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坊舞女青衣等人的曼妙舞姿于长袖善舞之间,婀娜的身段在流畅优美的舞步中、在霓裳飘荡的华彩下若隐若现,再辅以柳心如婉转如高山流水的琴音以及清脆若黄鹂般的开喉吟唱,此情此景此人,都足以勾魂摄魄,将这在场的十多个年轻士子逗引得心痒痒地。

    如今这个年月,狎妓是一种风流而非下流,只要你情我愿,只要你付出财帛平等交换,大可以怀抱美人恣意寻欢,不会有任何后患,更没有道德污点。

    柳心如作为玫瑰坊的头牌,一向是卖艺不卖身的。至于青衣这几个舞女则大可付费亵玩,陪酒陪唱陪那个啥都不是问题。所以,这跳舞的过程,既是为茶文会热场的过程,也是一个妓-女卖弄和嫖客验货的过程,一旦相互看中,那就各得其所了。

    孔晟虽然端坐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双目微闭,其实眼角的余光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坐在主位上的刘念和周昶。见歌姬热舞的当口,就在一众士子神魂颠倒的时节,孔晟眼见两人低头密语,神色诡异,心头就浮起了更加深重的警惕。

    在战略上当然要蔑视敌人,但在战术上却不能轻视敌人啊。

    歌舞毕,青衣诸妓也均找到了各自合适的买家,纷纷依偎在侧一边投怀送抱一边娇滴滴地软言吴语:“郎君,请饮茶!”

    年轻的士子们纷纷哄笑,然后各自饮下一杯,又趁机上在丰满艳丽的**身上上下其手,不亦乐乎。

    见场面有些旖旎乱套,唯恐耽误了自家的正事,周昶和刘念暗暗交换了一个眼神,周昶却起身以敬茶为由,开口打断了众人的香艳:“诸位,今日吾辈饮茶聚会,所谓以文会友。美人、香茶、妙舞,相得益彰,岂能无诗?”

    他的话音一落,他的朋友——士子薛郊大笑一声,挑衅的目光投向了孔晟,虚空略一抱拳:“周兄言之有理。薛某听闻孔家小郎君才高八斗,才情绝世,望江楼诗会上一鸣惊人,今日盛会,可否让吾等一观诗中魁首的风采?”

    其他人纷纷附和起哄。

    很显然,这都是事先商量过的套路,这些人与周昶相交甚密,自然要为他敲边鼓当陪衬了。

    矛头立即瞄准了孔晟。

    刘念暗暗冷笑,周昶则似笑非笑,一众士子多数都等着看热闹。要不怎么能说自古文人相轻呢?孔晟狼藉的名声突然被惊艳的才名所取代,又得了诗中魁首的雅号,这引起了很多年轻士子的嫉妒,此番你唱我和故意将孔晟推在风口浪尖上,观摩诗作是假,看孔晟出丑才是真心。

    见这群人如此惺惺作态,孔晟心里冷笑,神色不变。

    难道真的单纯是要比试诗文,想要靠诗文来压自己一头?如果是这样的话,周昶这些人绝对是自取其辱。孔晟心念百转,知道不会这么简单,所谓的诗文比试不过是清口的小菜,真正的大戏还在后面。

    既然是鸿门宴,就不能少了舞剑的项庄,一会少不了就要撕去伪装露出狰狞的面孔和锋利的凶器吧。

    孔晟淡然一笑,端坐在那拱手谢绝道:“孔某才疏学浅,哪里能跟诸位相比,这急切之间,也做不出诗文来,就不献丑了。”

    孔晟拿定了主意,若是周昶只为争才名,那就让他出点风头也无不可。可若是周昶别有险恶用心,真要跟自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那就休怪他翻脸无情。

    薛郊见孔晟推辞,就故作不屑道:“既是望江楼诗会魁首,孔家小郎又何必过谦?除非你自认欺世盗名,否则……”

    “否则怎样?”孔晟道。

    “说实话,你这厮独占诗会魁首,吾辈不服。若是你不能现场吟诗服众,休怪吾等联名上书,将你视为败坏士林的恶徒驱逐出城,从此后,江南士子绝不与你为伍!”薛郊傲然道。

    你们还不与我为伍?我若不是暂时还考虑长远,你们这些小屁孩给老子提鞋都不够资格!孔晟忍不住笑了。他突然扭头望向周昶和刘念:“孔某才学远不及周兄和刘郡守家二公子,既然是以文会友,作为茶会主人,两位要先破题,然后孔某才好效仿其后。”

    周昶早有准备,见孔晟将皮球推了过来,倒也不畏惧,径自起身朗声道:“周某不才,有诗一首抛砖引玉。”

    “茱萸调水沙泉活,瓦鼎烧松翠玉香。却喜侍儿知试茗,扫将朝霞伴琼浆。”周昶一口气吟完,略有些自得之色,而旋即,众人皆拍案叫绝称赞不已。

    此诗是周昶专门为这场茶文会应景而做,有备而来,试图压孔晟一头。

    薛郊再次拂袖而起:“周兄不愧是吾辈江南士子翘楚者。此诗切景切题,着实妙不可言。孔晟,如今你还要推辞吗?”

    孔晟笑了笑,正要反唇相讥,却见刘府家奴刘通指挥着专司烹茶的侍女甜儿等人端着一个铜质的茶盘绕过场中走上来侍茶,不禁心头一动、暗生疑窦。

    他的眼光极其敏锐,细节观察入微,这与他存心防备、也与他谨慎的性格息息相关:他发现托盘之上,藏青色的葵花纹茶盏虽均为一致,但盏托却有不同,其中一盏用的是与众不同的黑色盏托。

    这种细微之处,若非是孔晟,也绝洞察不出。

    孔晟神色平静,静观其变。

    果然,侍女甜儿绕场一圈,那盏黑色托底的茶盏悄无声息地摆放在他面前的案几上。

    孔晟扫了茶汤一眼,汤色碧绿清澈,并不混浊。但显而易见,这盏与众不同的茶其中必然有鬼。

    要给自己下毒或者下药?如此低劣的把戏?!孔晟嘴角掠过一丝嘲讽。他还以为周昶和刘念这两人密谋多时能有什么高招来,原来就是这个?

    侍茶完毕,周昶和刘念举盏邀饮:“诸位,请饮此盏!”

    孔晟端起茶盏来貌似一饮而尽,其实却是借着袍袖挥舞将整盏茶汤都倾倒在了一侧的木质盂中。他的动作极快又极巧妙,没有人发觉。只是坐在他背后的柳心如眉梢一挑,看清了孔晟不着痕迹的小动作,眸光中闪过一丝奇光,却旋即俏脸就变得煞白起来。

    周昶眼眸中飞速地掠过一丝喜色,旋即与刘念对视一眼,他倒还镇定按捺得住,刘念却是眉开眼笑了。

    薛郊扬手一指,犹自不依不饶:“孔晟,可有诗作吟出?”

    文会之上,连番催促,若是孔晟再不出场,自然在气势上就输了。若是被这群无聊的士子揪住不放、大做文章,对孔晟来说终归是要影响人生整体的规划。

    孔晟淡淡一笑霍然起身,柳心如如水般幽深的目光投在孔晟的背影之上,心头不安,但还是充满了几丝期待。若是孔晟能在她的阁楼之上吟出传世佳作,那么,她适逢其会与有荣焉。至于刘念和周昶这两位大少想要在她这里搞鬼,她就算发现了,也无能为力。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