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兄,你我其实萍水相逢,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当日不过是一场戏言,穆兄不必放在心上。穆兄来去自由,不必当真。”孔晟扶住回廊,凝望阴霾密布的天宇。

    穆长风衣袂纷飞,迎风而立,冷笑起来:“你当穆某是什么人?穆某一诺千金,既然立下承诺,那必护卫你三年!只是穆某行事,自有主张!”

    穆长风这意思是说,我尽管是要履行承诺,但你也休想肆意驱使,该做的你不说也会做,不该做的你说了也是白搭。

    孔晟轻轻一笑,转过了话题去:“穆兄,这个世界太大,绝非常人所能想象。我大唐占据万里疆域,但与世界相比,不过是九牛之一毛。陆地尽头,有大海,大海尽头还有陆地,无数生命种族繁衍生息、不断进化,像我大唐一样的人类国度和社会文明比比皆是,有已知的,也有未知的,我们就是穷尽毕生之力,也难窥全貌。”

    穆长风张了张嘴,却保持着异样的沉默。

    孔晟的话在他听来有些高深晦涩,但大概意思他是懂的,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很多像大唐一样的人类国家,也有区别于唐人的种族,大唐万国来朝,异邦人士络绎不绝,早就证明了这一点。

    两人谈话间,漫天的阴霾渐渐被风吹散,露出了浩瀚的星空一角,雨后的星空格外美丽灿烂。

    孔晟扬手指着星空:“穆兄,星空浩瀚,宇宙无限,充满着无尽的未知……其实我们脚下所在的天地,与那天上悬挂的繁星一般,也是一颗星球。”

    孔晟打开了话匣子,也就侃侃而谈,根本不管他的这些超时代的现代思维理论,穆长风懂还是不懂,又或者已经触发了他内心深处的震惊不安。

    “穆兄,你信不信,早晚有一天,我们能飞向天宇,登临另外的星球,探索茫茫太空。”孔晟挥手舞动着:“也或许,在无尽的宇宙星球上,也同样存在着与我们一般无二的人类或者其他生命……”

    穆长风脸色变得非常古怪,他深深凝望着满口奇谈怪论指点星空天地的少年郎,有心想要反驳几句,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他一方面觉得孔晟的话太荒诞太无稽,一方面又隐隐觉得似乎有些道理。

    穆长风不知孔晟哪里来的这种新奇想法,也不知他为何要跟自己说这些。其实孔晟完全是心血来潮,把他当成了能听自己发泄着某种复杂心绪的“道具”,并无什么叵测的用心。

    孔晟俯下身去,探手捏起一只正在悄然爬行的蚂蚁,放在手心任由蚂蚁慌张地逃窜,轻轻道:“穆兄,我们可以随意捏死一只蚂蚁,可以说蚂蚁的生死命运完全掌握在我的手中。那么,同样的道理,在天穹之上,在我们看不到的浩瀚深处,会不会也有另外一种高级的生命无时不刻在窥视着我们,可以像我这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掌控我们的命运?”

    “还是同样的道理——如果说平民百姓是蝼蚁,那么,达官显贵和上位者就是可以随意改变蝼蚁命运的族群;可反过来说,他们照样还可以被称为蝼蚁,因为还有比他们更强大的存在。”

    孔晟以简单的肢体语言将原本深奥新奇的理论知识阐释出来,穆长风面色发白,呆呆地望着孔晟慢慢将那只蚂蚁放回在地面上,大脑中一片空白。

    “所以,我想要的,是将自己的命运掌控在自己手里,哪怕是做一只蝼蚁,也要活出蝼蚁的尊严和价值来。穆兄,你真的懂吗?”

    穆长风下意识地摇摇头,声音有些嘶哑乏力:“不懂,你的话我听不懂。”

    “听不懂就对了。”孔晟轻笑一声,转身向自己的客房走去。他很快就走进房间,关紧门,任由穆长风独自一个人站在客栈的回廊上,吹着萧瑟的秋风,抬头仰望夜空。

    穆长风竟然在外边吹了大半宿的寒风,痴痴地望着茫茫夜空,直到东方露出鱼肚白才郁闷离去。

    穆长风觉得自己不是一只蝼蚁,他可以快意恩仇行侠仗义,来去如风;但孔晟的逻辑似乎也没有错,与比他更强的人相比,他也是一只蝼蚁,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心里。既然自己说到底也是一只蝼蚁,那又有什么好骄傲的?

    一夜无语。当红日又跃出天际的时候,繁盛的江宁郡城又恢复了素日的喧嚣。在这座城池中居住生存的人们,不论是商贾、百姓,还是官员贵族、异族旅者,依旧要忙着自己的生计,忙着蝇营算计,忙着来来去去,处在固定不变的轨迹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穆长风还是一袭白衣,他悄然凝立在城中城隍庙的最高处飞檐上,眺望着眼前的满城风景,耳边却回荡着孔晟关于蝼蚁的逻辑分析,嘴角不由自主地掠起一丝无奈和苦涩。

    世人何其愚昧,包括自己在内,这城中或锦衣玉食或箪浆寒食的人们,根本就都是一群懵懵懂懂的蝼蚁,看似自由自在或者高高在上,其实何尝有真正的自由?

    能堪破这一层并试图跳出宿命的安排,孔晟这个少年郎何其深不可测和志向宏伟?这是穆长风此刻的真实心态,若是孔晟能得知如此,恐怕会惊掉眼球。

    孔晟根本无法想象的到,自己无意中的一番感慨之言,竟然会让穆长风“举一反三”,陷入近乎自我麻醉的精神幻觉世界。他还真是具有当神棍的潜质,天马行空肆无忌惮的话将这位骄傲的江湖侠客忽悠得茫然不知所措,在过后很久的时间里,都没有走出孔晟编织的逻辑陷阱。

    福如春客栈。

    孔晟昨日下午被杨奇召入府中还被设宴款待的消息,自然瞒不住城中的有心人。

    周昶脸色发白,虽然摄于父亲的威严,端坐在房中,其实焦虑不安心乱如麻。他本来以为这次携家族之力重返江宁,会得到杨奇的举荐、也会得到如花的美眷,自此称心如意名利双收。却不想,孔晟这么一个落魄子弟,竟然就变成横亘在他面前的如山障碍,让他望而生畏。

    周安的脸色也不好看,心中搅动着熊熊的怒火。义兴周氏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还是没有换来杨奇一丝半点的诚意回报,到底是为什么?!

    这个孔家的小厮……到底有何过人之处,会得到杨奇如此青睐?

    周安本不把孔晟放在心上,但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认真对待孔晟的存在了。

    “昶儿,你稍安勿躁,我再去一趟杨府探探杨奇的口风。”周安缓缓起身,沉着脸挥了挥手。

    周昶张了张嘴,又无奈地闭上,眼看着父亲离去,眸光中跳动着燃烧起来的妒火。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