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江楼外。

    众目睽睽之下,孔晟腰插箫剑,牵着一匹雄俊的白马欲走。

    此马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色,马身修长,四肢挺拔有力,双眸闪亮,但四蹄却是赤黄色。孔晟并不懂马,更不会骑马,只知道这是匹突厥公马,是本地乡绅互市购来献给杨奇,杨奇又“贡献”给女儿杨雪若,充作了诗会魁首的彩头。

    本来杨奇以为,诗会魁首还是自家女婿,彩头出了,宝马还是落在杨家,却不料,竟然是孔晟夺魁,还婉言谢绝了再次与杨雪若缔结婚约。

    突厥盛产战马,天下名马半数出自西域和突厥。以孔晟的眼光看,这匹马顶多就是漂亮一些,身板健硕一些,估计能跑点远路;但在识马者看来,这可是突厥马中的追风神驹,日行千里,夜行八百,渡水登山,如履平地,为马中之王。

    宝马自然性烈,几乎成了普世的规律。这几日之间,先后更换了几名主人,纵然是马儿也认生发起了脾气,无论孔晟怎么拖拽,它愣是四蹄扎地纹丝不动,而马首倾斜,似是轻蔑地瞥着眼前这位瘦弱的少年郎,间或咴咴一声嘶鸣,猛然一甩头,傲慢不可言。

    娘的!孔晟大怒,区区一匹畜生,也想蹬鼻子上脸了?他抽出腰间的箫剑,顺手就在马臀上敲了一记。

    孔晟本想对白马略施薄惩,却忘记了他天生蛮力,这一记的力度不小。

    白马吃痛顿时长嘶昂首,前蹄跃起,然后奋力向前猛冲了出去。孔晟一个措不及防,就被拖着沿狭窄的山道向一侧奔去,狼狈不堪。

    围观的士子和贩夫走卒一干人等,惊呼出声。前面就是一面断崖,距山道不足五十丈,此番白马受惊,定然是连人带马一起被坠入崖下,到时尸骨无存。

    这个时候,杨奇带着一干官员士子簇拥着白云子师徒,正走出望江楼,见到这一幕,也都呆在了当场。

    俊美的道童阿泰脸色一变,身形方动,就被白云子牢牢抓住手腕,动弹不得:“阿泰,稍安勿躁!”

    白马的力量非常凶猛,孔晟虽然并不知前面就是悬崖峭壁,但转瞬之间就回过神来,反应极快,他没有再抗拒与白马较力,而是顺势随着马奔跑几步,然后口中大喝一声,双脚撑地,双臂猛然绷紧,奋力往回一拽缰绳!

    白马冲刺的速度和力道竟然被生生刹住,马嘶长鸣——其实多半是惊惧慌乱的胡乱咆哮,它四蹄落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拖住,那股势头顿时就泄了气。

    一人一马,在断崖边上止住,较着劲儿,烟尘飞扬。

    孔晟长出了一口气,暗道一声侥幸,同时眸子里又犯起一丝兴奋的光泽。对于自身所具备的强大力量,他这一次才真正有了切身的体会,的确是天生蛮力常人难敌。或许在士子文人看来,有身蛮力顶多就是粗野的匹夫,但孔晟却深知,在这个乱世大唐,武力值就是立身保命之根本啊!

    孔晟扫了这匹白马一眼,恼火地跺了跺脚,心道连匹马都想欺负老子吗?他冷冷一笑,回身拖着缰绳、不管白马如何抗拒,硬是拖着它一路走回山道,搞得山石四溅尘土漫天。

    众人目瞪口呆,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此子当真是神力!且看他身子板如此瘦弱,却不想竟有当年卫怀王玄霸的勇猛!”刘郡守忍不住轻叹一声,而旁边的丹阳县令宋清偷偷瞅了瞅杨奇的脸色,也感慨道:“更难得是,他还有满腹才学,今日所作诗、歌皆为绝唱,很难让人相信,这就是坊间所不齿的孔家不肖子啊!”

    杨雪若躲在父亲身后,眼睁睁地望着孔晟几乎是半拽着那匹白马缓缓下山,神色更加复杂落寞。

    杨奇暗暗咬了咬牙,心里冷笑道:“竟敢让本官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简直不识抬举!孔家小厮,你以为摇身一变成绝世才子,就有本钱在杨家面前装腔作势了吗?为本官所用倒也罢了,若是……在这江南半壁,难道你还能逃得出本官的手掌心?!”

    杨奇眸中闪过一抹寒光,却是一闪而逝。

    他旋即挥挥手,朗声一笑,向白云子躬身长揖:“仙长,还请到府中歇息,容杨某置素酒款待以尽地主之谊!”

    白云子朗声一笑:“杨使君厚意盛情,贫道心领了。但贫道即刻要离开江宁赶赴关洛,就不叨扰使君了!使君,就此别过!”

    说完,白云子向杨奇打了一个稽首,然后就牵着道童阿泰的手,飘然而去。

    白云子与杨奇并无深交,只是当年他云游天下一个偶然的机会出手救治病重垂危的杨奇,算是结下了一番善缘。杨奇一则是感念救命之恩,一则是顾忌白云子的影响力,自然对道人曲意相交。

    从狮子山下到江宁郡城,有十数里之遥。孔晟牵着白马,有些郁闷地慢腾腾沿着官道往回走,尽管白马早已被他折腾的没了脾气,温顺得像只绵羊,但他不会骑马,而这马上也无鞍鞯,让他如何骑乘?

    过往商客行人见状,都投来好奇的一瞥,心道这少年郎是傻了不成,有马不骑!

    走不多远,就听到前路传来清朗的笑声:“孔家小郎君,莫非要牵着马一路走回城去不成?”

    孔晟抬头望去,见望江楼诗会上那仙风道骨的道人白云子牵着俊美的道童阿泰,正站在路边,笑吟吟地向他挥手。

    道人赠予箫剑,又在诗会上帮他美言出头,受了人家的恩惠,孔晟自然不会失礼。他牵着马紧走两步,向前作揖道:“仙长赠箫剑之高情厚谊,容孔某再次谢过!至于这匹马,也实在是无奈,孔某不通骑术,也只好牵着它回城了!”

    白云子轻轻一笑:“原来如此。阿泰,你且帮帮孔家小郎,吾等城中客栈相会吧!”

    道童阿泰似是早有准备,就点点头,上前来从孔晟手里接过缰绳,身子一个飞跃就窜上了马背。他骑乘在马上,向孔晟伸出一只手去。

    孔晟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探手抓住了阿泰的手。

    阿泰用力而孔晟借力跃起,倒是轻而易举地就上了马背,但坐在光溜溜的马背上,孔晟感觉无处着落,身子僵硬无比,坐姿更是别扭难看。

    “抱紧我!”阿泰轻喝一声,双腿一夹马腹,白马长嘶一声,就窜了出去。

    孔晟身子一震,猛然晃荡起来,他慌不迭地双手圈住阿泰的腰身,将脸紧贴在他的背上。

    阿泰兴奋地大笑一声,单手拍了拍马首,白马就顺势奔驰了起来,越跑越快,扬起一溜尘烟。孔晟坐在马上犹如腾云驾雾一般,倒是也渐渐不再慌乱,定下神来。

    十数里的官道,这匹白马竟然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而且马身之上并无汗津,四蹄依旧富有韵律节奏,显然并未尽全力。

    进了城,阿泰翻身下马,又扶着孔晟下来,赞不绝口:“孔家小郎,你真是好运气,这是一匹上等神驹,世间罕有!既然你不会骑乘,真是浪费了耶,不如送与我,我用一壶生肌止血的金疮药与你互换如何?”

    孔晟神色不变,却是微微一笑:“若是阿泰兄弟喜欢,就牵了去,不必互换了!”

    阿泰本是满心艳羡顺嘴说了一句,并不是真想要孔晟的马,他没想孔晟如此大方豪爽,竟然答应的这般爽利,他迟疑着问道:“此言当真?!你当真舍得?”

    “当然,没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孔晟耸耸肩:“宝马赠英雄,我看兄弟身手了得,少年英雄,正好配此白马!”

    虽然两人年纪相差不大,但阿泰终归只是一个真正的少年道童,而孔晟却是躯壳里容纳着一颗成熟圆滑的灵魂。三两句话下来,就“恭维”得小道童眉开眼笑,心里对孔晟的观感更好上一层,非但不再要他的白马,还主动提出来要教孔晟骑术。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