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是回炉班的学生,高一和高二的新生,甚至学校的老师,都想方设法找来油印的卷子,认真的誊抄下来。

    到了第二周的时候,更有临近几个乡中的学生长途跋涉,就为了抄一份习题册回去。

    杨锐知道,这是周末回家的学生或老师,将消息传播了出去。

    别看现在的通讯设备少,某些消息的传递却是一点都不慢,像是这种能提高考学成功率的东西,在许多人眼里怕是和仙丹一般,哪怕自己用不着,也要赶紧通知亲戚朋友的孩子。

    不过,其他人的激动并不能影响杨锐,他依旧不紧不慢的执行着自己的计划,每天早上跑步锻炼身体,晨读英语,上课时抄一些东西,或者邮寄出去,或者交给王国华他们去油印,晚上的时候集中起来授课和解疑。

    这里面,他最重视的是身体锻炼,其次才是自学英语和解题授课,抄文章换钱则被他放在了最末的位置。

    这一世,获得了难得的好身体,杨锐可不想浪费了,趁着高热量食物尚未侵袭食堂,他试图练出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六块腹肌。

    至于赚钱,杨锐尽管有些想法,却缺乏付诸实践的基础,只能先行积累。

    好在眼下还不是金钱万能的环境,赚钱的压力也远没有后世做研究生时大。

    而且,国企商店憋仄狭小,服务环境之恶劣令逛街变成了一种乏味乃至痛苦的事。

    房地产还不允许私下交易,也没有股票政权让人投资,开店设厂的政策虽然松动了,但在内地依旧是颇有风险之事,搞不好就会进监狱。

    杨锐赚钱的目标,也仅仅是改善生活,最多改善乡中的教学环境罢了。

    要做到前者,其实发表一篇文章也就够了。

    ……

    杨锐的第一份稿费,来自《中学生数学》,这是一份81年新创刊的科普类读物,以中学生和中学数学教师为主要读者,门槛较低,发行量却不小,且是中科协直管,北师大主办的全国性期刊,千字稿酬因此达到了25元,在科普类杂志中份数中游。

    杨锐发表的《浅谈解析几何中常见的最值问题》,共有800余字,配上图形,最终共得稿费22元。

    此时,普通工人的月收入不过三四十元,杨锐一周的生活费是2元钱加7斤粮票,在学生中已属土豪阶级,22元等于他3个月的伙食费,自然是很不少了。

    自这一天起,杨锐就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午餐,改在了西堡镇的小饭店。

    82年的人还不太会用地沟油做菜,转基因、瘦肉精等现代人谈之色变的产品亦是不存在的,在小饭店里,就连清油、肥肉和调味料都放的很节省。

    这在蹭吃的王国华眼里,绝对是吝啬的表现,可在杨锐看来,却是非常健康的饮食方式。

    他要锻炼身体,就要摄入大量的蛋白质,而学校食堂除了馒头和菜汤以外,根本不会提供多的食物。至于味道,那更是没法比的。

    杨锐只去了两天,老板就记住了这个每顿都要荤菜,却只要瘦肉不要肥肉的帅小伙子。

    第三天,杨锐独自一人再来的时候,老板做好了菜,自己端了出来,放在桌上以后,笑呵呵的递了一根烟,拉关系道:“小同志来镇上工作?是大城市人吧?”

    杨锐摇摇头,把烟推了回去,笑道:“我是上面的学生,还没工作,不会吸烟。”

    “不吸烟好,不吸烟好。”老板笑呵呵的收起了香烟,又问:“那你是新转学过来的?”

    “为啥这么说?”

    “乡中的学生,有钱来咱店里吃饭的,就那么几个,和你的做派也不一样。咱这不是才见过面吗?就猜你是从外面来的。”老板有点小肚腩,习惯性的拍着,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眼睛眯起来只有一条线。

    杨锐端起碗,不客气的刨了两口米饭,才道:“我是最近赚了钱,就来改善改善伙食。”

    “那你可赚了不少。”老板眼神一亮,给杨锐倒了杯茶水,推给他,笑道:“鄙姓史,名贵,叫老史或者贵子都行。”

    杨锐皱着眉头放下碗,心想:你一个开饭店的姓史叫史贵,还让我叫你老史……

    怎么想怎么不对……

    老板看他表情,无奈苦笑:“名字是爹妈起的,我也没办法。这不,我最近就老想着找点别的门路,这位小兄弟,有啥门路,指点一二,我绝不会亏待了您。”

    这样也能拉关系……杨锐佩服的笑了,实话实说道:“我是在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人家给了稿费。”

    老板看看桌上的菜,一荤一素配米饭,要小3块钱,放在寻常人家就是一个星期的饭钱。

    镇上有跑运输的人家赚的不少,可来饭店里点菜的时候,也不敢说次次都要肉。

    老板不由诧异的道:“稿费这么高啊。”

    “是挺不少的。”杨锐拨了两口饭,咽下去后,道:“800多字,给了22块钱,正好够吃一个星期。”

    小老板拍肚子的动作立刻停下了,小心的道:“你赚了22块钱,就准备一周吃光?”

    “要不然呢?”杨锐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他本来就是个无肉不欢的胖子,如今身体健壮,消耗其实更多,以营养学的观点来看,要保持肌肉和身体线条,吃的不好更不行。

    小老板被他说的愣住了,想了想才道:“要不然,把钱存到银行不好?”

    “存进去等通货膨胀啊。”杨锐不屑的摇头,对小老板的理财观充满同情。84年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资产价值能剩余一半的家庭都不多。

    小老板念叨了两遍通货膨胀,拍拍脑门道:“你说的这个通货膨胀,是资本主义的东西,咱们国家既无外债,又无内债,怎么可能有通货膨胀。”

    杨锐哑然失笑,想了想却不好反驳。人家说的正是国家的标准宣传口径,若以国内框架来反驳,着实不易,若是不以国内框架做基础,那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于是,杨锐干脆一笑,闷头吃饭。

    见他不说话了,史贵老板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又转过头来,道:“小同志,那你明天还接着吃吗?”

    “吃。”杨锐正在加大运动量,肚里根本存不住油水。

    史贵老板默默的握住拳,却道:“我看你每天跑过来吃饭挺麻烦的,要不这样,你想吃什么,写个单子,我每天中午给你送过去,送五天。”

    杨锐诧异的抬起头:“你是说,送外卖?”

    “嗯……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小老板在想外卖的含义。

    杨锐怪怪的道:“你不闲麻烦?”

    “赚钱就不能怕麻烦。”史贵老板把肚腩收了起来,挺胸抬头。

    “这是你才想的,还是以前就这么做了?”

    “以前不是没有固定的客户嘛。”史贵有点不好意思,摸摸脑门道:“镇里人吃饭,都爱去人民饭馆,他们家还没我做的好吃,就是国营的,店面漂亮点,人觉得有面子……”

    杨锐打量了一下四周,总共五张桌子的小饭馆儿,门帘还是油腻腻的,确实和漂亮不沾边。当然,在他看来,镇里的人民饭馆也好不到哪里去。

    史贵没等到他的回答,小声问:“那个,小同志,你为啥爱到我店里吃饭?”

    “你不收粮票啊。”杨锐理所当然的道。镇里的小饭馆,能从农贸市场买来不要票的农产品,只要多给一点现金,就可以省下粮票,也是他们比国营饭店更有竞争力的一点。

    史贵一拍大腿,道:“对啊,我给你送饭还是不收粮票啊,也不多收钱,你只要在我这里定五天……定四天,我就每天按时给你把饭送到,用被子盖着送过去,保证热乎乎的。”

    他以为杨锐是担心多要钱。

    杨锐停下了筷子,道:“那你得保证比现在做的更用心。”

    “那肯定啊。”

    “能弄来牛肉吗?”牛肉是高蛋白低脂肪的代表,味道又好,古代练武的人,现代练肌肉的人都喜欢。

    “牛肉……有是有,它贵啊。”史贵念叨了两句,有点犹豫。

    “就按照今天的分量,你每天给我送一餐牛肉,我就定一个月的。”杨锐从兜里掏出剩下的14块钱,取了一块多的零钱留身上,将剩下的13块拍在桌子上,道:“这是定金。”

    史贵飞快的收了起来,道:“要牛肉的,每顿得三块五。”

    一听500克的牛肉罐头才两块八,三五块的一荤一素可谓奢侈。

    不过,杨锐想到自己还有源源不断的稿费,点头应承了下来。

    谈成了第一笔外卖合同,史贵兴奋的去拿纸笔,让杨锐写菜单。

    杨锐看着他的背影,颇有感触,这个名字难听的男人,却是有着时代弄潮儿的思维。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