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高级仆从,杨宽自然不能体会主人杨奇目前复杂犹豫的心态。

    在女儿杨雪若的婚姻大事上,他目前还是在孔晟和周昶两人之间摇摆不定。若不是有义兴周氏的“半数家财”诱惑,他或许就不会有这种摇摆,他还是倾向于孔晟,也看好孔晟日后必成气候。

    周昶的优势在于背后站着一个财势雄厚的大家族,江南豪门。而杨奇要成大事,日后肯定需要源源不断的财力支撑,周氏主动投效,自然是雪中送炭。但周昶的才情、品性,在杨奇心里略低一筹,考虑到自己独此一女,女儿日后的幸福大事也不可小视。

    而孔晟的优势,则完全在于才学声名。杨奇心里比谁都清楚,若是他出面举荐孔晟,凭借孔晟的才名得一官职不是什么难事。顾及到孔晟还是白云子司马承祯的俗门弟子,司马承祯与朝中权贵交好,若是司马承祯亲自推荐斡旋,孔晟将来未尝不能获得更理想的前程。

    但孔晟的劣势也很明显,落魄子弟,孤身一人,孤苦无依,未来充满着太多的未知数和变数。

    因此,杨奇权衡再三,始终拿不定主意。

    可还有重要的一点:无论杨奇是否选择孔晟作为杨家的女婿,他要圈养杨奇为自己效力的念头都是日渐强烈。

    孔晟文武双全,又有一身天生蛮力,好勇斗狠,将来若是举大事,孔晟自然可成杨家的马前卒,为杨家的大事业冲锋陷阵。

    从这个角度上说,杨奇是不愿看到孔晟出事的。非但如此,他还会不遗余力地拉拢孔晟,让孔晟投身杨家死心塌地为杨家卖命。对于杨奇来说,拉拢孔晟的切入点,如果不是许婚,那就是两家的故交情谊了。

    傍晚时分,杨府大管家杨宽堂而皇之穿街过市,前往顺升客栈给孔晟送酒菜的事儿马上传开,消息传到另外一家客栈,周昶父子当即变了脸色。

    谁都能看得出,这是杨奇故意为之,目的为何可想而知。周安心头发紧,像是挨了杨府的一记大棒,脑袋发蒙浑身乏力,满腹的羞恼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而刘郡守闻报则是暗道一声侥幸,幸亏他没有轻举妄动,否则就很难收场了。至于他的儿子刘念,已经被他勒令关在了密室之中,严禁外出惹是生非了。

    杨宽命仆从将酒菜送达顺升客栈,也懒得进门跟孔晟说什么,就草草离去了。他并不知,杨雪若的侍女红棉正在孔晟的房间,躲避不及,吓出了一身冷汗。

    望着客栈伙计送进来的一匣子酒菜,孔晟平静的神色上微微起了一丝波澜。杨奇的示好和关照用意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但杨奇为什么要这么做,却是孔晟不得不慎重思量的。

    红棉却是面带喜色,自家老爷派人来给孔晟送酒菜,这似乎意味着孔晟成为杨府女婿并不是不可能啊。

    她嘻嘻笑着道:“孔家小郎,咱们老爷和小姐对你真是仁至义尽了,你莫要不识好歹哦。对了,你抓紧时间写封回信,小姐还在等我回去回复!”

    孔晟沉吟不语。

    红棉有些不耐和不满道:“喂,孔晟——孔晟!你听到奴的话没有?!”

    孔晟抬头望着红棉,长出了一口气,轻轻道:“红棉姑娘,你家小姐的信我需要慢慢看,然后才能回复。你先回去,明日午后,你来取回信。”

    红棉跺了跺脚:“你这是敷衍!不行,你要马上回信,小姐还在等着!”

    孔晟皱了皱眉声音就沉了下去:“红棉,草草仓促回信,才是对小姐盛情厚意的亵渎,你难道要让我如此吗?”

    红棉一时语塞,撅了撅嘴,就嘟着嘴转身走了。

    见红棉走了,孔晟走过去关紧房门,神色有些无奈和凝重。杨雪若最近这段时间,连番派红棉主动表达爱意,如火的热情简直就让孔晟有些招架不住。

    对杨雪若,孔晟本无太深的恶感。过往种种,杨府上下对孔晟的鄙夷轻视,其实也不是没来由的,过去那厮如此浪荡不堪,还能指望别人给什么好脸色?

    因此,纵然是杨家逼迫他当众退婚,孔晟心里也十分坦然,解除婚约本就是他之所愿。无非就是杨奇虚伪阴沉的作风手段,让孔晟心头不齿。

    孔晟在望江楼诗会上展开的“反击”,说到底还是“自救”正名的谋划,而非是对杨家的报复。

    但孔晟始料未及的是,由此引起了杨府小姐坚韧执着的爱慕之情。虽然新生后的孔晟对杨雪若谈不上感情和喜欢,但这么一位才貌双全的绝世美女频频发出爱的橄榄枝,他无论如何也不好恶言相向的。

    但,孔晟打心眼里想要跟杨家划清界限,他要彻底与过去告别。重新当杨府的女婿,根本就不可能。况且,杨奇是不是真心要许婚,还很难说。

    更重要的是,他深知自己在江南不会停留太久。至多到明年年初,他为之苦心经营的“伏笔”就会显出功效来,朝廷那边若是传来消息,他就要全身心投入到未来的攻略之中,此时此刻,不宜涉足儿女私情。

    他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思想准备和闲情逸致。

    他先前已经在回复中婉拒了杨雪若的爱意。但因此却换来了她更加猛烈的“进攻”,唐时女子开放的情怀、追逐爱情的执着,让孔晟大开眼界。

    纵然他继续婉拒,恐怕杨雪若那边也不会放在心上。在某种意义上说,杨雪若是一个很坚持、有魄力的女孩,她认准了的如意郎君和人生归宿,那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她知道孔晟不可能有所谓“曾经的沧海”,她认为孔晟之所以拒绝她的爱意,无非还是因为过去那些不堪的往事,对于杨家的怠慢耿耿于怀——女孩想要通过自己的坚持和如水的柔情,去化解他心中的怨愤。所以,孔晟越是拒绝,她越是执着。

    想通了这一层,孔晟真的是有些啼笑皆非了。

    他展开杨雪若的信函,女孩娟秀的笔迹和真诚自然的爱意表达,就像是涓涓细流和春风化雨在他的全身血脉中滋润流淌,他不由轻叹一声,推门而出,站在走廊上仰望着浩瀚无垠的秋夜星空,神思若即若离,更加飘渺不定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