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孔晟的确是在烟云八苑的玫瑰坊。

    柳心如的贴身侍女甜儿跑来请他,说是柳心如今日在玫瑰坊闭门谢客单独设宴请他赴会,要答谢他当日识破化解周昶和刘念毒计的救命之恩。

    为什么说是救命之恩呢?道理很简单。若是孔晟中计,按照周昶和刘念的安排,孔晟会发狂、出丑和伤人,到时,刘念会出面将下毒的罪责全部推给玫瑰坊,柳心如一个歌妓,如何能承受这种罪名?官府收押进狱,最终也是死路一条。

    孔晟本不想去,但经不住甜儿这小丫头的痴缠,就勉强答应过去走一遭,应应景。

    柳心如天姿国色,琴棋书画舞无一不精,是烟云八苑出了名的头牌歌姬,本城垂涎他美色的人不计其数,又不知有多少官僚贵人想要将她狠狠地压在身下蹂躏。前番的孔晟,也是其中之一。

    刘念过去跟孔晟势成水火,说白了还是为了柳心如。

    柳心如并不是在籍的官妓,而是私妓。而私妓,其实就隐喻着一段悲惨的命运。相对教坊乐伎和地方官妓来说,私妓因未入乐户,摆脱世代为倡的可能性比较大,色艺俱佳者常有被有权势者扶为侍妾的。但柳心如的价码太高,作为**的摇钱树,要想为其赎身,代价太大了。若不是因为这个,刘念恐怕早就强纳柳心如为妾了。

    对于现在的孔晟来说,柳心如跟烟云八苑里那些数以百计、乃至数百计的**并无什么区别,不是他故作清高,而确实没有这个狎妓的雅兴。当然了,他于今也不具备狎妓的地位和财力。

    孔晟在烟云八苑的知名度因为诗文早已拔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他前后频出的一些诗文,比如说长恨歌,早已被柳心如谱上曲,在风月场合唱开了。这首歌堪称被广为传唱,很快必将风靡全大唐——可想而知,狎妓时歌舞寻欢,还有当朝太上皇和贵妃的缠绵爱情故事作为调味品和气氛的烘托品,岂不快哉?

    故而,没有一个嫖客或者文士会不喜欢这首歌。

    自然,作为一首当红流行歌的词曲作者,孔晟和柳心如注定要名动天下。

    孔晟来了,但再入烟云八苑,所接受的待遇却与往昔截然不同。他一路疾行前往玫瑰坊柳心如的阁楼,沿途不少歌姬舞女纷纷从阁楼上探出头来,或媚笑勾引,或软言细语,或情歌挑逗,不一而同。

    有些妓馆的**子甚至当街拦阻,明说了,只要孔晟肯为本院的舞女歌姬写首新歌,那么,他随时来随时免费接待,相当于是长期的金卡贵宾。甚至,就算是他看上**自己,也照样免费伺候。

    孔晟啼笑皆非,只好板着脸一言不发,夺路而逃。

    柳心如依旧是低胸襦裙,薄施脂粉,仪态万方地迎候在阁楼前。她的美色依旧,但看在孔晟眼中,其实就是寻常的红粉骷髅,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当然,孔晟也自心知肚明,正如每一个当红的娱乐明星背后都站着一个有实力的干爹,每一个轻歌曼舞的歌姬舞女背后,都隐藏着一段如泣如诉的悲惨往事。

    柳心如,也概莫能外。

    甜儿嘻嘻笑着:“孔家小郎君,你终于来了,我家小姐等候你多时了!”

    孔晟笑而不语,望向了袅袅婷婷走过来若风抚柳风情万种的柳心如。这个年月以丰腴为美,可眼前这个头牌歌姬却生的腰身纤细与众不同。

    由此来看,审美价值观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清瘦的柳心如既然走红,就必然有她走红的道理。

    “孔家郎君,请进!”柳心如俏脸微红,她的身后不远处,本院的老板娘阿香正一脸媚笑地站在那里摇着画扇。阿香能同意柳心如闭门谢客专门接待孔晟,无疑冲的还是孔晟的名气。

    若是今日柳心如与孔晟再出新歌,那她还是赚了。不过,她也有自己的底线,柳心如陪酒陪唱陪舞可以,但若是要送上身子,孔晟那必须要掏钱的。看在孔晟的名头和对江宁城妓院行业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可以给他打个折扣。

    可就算是打折扣,也是天价。要知道,柳心如可还是清白未破之身,头一次“梳头”的恩客,绝对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多谢柳姑娘!”孔晟拿定主意,既来之则安之,总不成面对一个娇滴滴的歌姬,他还害怕什么?

    孔晟跟着柳心如上了阁楼。

    阁楼的门帘放了下来,关进了门。

    不少过往的嫖客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暗道一声艳羡,心说若是能跟柳心如这绝世妖姬睡上一回,哪怕是少活十年也肯啊。

    酒菜点心早已摆上,却只有一张案几。

    柳心如轻笑着束手让客,孔晟犹豫了一会,还是跪坐了下去。果然,不出他的所料,柳心如就扭着纤腰也趺坐在了他的身侧,几乎是紧挨着他,然后将香喷喷勾魂摄魄的身子也贴过来,端的是要贴身侍酒啊。

    “奴家敬郎君一杯!”柳心如举盏相敬。

    孔晟微微一笑,举杯还礼,然后一饮而尽。

    到了这个份上,他已经估摸出这绝非是感谢宴而是勾搭宴了。不过,他不相信,当红歌姬柳心如会因为几首诗歌就迷恋上他,还主要要投怀送抱,这背后肯定大有文章。

    说的直白一些,在“道上”混的柳心如,怎么可能这么幼稚?常年在男人群里打转,又岂能轻易动心动情?

    心生警惕的孔晟担心酒有问题,无论柳心如怎么献媚怎么敬酒相劝,都死活不肯饮了,以不胜酒力为由谢绝。

    其实酒里根本没有问题,柳心如对自己的姿色颇为自信,她不屑于用那些下药的下三滥手段。况且,在这江宁城中,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孔家小厮孔晟对她的美色是无比的痴迷,近乎走火入魔。

    但孔晟不仅不喝酒,还端坐肃然,对她的种种话语暗示肢体挑逗装作不知。她都送上门来任君采撷了,这厮竟然还一本正经无动于衷——难不成,还真变成了不近女色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到了最后,柳心如迫于无奈,眼圈发红,突然起身后退一步,然后跪拜了下去:“求郎君救命!”

    孔晟眼角一挑,心说正餐终于来了。

    他没有去搀扶柳心如,而是任由她跪拜着,淡淡道:“柳姑娘这是何故?好端端地,你我饮酒正酣兴致正浓,怎么呼喊救命?”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