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浩瀚,夜色凉如水。

    一阵漫卷的北风吹过,三五片黄叶飘忽落下,不远处或者近处,满城都渐渐沉浸在黑暗之中,客栈高悬的灯笼中,昏暗的灯光摇曳迷离。

    似有似无的雨丝垂下,打在孔晟的脸上。

    他探手抹了一把,忽然意识到,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已经一个多月,而在这一个多月里,他渐渐融入并成功将命运开始逆转。而夏末结束,充满着收获和硕果累累的秋天已经来了。

    秋风更浓,秋意更盛,秋雨淅淅沥沥,终成大雨倾盆。

    望着如织的雨幕,孔晟轻叹一声,返回了自己的客房。

    而在对面那家酒楼的屋檐之上,一道身披蓑衣的白影凝立片刻,悠忽而逝。

    孔晟万万没有想到,这场雨不仅来的这么突然,还下得是如此的撕心裂肺。秋风猛烈、黄叶纷飞、秋雨如泣如诉,但尽管是这样,第二日,杨府的丫头红棉还是穿着厚重的蓑衣顶着大雨来了,执着的小丫头要来取孔晟答应给杨雪若的回函。

    可孔晟却不在房中,不知何去。

    红棉试探着敲了敲门,见没有动静,就大着胆子推开门走进去,房中空无一人,只在案几上,摊着一张雪白的纸,纸上只有一行龙飞凤舞的字:秋风秋雨愁杀人,大气磅礴非常有气势,红棉虽然没有多少文化底蕴,却也觉得这字很漂亮。

    而在案几一侧,还压着一卷似乎是废弃折叠的纸。红棉好奇地取过,见上面的字迹潦草,又有不少涂改之处。

    红棉也没有细看,以为这便是孔晟写给自家小姐的回函,就匆忙将纸又折叠起来,连带那张写了一行字的纸一起,统统揣入怀中,匆忙去了。

    杨府。

    杨奇冒雨站在院中,杨宽高举一把油纸伞,为主人遮着风雨。他其实搞不明白,这种恶劣的天气里,杨奇为什么要冒雨而立,凝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这到底是有什么好看的。

    作为下人,他并不了解主子此刻的心情。虽然困守偏安江南,但杨奇却无时不刻不在关注中原以及朝廷的动向。安禄山叛乱如火如荼,皇帝父子半路分道扬镳,太子亨灵武登上皇帝位昭告天下,直接将老皇帝打入冷宫了。

    太子亨在郭子仪等人的拥立下,正在组织大唐朝廷的残余军力孤注一掷,至于能否平息叛乱,天下人其实都不抱太大的希望。杨奇概莫能外,他心里实际上暗暗期盼着朝廷平叛失败,中原乱局最好是暂时无解。

    只有这样,他才有浑水摸鱼的机会。

    根据杨奇的预判,他认为安禄山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但安军势大,单凭太子亨那群人以及微薄的军力一时半会也拿安禄山没有办法。这种乱局拖得久了,大唐朝廷的威望就会直线下降,直至彻底沦丧。而到了这个时候,各地诸侯必然割据一方自成体系,杨奇所在江南顺势而起,就顺理成章了。

    但最近又隐隐传来零星的捷报,据说郭子仪已进军河东,又分兵攻取了冯翊。这种消息让杨奇内心深处变得非常焦虑不安,竟然泛起了对郭子仪等中兴忠臣的莫名仇恨。

    皇帝好色荒淫,穷兵黩武,奢侈无度,这是导致安贼叛乱的根源。大唐朝廷已经烂透了,早就该改朝换代让天下人重新选择天命所归了,你郭子仪这些人简直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救什么救?装什么中兴名臣?

    杨奇时而又在心里咒骂安贼胡儿不太争气、过于愚蠢无知。明明兵强马壮,完全可以携大胜之声势在攻克长安洛阳后继续进军西北和西南,为什么要着急登基坐殿当皇帝?为什么要给朝廷一个喘息的机会?就这么迫不及待要称帝吗?幼稚!愚蠢!

    其实杨奇倒也冤枉了安禄山。受战乱消息渠道中断和地域限制,杨奇得到的消息并不“真实完善”,这个时候的安禄山也并不是不想谋夺整个天下,而是有心无力了。

    自起兵以来,安禄山突兀的视力渐昏,以至全然不能见物。又因毒疮,性情暴躁,昼夜难安。或许是预感到自己命不久矣,安禄山这才慌不迭地自立为皇帝,然后耀武扬威纵酒寻欢大过皇帝瘾。

    杨奇突然叹息一声,声音里包含着某种郁闷和恼火,以及一丝失望。他的情绪本就不高,因为这场连绵的秋雨变得更加糟糕了。

    杨奇正要转身回厅,却见红棉穿着蓑衣鬼鬼祟祟地低着头往内院行走,不由眉头一皱,沉声道:“红棉,你这是从哪里来?”

    红棉抬头望见是杨奇,心下便有些紧张,她奉命去找孔晟,替孔晟和小姐传递消息,这可是瞒着杨奇夫妻的隐秘行事,被杨奇当面追问,小脸就涨红起来,嗫嚅道:“回大人的话,红棉出去给小姐办事!”

    杨奇心头一动,招了招手:“你过来,进厅来说话。”

    红棉无奈,只好垂头耷拉着脑袋,跟着杨奇进了花厅。

    “你去给小姐办什么事?”杨奇似乎是随口问道。

    红棉低着头,不敢吭声。

    杨宽在一旁怒喝道:“红棉,你好放肆,大人问话,还不赶紧回答!”

    杨奇在杨府,至高无上,是所有下人的主子,掌握着全家人的命运甚至是生死。见杨奇阴沉着脸,红棉心下恐惧不敢隐瞒,就如实交代了她去顺升客栈为杨雪若传信的事儿。

    女儿杨雪若青睐孔晟的心思,杨奇心知肚明。只是杨奇倒也没想到,女儿的心思竟然重到了这般程度——竟然背着父母,跟孔晟私下书信往来。

    杨奇沉着脸,摆了摆手:“你把孔晟给小姐的回信拿出来,本官看看。”

    红棉稍稍迟疑了一下,还是从怀中取出那两份“草稿”,呈了上去,心里忐忑不安站在一旁。

    杨奇展开第一张纸,见上面只有一句话,笔迹倒是雄浑有力颇见功底,却不是什么书信。

    杨奇眼中泛起一抹奇色,淡淡吟道:“秋风秋雨愁杀人,这话颇有意境,但似乎是一首未完成的诗作,意犹未尽呐。”

    杨奇看了看,将这张纸放在一旁,又打开了另外一张揉的有些发皱的纸,认真看去,他只扫了一眼,就陡然间脸色骤变,霍然起身,神色变得无比的阴沉难看。

    “江南士子孔晟拜上请都金陵表!”这行潦草无比的标题映入眼帘,杨奇心中顿时起了惊涛骇浪。

    见杨奇如此震怒,不要说红棉了,就连杨宽都感觉不安起来。他暗暗扯了扯红棉的衣襟,压低声音道:“红棉,他到底写了什么大逆不道、放肆违礼的话,让大人发怒如斯?”

    红棉小脸煞白:“大管家,奴……奴家没有仔细看,奴家也识不得几个字啊!”

    虽然是低着头,但耳中还是清晰地传进杨奇沉重急促的呼吸声。

    红棉小心眼里不断暗暗诅咒孔晟,一定是孔晟写了很多大不敬或者亵渎小姐的无耻言辞,这才让大人暴怒起来。完了,完了,孔家小厮你这混账东西,你不仅害了自己,还害了奴家和小姐啊!

    因为害怕,红棉的双腿都在打哆嗦,她心里的恐惧越来越重,几乎站不住,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