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间。孔晟的名头传遍整个江宁郡,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惊掉了一地眼球。

    浪荡子“吃软饭的”摇身一变成才华绝世者——“泊秦淮”的忧国忧民,“长恨歌”的气势磅礴,“满江红”的豪情壮志,犹如滔滔不绝的长江浪潮,声势浩荡席卷过全城,不知道让多少人目瞪口呆。

    关于才子孔晟横空出世的各个版本各种消息不胫而走,在江宁乃至江南一带士子百姓热切议论的时节,孔晟正在抓紧一切时间跟白云子学习内功和剑术,名师送上门来,这是他在这个时代安身立命的基础和良好开端,他焉能错过机会?

    所谓内功的法诀记起来并不太难,剑术的招数也不太复杂,只要用心都可熟记在心,日后大可从容习练,在孔晟看来就是一个熟能生巧、考验毅力的过程;毕竟,他之前多少也有点搏击武艺的底子。

    让孔晟感觉无比郁闷的是,这骑马竟然比什么都难?!

    从午后时节,到黄昏时分,孔晟随阿泰在城外荒野上学着骑马已经两个时辰了,尽管阿泰不厌其烦再三传授御马法诀和经验,手把手地教,可听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被那匹彪悍的白马从马背上撂翻几次摔得鼻青脸肿之后,孔晟终于无奈地接受了现实: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敢情这骑马也不可能是一日之功,反正要领都记下了,日后慢慢折腾吧。

    这马术可是必须要学的。这个年月可没有火车汽车飞机这些现代化的交通工具,若是骑不了马,就缺乏基本的生存技能,日后有的是苦头吃。不要说孔晟有博大的雄心壮志要在这个时代开创属于自己的新天地,就算是为了以后的代步,也少不了一身娴熟的骑术。

    孔晟揉着酸痛麻木的腰,狠狠地瞪了白马一眼,小声嘀咕道:你这畜生要是再不配合,小心老子宰了吃肉!

    这匹被阿泰取名为追风的突厥白马,被孔晟凶狠的目光给吓了一大跳,以为这新主人又要发飙,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响鼻,畏惧地往后直退。

    阿泰在一旁啼笑皆非:“师弟,这是世间罕有的骏马神驹,你要知道珍惜才是。这人和马需要长时间的相处,这马有灵性,只要你真心待它,时间久了,它自然会慢慢适应你的骑乘。你若是再用蛮力威吓……恐怕这匹宝马就废了,岂不可惜?”

    “刚烈的宝马若是变得胆小如鼠,那还是宝马吗?”

    “师兄所言有理,孔晟知错,的确是我太心急了。”孔晟嘿嘿一笑,阿泰这话他是明白的,人和马有一个磨合的过程,当他这种从未骑过马的菜鸟遇上骄傲刚烈的宝马,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需要更长的时间来磨合。

    孔晟暗暗叹了一口气,探手摸了摸白马的背,却感觉白马陡然间打了一个哆嗦,不由悻悻地苦笑起来:这匹马看来是怕了他的一身蛮力了。

    ……

    杨府。

    杨奇离开江南东道处置使的森严官衙,乘坐着他那辆全城独一无二近乎招牌性的华丽马车返回府邸,匆忙换下官袍,吩咐家奴把府上大管家杨宽给唤了来。

    夫人郑氏妩媚成熟的脸上浮起一丝狐疑,丈夫和女儿的话让她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什么,那孔家小厮竟然深藏不露身怀满腹才学今日一鸣惊人?这岂不是说,杨家这两年看走了眼?

    等待杨宽过来的时间里,郑氏回头扫了低眉垂眼站在夫妻身后的女儿杨雪若一眼,又转头望向了丈夫,轻轻道:“郎君,孔晟那小厮……当真有满腹才学?”

    杨奇缓缓点头,沉声道:“夫人,我们过去看走眼了。现在回想起来,这小厮过去隐藏伪装,必有内情。这一次当众展露才学,无非是向本官和杨家示威来着!哼,这小厮心机深沉,本官宦海沉浮数十载,过去数载,竟然被这小厮玩弄于股掌之中而不自觉,当真是可恨!”

    杨奇冷哼一声。

    郑氏张了张嘴,哦了一声,沉默了下去。

    她不是不相信丈夫的话,而是一时间难以接受浪荡子变大才子的惊人现实。过去两年中,她可是亲眼看着孔晟不学无术游荡市井,对他的轻蔑、不屑和厌恶并非一日养成,仓促间想要改变是不可能的!

    杨宽小心翼翼地走进大厅,向着杨奇和夫人郑氏拜了下去:“小人见过大人、夫人和小姐!”

    杨奇摆了摆手,淡淡道:“杨宽,你且起身。我来问你,让你办的事情如何了?”

    杨宽恭谨侍立在那里:“回大人的话,孔家小厮并未返回孔家祖宅,而是住进了城中的顺升客栈。那白云子仙长,也住在那里。小人得到消息,白云子仙长收孔晟为俗家徒弟……这个时候,孔晟正在城外向白云子的道童学习骑术!”

    “真的收徒了?!”杨奇吃了一惊,霍然起身:“你此言当真?”

    “小人不敢欺瞒大人。”杨宽心里汗颜,心说我哪敢骗您呐。

    杨奇长出了一口气,缓缓又坐了回去,目光闪烁起来。白云子是大唐奇人,孔晟拜这道人为师,怕是一桩福缘。看来,这老道真是为了孔晟来江宁,难道……这中间莫非有什么蹊跷?

    杨奇沉吟着。

    见他神色阴沉,不要说作为下人的杨宽了,纵然是夫人郑氏和杨雪若,都不敢吭声打断他的思路。

    片刻后,杨奇突然冷笑一声:“这小厮倒是好运气!但,在这江南一地、江宁郡城之中,就算是条龙也得给本官盘着,声名鹊起又能如何,若是违背了本官的心意,他这个才子也就是一场笑话!”

    杨奇在诗会上主动示好,试图与孔晟重修姻亲,本来以为是天大的恩赐,不成想孔晟却不识抬举,让他颜面丧失。作为江南的“土皇帝”,若是不找回这个面子和场子,杨奇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更重要的是,他怀有更深层次的野心。有野心就要有实力与之相配,他这两年正在暗暗圈养死士秘密招徕各类人才,以为将来所需。既然孔晟有绝世大才,那就必须要为杨家所用,否则——

    杨奇嘴角浮起一抹冷酷的笑容,这笑容看得杨宽毛骨悚然,心里直发毛。

    杨奇在江南一带颇有官声民望,与同僚下属之间关系融洽,温文尔雅从来不以强权压人,但实际上,作为杨府的心腹总管,杨宽心里明镜儿一般:自家这位主人表面上看起来斯文温和,实际上心狠手辣城府深沉。

    “杨宽,你亲自去找孔晟,就说本官将为他修缮孔家祖宅,送还于他,若是他不反对,两个月后本官寿辰过完,就是他和雪若的婚期!告诉他,他与雪若成婚后,本官将上书朝廷,举荐他为丹阳县令!”杨奇缓缓挥了挥手。

    杨宽一惊。

    丹阳县令宋清即将升迁去别道任职,对于空出来的下属县的行政长官,作为钦命总揽江南东道军政事务的处置使,杨奇还是拥有相当程度的决定权的,自顾不暇正在忙于平叛的大唐朝廷也顾不上这茬。

    “郎君,这是不是太急了些?”郑氏浑身一震,急急道。

    站在郑氏身后的杨雪若更是吃惊,张大了嘴半天没合拢。父亲大人一张口就决定了自己的终生大事,婚配对象还是过去那个自己心目中的浪荡孔晟,这两日之间的世事变幻这般大,让女孩一时间乱了心神。

    杨雪若想起过去孔晟的浪荡不堪,又念及孔晟昨日的旷世才情,两种身影相互交织着,猥琐浅薄的孔晟与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孔晟渐渐重叠在一起,她百感交集,不禁想的痴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