到了钱,更舍不得吐出来了。”

    段航立刻道:“我回去就让人查他的汽车站。”

    “刑警队都是本县人,好防不好攻。查霍老四不必,你把我护住就行了。”

    “你要做什么?”段航吓了一跳。

    杨锐指指里面的雪糕房,道:“你说,这些街面上的混混,最受不了的是什么?”

    段航想了想,眼珠子一转,道:“丢脸。”

    “没错。混混们混的就是脸面,我有办法让霍老四丢个大脸,到时候,他就得先找我麻烦,肯定顾不上做生意了。”杨锐接着一顿,又道:“生意上也不能让他轻松,我们这次大换代,再出两套新卷子,让他不敢立刻铺货。”

    段航不认识似的看着杨锐,神色凝重的道:“你这么搞,可是断霍老四的后路。这家伙,手里说不定就捏着人命,他要是报复起来,你怎么办?”

    “他报复了更好,我立刻报警,你来抓人。”

    “不行,我怕我人没抓到,你先出事了。”段航强烈摇头。

    杨锐连说“没事”,又道:“我今天就回家找老爹,明天回学校以后,就不出来了。我学校里的同学多的很,霍老四来了也讨不到好。”

    他呶呶嘴,给段航指了一下曹宝明等人,继而道:“从做生意的方式看,霍老四肯定不是个傻大胆,他肯定是先观望,再动手的。你派两个人跟着史贵,就是帮我卖试卷的人,霍老四要动手,估计会先动他。”

    “我两边各派一个人盯着。史贵这边没事,你要小心。”段航犹豫着说。

    杨锐轻笑:“我肯定会小心,不过,史贵这边也不能没事。”

    “嗯?”

    “有事也没关系,霍老四总不能当街把人打残吧。他要是动手了,你稍等一下再抓人,记得带目击证人录证词,然后带史贵验伤。”杨锐默念一声:让你不早点拍电报。

    杨锐说的轻描淡写,段航听的目瞪口呆。

    良久,段航再道:“你还真是你爹的儿子。”

    这次轮到杨锐目瞪口呆了。看来,杨书记的赫赫威名,也不是做老好人做出来的。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