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安从杨府返回客栈,周昶早已焦躁不安地等候多时了。

    “父亲……此行,结果如何?”待周安进入房中,周昶便急急问道。

    周安有些不满地扫了儿子一眼,低低斥责道:“昶儿,你这般沉不住气,将来如何能成大器?家族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你要明白你肩上承担着的复兴家族的责任,你走错任何一步路,都会将家族置于血本无归、万劫不复的境地之中!”

    周昶心里咯噔一声,原本渐渐淡去的羞辱感再次升腾起来,他咬了咬牙道:“父亲,周昶无能,让家族蒙羞,实在是惭愧之极!但我希望与杨雪若成婚,绝不是贪恋她的美色,而是只有如此,我才能得到出仕和出人头地的机会!”

    周安深深凝望着眼前的儿子,虽然他不止这一个儿子,但真正学有所成、胸有乾坤的却只有周昶。整个义兴周氏汇聚家族之力,对周昶进行培养,自然对他寄予着深重的厚望。

    “你能想通这一节,为父心里很是欣慰。你放心,我们周氏付出如此厚礼,杨奇断然不能无动于衷。他已经同意向朝廷举荐你出仕,至于婚事,他也并没有反对。”

    周安探手拍了拍周昶的肩膀:“昶儿,无需担心什么,我们已经给出了重重的筹码,由不得杨奇不动心。至于那孔家小厮,区区落魄子弟,又何足挂齿?”

    “好了,你先下去歇着,记住为父的话,现在你什么都不要做,静观其变就是。”

    周昶长出了一口气,向父亲深施一礼,然后退下。

    周安望着儿子离去的背影,眸光中掠过一抹寒光。义兴周氏可不是什么善茬,作为周氏第三代的杰出代表,周昶在孔晟这里吃了不少“屈辱”,而才名又被他死死压制住,周安岂能咽下这口气。

    但却不能继续让周昶露面去“反击”孔晟了。作为义兴周氏未来的希望所系,周昶的声名不能再有任何瑕疵,不能再冒一点风险。

    至于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那些泄愤报复的事儿,自然有家族在幕后出头。

    “备车!”周安倒背双手,站在客房门口淡然呼道。早有两个仆从恭敬地应下,然后就去安排套车,伺候主人出行。

    周安虽然不是官僚,并无功名在身,但作为江南首富义兴周氏的二代家主,此人出行肯定要有车马仆从簇拥相随。

    单纯从外表来看,周安乘坐的马车并无出奇之处,不像官宦人家的车轿一样色彩斑斓雕梁画柱,整体呈淡灰色,而拉车的也是一匹劣马,除了车夫之外,还有四个仆从护卫,紧随在马车之后。

    但若是能登临这驾马车,你就能发现,马车内部的豪华舒适程度比官员所用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马车内铺设着厚厚的毛毡,上又覆盖着一层松软的羊毛毯子,左右四个窗户都悬挂着名贵的丝缎窗帘,车壁上则雕刻着华美的花纹,象征着主人的身份财富;周安坐靠在马车车厢之内,面前是一个被固定起来的楠木案几,案几上被刻意设计雕凿出的各型凹槽里,摆放着盘、盏、壶、樽等金银器皿,精致的小点心、时令的水果、醇美的酒,一一都触手可及。

    而在周安的脚下,还半卧着一个身材娇小容颜艳丽的侍女,她穿着开放低胸的襦裙,正探着葱白般剔透水灵的手臂,诚惶诚恐小心翼翼地为周安按摩着脚。

    她是周安独有的车奴,叫什么名字恐怕周安自己都记不清了。反正她的使命和职责就是在马车之上伺候主人,即便主人要在车上大发-淫-威,她也不敢抗命不从。

    马车穿过一条宽敞的街巷,周安正在闭目养神,突听一声清亮的马嘶长鸣,忍不住睁开眼睛,示意车奴掀开丝缎窗帘,往外望去。

    一匹通体雪白无一丝杂毛极其神骏的高头大马,牵在一个身材修长微微瘦弱的少年郎手里,正与他的马车顺道相向而行。

    好一匹骏马!周安忍不住心中暗赞一声,他是识货之人,一眼就认出这是突厥名马中的追风神驹,价值不菲。

    他艳羡的目光旋即从白马身上转移到牵马少年的身上,这是一种很正常的心态:到底是什么人能拥有这种骏马?任何人都有类似的好奇心。

    让他惊讶的是,牵马的少年郎穿着布衣袍衫,并不是他思维定势中的贵介公子形象。

    难道是本城豪门的马奴?但周安又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这少年郎虽然身着布衣,衣着打扮普通,但气质却沉静儒雅,神色从容,不像是家奴。

    周安上上下下打量着少年郎,目光落在他腰间横插着的一管铜萧上陡然一凝:这便是那孔家小厮孔晟?!

    周安虽然没有见过孔晟,但从周昶口中却知晓了一切。知道孔晟突然嬗变、诗会上力压群士一鸣惊人、又被白云子赠予箫剑、收为俗家弟子等种种表征,略加串连,就认出了孔晟。

    周安的目光顿时变得阴寒锋锐起来。

    孔晟从城外练习骑马归来,正返回顺升客栈。司马承祯师徒离开之后,他上午习练道人传授的内功和剑术,下午则去城外旷野上打磨马术。骑马当然是一个技术活,不过,终归还是会熟能生巧,他豁出去不怕摔,也就渐渐熟稔与白马追风配合默契了。

    一人一马缓缓前行,与周安的马车擦肩而过。察觉到马车中传来窥伺的阴冷目光,孔晟抬头望了回去,目光平静无波。周安挥了挥手,妩媚的车奴赶紧将窗帘放下,听主人口中冷哼一声,她吓了一大跳,赶紧心惊胆战地埋首伏在周安的脚下,动也不敢动一下。

    江宁郡守刘平山府邸。

    刘念神色愤怒地站在自己的小院中,目光疯狂凶狠要择人而噬,而在他的面前,一个白衣持剑青年默然而立。

    刘念咬着牙压低声音咆哮道:“穆长风,这点事你都办不好,真是忘恩负义,枉费老子的一番苦心!”

    穆长风是江湖侠客出身,高来高去的手段深不可测,刘念当日施恩付出,目的就是为了日后能用得上穆长风。在刘念看来,让穆长风去干掉孔晟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情,结果穆长风却来告诉他,他不是孔晟的对手、不会再向孔晟下手,焉能不让刘二公子恼羞成怒?

    穆长风拱手为礼,声音却是淡淡地:“刘公子对长风有资助葬母的大恩,长风夙夜难忘——事实上,若不是为了偿还这份恩情,长风早就离开江宁了。但,事有可为也有不可为,既然长风失了手,也没有话说。”

    “请刘公子放心,长风会用我的方式偿还你的这份情,就先告辞了!”

    穆长风略一拱手,飘然转身而去。

    “你!混账东西!”刘念面露暴怒狰狞之色,呼呼喘着粗气,却不敢呼唤家奴护卫去拦阻穆长风。他曾经见过穆长风的剑术手段,若是触怒了这位江湖剑客,后果不堪设想。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