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恢复高考仅5年时间,从上到下没人知道何种难度是试题的合适难度,最初的时候,出题组的一致想法是尽量简单一些,可到了现在,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接受系统教育,开始进行长期的复习,再用这样的指导思想已经行不通了。

    于是,高考提高难度,教学提高难度,渐渐成了统一的认识,可提高到什么程度,就需要各方面的尝试了。

    正因为如此,自80年代中期以来,高考才会出现大小年的状况,也就是一年简单一年难,这是出题者的尝试,这一年的平均分低了,下一年就弄难一点,平均分高了又会降低些难度。

    而作为地方上的教材编写组,冯云等人的工作就是猜测出题者的意图,判断题目的难度和范围,如果再高端一点的话,他们还可以尝试影响高考出题者。因为出题人选是每年更改的,若是强势的教学研究机构,完全可以用一整年的时间,引导出题方向。

    冯云的目标没有那么长远,可他的教材编写组还是要确定一个难度范围,才能从容的编写相关教材和习题。

    此刻,冯云拿出来的,就是编写组内部认为过难的试卷集合。一些他们认为太难不应该出现,但本身很有代表性或思维性的题目,都被集中在了这个试卷里面。这原本是一项顺手而为的工作,却被冯云拿了出来,用以考校杨锐。

    班长刘珊,班里成绩最好的李学工和许静,还有教室内的黄仁,都被叫来做这套试卷。

    这里面,最高兴的当属李学工。在杨锐“开窍”以前,他就是西堡中学的学霸,平日里没什么爱好,就是找题和做题,而今有了免费的新题上桌,几如站在美食前的吃货似的,得集中注意力才不会把口水流在纸上。

    不过,李学工的口水也就保持了几分钟。

    在浏览了数学全卷之后,李学工已然口干舌燥。

    这他娘的都是什么题?

    立体几何的线条乱的像是一群四边形跳忠字舞似的,函数的图形乱的像是吃剩下的面条,三角函数的题目要么长的让人绝望,要么短的令人无从下手……

    李学工用了半个小时,才将前面的四道小题完成,还不确定对错。至于后面那些,他着实身心疲劳。

    做题也是一件很耗体力的事。

    李学工疲惫不堪,许静和黄仁更不用说,两人额头上都开始冒冷汗了。班长刘珊表现的较为镇定,可笔下是相似的迟疑。

    “给我下一份吧。”杨锐突然放下手里的笔,将卷子推了出去。

    几个人都诧异的看向杨锐。

    “这个卷子的题量比普通卷子的少,我一遍做了,免得再来二茬。”杨锐前半句像是在谦虚,后半句就截然相反了。

    刘珊不相信的将他的卷子扯了过来,一道道的看下去。

    冯云咳嗽了一声,踱着步子站到了刘珊身后,也戴上了老花镜瞄着。

    杨锐不管他们,起身拿了物理卷子过来,慢悠悠的做了下去。

    对曾经的金牌补习老师杨锐同学来说,难题就像是一日三餐似的,来读补习班的熊孩子,一个赛一个的给老师出难题,搞定一批,又会有新出产的熊孩子前来报道。

    能做出金牌的名气,杨锐自然不是善与之辈,只要不是奥数那种故意欺负人的题目,他做起来都很流畅,所用的时间并不一定比普通的题目要多。

    冯云的卷子还是缩水卷,总计只有十多道题,杨锐不紧不慢的做着,到了三十分钟的时候,也是全数完成了。

    物理卷更考究思维和解题方法,要写的东西更少,杨锐越做越快,几有停不下来的感觉。

    其他学生是越做越不想动笔,左看右看,直想停下来算了。

    终于,冯云看完了数学卷,长吁一口气,说:“好了,不用做了……”

    李学工如蒙大赦,许静更是大咧咧的伸了个懒腰,喊道:“闷死我了。”

    周围传来细碎的笑声。

    赵丹年皱皱眉,走到冯云身边,问:“老冯,他对了多少?”

    冯云将适才的数学试卷交给他,道:“全对。”

    赵丹年看到了题,也不由的暗暗吃惊。摸底考的题目难度,和这次的可是天壤之别。

    赵丹年和冯云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杨锐,刘珊等学生用看奇怪的眼神看着杨锐。

    “就是开窍了。”杨锐知道他们想问什么,带着笑容,将桌面上的草稿纸整理好了。

    “那你发表的论文,是怎么回事?”冯云最想问的还是这个。

    这次轮到杨锐奇怪了:“我什么时候发表了论文?”

    冯云赶紧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卷报纸,指着最外面的一张,问:“《中学生导报》上署名西堡中学杨锐的,不是你?”

    “是我。”

    “那怎么说是没发表过论文?”

    “发表在《中学生导报》上的文章,也算是论文吗?”杨锐有点失去概念的感觉,不小心就给说漏嘴了。

    此言一出,冯云自然尴尬。杨锐也暗自责备自己:还是大意了,以后晚上说事的时候,更要慎言。

    他其实也没说错。

    要按照严格的意义,杨锐发表的小版文章,真不能说是论文,只能说是相关探讨,不过,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要求,80年代的学术期刊少的可怜,许多后世的核心期刊,而今都未创刊,在市教育局的老冯眼里,全国性的《中学生导报》的水平就很不错了。

    倒是杨锐本人,只瞅着它的稿费较高,就给投了一篇文章。

    他是怎么都没想到,一篇中学数学的答题技巧的文章,就招来了一名中老年干部。

    良久,冯云心情平静了,缓缓的坐在杨锐面对,用亲切的语气,对这浓眉大眼的年轻人,道:“怎么一下子就突然发表了那么多篇文章?我数了数,超过20篇了吧。”

    杨锐配合的露出朴素的笑容:“当时不知道能有几篇过审。”

    他说的是实话,原因却是略去了。

    冯云微笑:“觉得挺意外?”

    “有点。”

    “你是怎么写出这些文章的?怎么选材的?怎么撰写的?很花时间吧。”冯云一句句的套着话,在他想来,杨锐再聪明也是个高中生,总是会忍不住炫耀的。

    可惜,杨锐的心理年龄早就超过了高中生的界限,又有刚才的警醒,遇到这类问题,他就是一个答案:“开窍了。”

    刘珊“噗嗤”一声笑了。

    赵丹年使劲咳嗽一声,道:“要不明天再说吧,今天也太晚了。”

    说完,他就拉着依依不舍的冯云回去睡一张床去了。

    临走前,赵丹年看了看四周刻着蜡纸的学生,然后被冯云反拉走了。

    如今,普通学生家庭都已解决了温饱问题,可要说想读书的人就有书读,那是做不到的。

    学生们要是能有点额外的收入,并减轻些负担,放弃读书的人也会减少。

    冯云不知道杨锐是怎么做到每天卖500份试卷的,他也不想自己或赵丹年知道,这是一名老运动员保持健康的运动生命的不二法则。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