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月可没有禁止体罚的说法,家长就算不说“我家小子您随便打”,老师随便打了以后,家长也只会在家里多补一顿肥揍。

    所以,哪怕是回炉班的老生,到了化学课的时候,都有些战战兢兢。

    不过,今天的庄牧生从进门开始,就笑眯眯的,只见他亲切的点燃了一支烟,首先与前排的几位同学聊了会天,才用乡音很重的普通话道:“那啥,咱开始发卷子啊。”

    下面的学生坐的直直的,离讲台近的几个烟鬼大口呼吸着逸散的烟气。

    场面再和谐不过了。

    庄牧生慢吞吞的解开系在卷子上的线,又将试卷缓缓展开,才捻出第一张,仔细的看了遍,才道:“杨锐同学,100分,大家鼓掌啊。”

    稀稀拉拉的掌声,伴随着各种不能置信的目光。

    庄牧生才不管下面的学生怎么想呢,自己在台上笑了一声道:“杨锐的卷子先放我这里,班长,你把其他同学的卷子发下去。”

    看着刘珊将卷子都拿走了,庄牧生才叼着眼,捏了根粉笔,道:“咱们先看化学卷的最后一道题。这道题的题目其实是有点问题的,我也是看了杨锐同学的答案才注意到,来,杨锐你上来,给大家说说……”

    “其实就是几个化学式不太匹配,这里用不着氨气,稍微改一下就合适了。”杨锐的心理年龄快要30岁了,也懒得去说化学老师的疏漏,简单两句话就把错题盖过,接着只说答案,不谈错漏。

    有聪明的学生稍微一比较题目,就知道最后一题出的问题不那么简单,要是不改的话,这题根本就没法做。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人家杨锐答题的时候,是货真价实答出来的。

    否则,抄标准答案岂不是要抄错。

    班长刘珊发完了卷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愣神,心里默默计算:数理化全是满分,就有320分,再加上英语的87分,现在公布的分数已有407分,能擦到一本的边了。再要是算上没公布的语文,以及没考的政治和生物,岂不是想上哪里的大学就上哪里的大学?

    许多事儿都是经不住计算的。

    原本只是觉得满分夸张的,这么一算,却是算出了人家切切实实的前途。

    一本?

    刘珊偶尔会梦想一下,却从来没有在身边见到有人真的做到。

    胡燕山的玻璃心也碎了一地,嘴里干涩的张不开。说杨锐只擅长数学和物理,已经是自欺欺人了。如今骗自己都骗不过去,这让他对杨锐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台上。

    杨锐三言两语的讲完了最后一题,照旧一笑,道:“想要加入学习小组的同学,可以把书面申请交给王国华,考察结果一个星期内会通知大家的。”

    庄牧生在台上似乎听的很满意,点头道:“有好的学习方法和同学们分享,这是好事,嗯,以后也要加强化学学习。”

    说完,他才开始顺着第一题开讲。

    班里同学哪里有听讲的心情,一个个低声议论着杨锐。

    几乎是一夜之间的变化,大家看在眼里,羡慕在心中。

    杨锐静悄悄的坐回到了位置上,也不怎么听课,就在自己的本子上抄抄写写。

    王国华看的奇怪,轻声问:“你做什么呢?”

    “混点买肉钱。”杨锐叹口气,一脸的萧索。

    “拿什么混?”

    “嗯,如今摸底考试也结束了,学习小组招人也得一两个星期吧,这两天我准备写点文章投给杂志社,收了稿费以后,一起吃肉。”杨锐语气懒散,手上的动作却是丁点不慢。

    他脑袋里装的,可不光有读研期间看过的论文,也有读中学和小学时看过的文章,其中除了文摘性质的以外,自然都是现今尚未发表的新鲜货色。

    这里面,性的文章还有文风的问题,科普性和学习类的文章就简单多了。譬如前面教给王国华的口诀和六边形记忆法,稍微整理一下,就能发表在《中学生数学》一类的杂志上。

    若是说明的详细一点的话,每篇文章混个几百上千字并不难。

    80年代的杂志销量很高,随随便便拉出来一个不怎么知名的刊物,就有一二十万的销量,知名的刊物更有数百万的销量,比后世的报纸卖的都多。

    稿费因此也颇为优渥,少则10元千字,多则百元千字的稿酬比比皆是。而一名普通工人的月薪亦不过40元左右,乡镇一级的更低,往往只有30元。

    如此一来,发表一篇文章,差不多能得到一个月的薪水,顿顿有肉略微困难,经常吃肉却是容易做到的。

    何况,杨锐只是抄写脑中既有的文章,多发几篇没什么负担。

    王国华似懂非懂的问:“投给杂志社,真能发表?你写的什么?”

    “就写中学数学公式的一些特殊用法,比如奇偶的辨析,怎么能够更准确的判断……”见他不明白,杨锐转口又道:“还有顺口溜什么的……”

    “哦,顺口溜,这个好用。不过,你教我的顺口溜,不是一个老教师留下的吗?”王国华还记得这茬呢。

    杨锐含糊道:“他当时教了我一些,我自己也学着编了。”

    “那你编的,能发表吗?”

    “看吧,不能也没关系。”

    “倒也是。”王国华满足了好奇心,回头听课去了。

    杨锐继续抄他的文章,因为是新人第一次发表,他不敢抄太长太多的,难度尽量选择适中的,正好是一名中学生能够做出来的水平。

    当然,其中的窍门多少是要有些灵感的。

    化学课结束,庄牧生收拾好东西,就出去了。

    教室一时之间安静了下来。

    几秒钟后,许静率先站了起来,拿着一张纸,交给了杨锐,道:“我要加入你的那个小组。”

    “我知道了。”杨锐刚把申请展开,又一张纸递了过来。

    “我也想加入小组。”这次是曹宝明,高大的身躯把走道都给塞住了。

    “你就用一张草稿纸写申请啊。”

    “你也没说要锡纸写啊。”曹宝明开了个玩笑。裹锡纸的香烟比不裹锡纸的贵两毛钱。

    见杨锐要放起来,他连忙道:“看看我写的怎么样。”

    杨锐不由看向许静。

    “先看他的也行。”许静一副很好说话的女汉子模样。

    “那你稍等。”杨锐将曹宝明的申请铺平,然后久久没有说话。

    “看不清楚吗?”曹宝明急了,道:“我读给你听。”

    “等等……”

    曹宝明咳嗽一声,读了起来:“我志愿加入杨锐学习小组,拥护小组的纲领,遵守小组的章程,履行组员义务,执行小组的决定,严守小组的纪律……”

    杨锐头痛的敲敲脑门,这家伙竟然改写了入党宣誓词……

    虽然有点不恰当,但不得不承认,这么一改,还挺对杨锐脾胃的。

    曹宝明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他长的粗壮不假,却很有眼力,经过仔细的思考,果然挠到了杨锐的痒处。

    “怎么样,我能加入小组吗?”曹宝明搓着手,他确实觉得杨锐的小组有用。

    杨锐犹豫片刻,笑了:“你可以跟着小组一起学习,先做后备组员。”

    “后备组员?”

    “确定你的表现和你的申请相一致了,你就可以正式加入进来。”

    曹宝明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写太多了。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