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美的道童阿泰与江宁郡城里出了名“吃软饭的”孔晟并肩走在一起,还牵着一匹通体雪白神俊无比的高头大马,穿过城中大街,走向顺升客栈,一路上引起了不少路人的窃窃私语和侧身瞩目。

    望江楼诗会上孔晟惊人的表现暂时还没有传到城中来,在城里人眼里,他仍然是杨家那个恬不知耻的吃软饭的小厮,名门败落后的最后一名不肖子。

    阿泰扯了扯孔晟的胳膊,笑嘻嘻地道:“孔兄,你在江宁的名声着实……阿泰实在想不明白,既然你满腹才学,却为何整日以浪荡子的面目示人?”

    孔晟叹息一声:“阿泰兄弟,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家父家母先后辞世,孔氏家道中落,孔某沦落至靠杨府接济度日,若是不刻意韬光隐晦,我的处境会更艰难!今日,若不是被杨家逼到退无可退,我也不会出这种风头。”

    “当然,孔某过去所作所为,放浪形骸不拘小节,的确为人所不齿!于今回想起来,实在汗颜无地,真是愧对孔氏列祖列宗啊!”

    阿泰点点头,对孔晟的解释深信不疑。父母双亡,家门不幸,从名门公子到寄人篱下,如此人生境遇的反差,放浪的伪装其实何尝不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同时,孔晟跟自己的年纪差不多大,终归还是一个少年郎,一时走点弯路也是可以理解的。

    “所幸孔兄及时醒悟,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以孔兄的一身惊世才学,日后报效朝廷自有出头之日。”阿泰笑吟吟地又道:“只是孔兄何必拒绝与杨家结亲呢?那杨家小姐国色天香,又知书识礼,是万里挑一的美人良配。再则,有杨奇杨使君向朝廷荐举,孔兄自后的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哟。”

    阿泰的确是想不通。从孔晟目前的际遇来看,与杨府结亲是他最佳的人生选择,他有才而杨家有权势,若是能得到杨家的保护和举荐,他才能一飞冲天。否则,他纵有绝世才华,没有靠山,想要出头也是难上加难。

    孔晟微微一笑:“阿泰兄弟,你可知孔某今日来望江楼诗会当众退婚,是杨使君的主意?”

    阿泰颔首:“显而易见。不过,杨使君大概也没料到孔兄是一块深藏不露的浑金璞玉,明珠蒙尘,看走眼了。如今他见孔兄才学过人,这才生出悔意,主动提出要与孔兄重续婚约,这其实也是一桩美事。”

    “好马不吃回头草。孔某自打前日离开杨府,就没打算再回去。何况,门不当户不对,勉强结亲,无论是对孔某还是对杨家小姐,都未必是幸事。孔某落魄街头,就不再耽误人家的终生大事了。”孔晟挥了挥手,“往事已矣,且休提了。”

    “好一个好马不吃回头草!孔家小郎,好男儿不走回头路,如今乱世初现,以你一身神力和满腹才学,不能总窝在这江南之地空耗岁月虚度年华!”身后突然传来白云子清朗的声音,孔晟吃了一惊,回过头去。

    白云子依旧仙风道骨,华美的道袍上不沾一丝烟尘。

    十余里的路程,道人的脚程之快竟然跟纵马奔驰的阿泰和孔晟二人相差无几!

    孔晟深吸一口气,面向道人长揖下去:“见过仙长。”

    这道人绝对是当世奇人。孔晟顿时就明白过来,道人找上自己绝非无缘无故,而与这对道家师徒的邂逅,或许正是自己命运转折的重要契机。

    白云子轻笑一声,却也生受了孔晟一礼:“且进客栈叙话。”

    ……

    “敢问仙师道号?”客栈内,孔晟再次深施一礼。

    白云子颔首微笑:“贫道天台白云子,隐居在天台山玉霄峰,俗家本名司马承祯,字子徽。”

    孔晟陡然一震,心道竟然是本名司马承祯的道教上清派第十二代宗师,唐时著名的道教大师。此人文武双全,道法精深,与陈子昂、卢藏用、宋之问、王适、毕构、李白、孟浩然、王维、贺知章为“仙宗十友”。

    但,据史书记载,司马承祯出生于贞观二十一年,卒于开元二十三年,但如今已是天宝十五载……既然道人活生生站在眼前,就只能说明史载有所偏差了。而据此,他已经年逾百龄有余,可看起来却宛若五旬中人,足见保养有方修身养性的功夫比史书的记载更加深不可测。

    孔晟深吸一口气,震惊的神色缓缓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恭敬之色:“原来是上清司马宗师,仙宗十友之首,请恕孔晟不知之罪!”

    白云子朗声一笑:“没想到孔家小郎蜗居江南一隅,日日混迹市井,竟然也知晓贫道。”

    “仙师天下闻名,天子道兄,道教魁首,孔晟久仰大名了。”孔晟心头隐隐有些振奋和激动,司马承祯可是大唐奇人,又与当朝权贵颇有交游,能得到他的青睐,绝对是自己的大造化。

    白云子摆了摆手:“闲话不提了。孔家小郎,贫道受郭汾阳之邀赴河北路过江宁郡,见你才学过人,又天生一身罕见神力,允文允武,有意收你为俗家弟子,不知你意下如何?”

    孔晟呆了一呆,脑海中心念电闪。

    “受郭汾阳之邀赴河北?”郭汾阳就是中唐名将郭子仪,安史之乱爆发后,郭子仪率军勤王,先后收复河北河东,至德二载也就是明年,郭子仪与广平王李俶收复西京长安、东都洛阳,以功加司徒,封代国公。翌年,又进位中书令。

    当真是鸿运当头啊!若是能通过司马承祯与郭子仪搭上线,得到大唐朝廷的认可和一个青云起步的机会,那岂不是易如反掌?

    当然,无论是司马承祯还是郭子仪,都不是好糊弄的,要想让郭子仪亲自上书举荐,必须要有让之看重的真本事,不是靠卖弄嘴皮子功夫就能成的。

    白云子一直在观察孔晟的脸色变化,等待他的答复,哪里想到这片刻之间孔晟就转过了万千念头,连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郭子仪都给“盘算”上了?

    国难当头,白云子忧国忧民,有意为天下培养一棵匡扶社稷黎民的好苗子,并无半点私心。

    阿泰在一旁见孔晟犹自在发愣,迟迟不作答,便有些发急,心道能让观主看上这可是天大的福缘,你莫要错过机会!

    阿泰忍不住干咳两声,向孔晟暗暗使了一个眼色。

    孔晟这才恍然回神来,毫不犹豫,神色坚定地向白云子跪拜了下去。

    事实胜于雄辩,行动决定一切。孔晟用毅然拜师的大礼,来作为回答,白云子心下高兴,却神色严肃地任由孔晟跪拜在地,一字一顿不疾不徐道:“孔晟,今日你既拜入贫道门下,就要遵守贫道的门规教训,今后务必谨守本心,不得好盗邪淫,坏贫道清名……”

    “你可记住了?!”

    孔晟眸光中浮荡起无尽的光彩来,他朗声道:“谨遵师尊教诲,孔晟记住了!”

    白云子颔首微笑,“好。贫道相信你能言而有信,表里如一。根据你之情形,贫道打算传你一套以气御力的内家法门,贫道离开江宁郡后,你应日日习练,不可懈怠,假以时日必有奇效;再传你一套技击剑舞之法,以为防身之根本;还传你兵法战策一部,你可慢慢参研,不过能得多少精髓,就要看你之悟性造化了。”

    “贫道至多可在江宁停留三日,这三日中,贫道当亲自教习于你……至于阿泰,可教授你马骑之术。”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