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的茶文化博大精深,自成体系。只是对于孔晟来说,无论这个时代的茶艺多么高雅,他都是万万不敢领教。

    他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唐人非要将好端端的茶叶捣成粉末制成茶饼,然后再煮沸饮用,导致茶叶本身的形与色荡然无存。这倒也罢了,茶中还要添加各种调料和香料,味道浓郁没有一点茶的清香,让人难以下咽。

    唐时的文人雅士办茶会、写茶诗、著茶文、品茶论道、以茶会友,乃是家常便饭。官宦纨绔刘念和江南士子名人周昶联名办茶文会,在于今的江宁郡城里更是一桩盛事。两人遍邀本城青年士子,放出风去要当众与孔晟再较诗文一定高下。

    中午时分,烟云八苑玫瑰坊之外就慢慢聚集起凑热闹的市井百姓,还有不少赶来捧场的街头小贩,林林总总,围拢在柳心如的阁楼下、秦淮河畔,或吆喝叫卖,或议论纷纷,人声鼎沸,热闹之极。

    周昶和刘念早就抵达开始准备茶文会。之所以选择在玫瑰坊,除了文人雅士茶会需要歌姬舞唱乐律助兴的民风惯例的因素之外,当然还有深层次的考量。总之,两人经过密谋,就把本次茶文会的场所设在柳心如的阁楼,同时花重金点名要柳心如歌舞陪会。

    孟超、马安这些官宦子自然要早早来给老大刘念捧场,而周昶也提前带着三五知己好友登楼相会。

    柳心如依旧梳着淡妆、身着粉红色的低胸襦裙,清秀可人的面孔上浮挂着职业性的笑容,她静静地趺坐在一侧的琴案背后,凝望着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的刘念和周昶两人,眸光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彩。

    周昶在本城颇有名气,一向自命清高、洁身自好,如今却与纨绔刘念混在一起,貌似臭味相投,着实让柳心如诧异。她旁观了这么久,也弄明白了一个大概:刘念着急要报复孔晟,而周昶也迫切需要压过孔晟一头、挽回文名,因此两人就一拍即合,以茶文会为名设下陷阱,引孔晟上套。

    至于何种陷阱,就不是柳心如所能判断的了。

    说起孔晟来,柳心如至今还半信半疑。往昔,那小厮孔晟日日来玫瑰坊纠缠求欢,其言行之不堪令人难以形容,而柳心如对他的厌恶就更不消说了;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突然就摇身一变攀上枝头成凤凰,才情惊天动地,没有身临其境的柳心如很难相信这是事实。

    可这两日,烟云八苑里已经开始传唱起孔晟所作的诗歌,尤其是“长恨歌”的哀怨缠绵百转千回不知道让多少秦淮歌姬泪流满面吟断肠。柳心如也是心有戚戚焉,一时心血来潮,还为这首歌谱上了曲律,只是还未来得及调试琴章进行配合。

    柳心如的侍女甜儿乖巧地跪坐在她的身后,清澈灵动的眸子却是滴溜溜地转,十几岁的年纪还是一个孩子,又是跳脱活泼天真烂漫的性格,如何能安静得下来?

    “小姐,这场茶文会是周昶周公子和刘念少爷要跟孔晟那吃软饭的比试文采吗?”甜儿压低声音伏在柳心如耳边道,“我打赌那吃软饭的根本就不敢来,他就是一个夯货,怎么能做得了诗歌呢?奴万万是不信的!”

    “甜儿,休要多言!”柳心如皱眉低低斥责了一声:“我们拿人钱财卖艺为生,莫要多管闲事,白白惹来祸端!”

    甜儿有些不以为然,却还是老老实实撅着嘴不再吭声。

    柳心如本心里是不愿多管闲事惹上是非,恨不能早早结束文会,送走这群道貌岸然的斯文禽兽还自己一个清清静静。却不料,周昶和刘念两人早就将她设在了这场低劣的阴谋当中,一个搞不好,她要变成两人不择手段达成目的牺牲品了。

    刘念有些贪婪地向柳心如这边瞅了一眼,脸上突然生出些许的迟疑。他嘿嘿笑着,扯了扯周昶的衣袖,凑过去,满嘴的酒气:“我说周兄,这娇滴滴的小娘子花容月貌,让人心痒难耐,不如让我先乐上一乐……至于孔晟那厮,总之只要他敢来,刘某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就是了!”

    都这个节骨眼上了,这混账东西竟然还想着美色——周昶心里暗骂刘念**无耻,眼眸中的厌恶一闪而逝,口中却正色低低道:“刘兄,切不可因小失大,误了我们的大事啊!以刘兄的家世出身和风流倜傥,身边还会缺了女人?至于这歌姬,包在周某身上,今后一定让刘兄遂了心意!”

    周昶的这句“刘兄如此风流倜傥”的恭维,让刘念顿时有点飘飘然不知所以然了。若是这话从别人口中道出,刘念也未必放在心上,但周昶可是江南名士,就显得非同一般了。

    咳咳!

    刘念定了定神,清了清嗓子,坐直了身子,缓缓点头道:“周兄此言甚是,刘某受教了!”

    刘念这幅借着杆子往上爬自命风流不凡的丑态,看得周昶又是一阵恶心,几乎要当场呕吐出来。他强忍住不适,扭过头去望向了别处。

    如果不是对孔晟恨之入骨,如果不是要借助刘念背后的权势力量来达到目标,周昶绝对不可能跟刘念称兄道弟厮混纠缠在一起。

    周昶眼眸中掠过一丝丝的阴狠。这番,他是铁了心要一雪前耻,如果不把孔晟踩下去,他来之不易的才子声名、他与杨家联姻的前途命运都将毁于一旦。而为此,他心中生出的怨念让人难以想象,而设计出的一环扣一环的陷阱更是狠毒无比。

    邀请的青年士子先后来到,周昶和刘念并肩站在阁楼门口迎客,互道问候客套寒暄。只是正主孔晟却迟迟没有来到,就在周昶烦躁不安、刘念心生恼火的时刻,孔晟的身影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孔晟身着青色圆领窄袖袍衫,头扎幞头,腰间塞着一管熠熠闪光的铜萧,缓缓而来犹如行云流水一般,气度雍容。

    周昶心中升起一抹狂喜。他就怕孔晟不来,只要孔晟敢来,就落入他设计的陷阱之中。此番,任孔晟有万般才情也要身败名裂乃至身陷囹圄,再也没有跟他翻盘的机会。

    刘念则冷笑连声,向孔晟投过轻蔑的一瞥。

    周昶却满脸堆笑拱手作揖道:“孔兄,请进!”

    孔晟淡然一笑,拱了拱手算是还礼,然后飘然而入,扫了一眼,见周昶左侧空着一席,就径自归坐,将腰间的铜萧轻轻竖放在案几上。周昶扫了一眼,知道是当日那道人赠予孔晟的箫剑。

    既来之则安之,他倒是要看看刘念和周昶设下这种鸿门宴究竟能玩出什么把戏勾当来。不管这两人是如何险恶居心,只要临危不变、处变不惊,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又何惧之有?

    如果连周昶这种年轻的伪君子、刘念这种无赖纨绔都斗不过——也莫要在这乱世骤起、风云跌宕、波澜壮阔、杀机遍地的大唐王朝混下去了,干脆一头撞死再回穿千年后的现代社会算了。

    从她这个角度望过去,柳心如面对着正是孔晟挺拔修长的后背。她心底渐渐滋生起一种讶异的感觉,她总觉今日所见之孔晟与往昔大不同,神清气爽镇定从容气度万千,变得让她极为陌生。

    这还是名声狼藉的孔家小厮孔晟吗?!

    这一瞬间,柳心如陡然信了很多东西。信了坊间这两日关于孔晟的传言,所谓“吃软饭的无赖”其实不过是孔家小郎放浪形骸的伪装,他戴着假面具游戏人生必有不为人知的深意。她也信了那几首才华横溢的诗歌,绝对出自于孔晟之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