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子扶须轻笑:“杨使君,以贫道看,孔家小郎诗作均为传世绝唱,其满腹才学已毋庸待言。这场诗会到此为止吧,魁首已定,能有这两首绝唱传世,杨使君此番功莫大焉!”

    杨奇嘴角抽了抽,他终于下定决心,要定孔晟为诗会魁首,从而兑现自己的彩头诺言。丢脸就丢脸吧,反正这小厮还是杨家的女婿,将来要为杨家所用,他越是才学惊世,杨家就越加赚了。

    不管内情如何,先圆了场再说,日后再慢慢探查这小厮的根底。

    想通了这一节,杨奇也就平静下来。

    他是一个暗藏野心的人,既然孔晟深藏不露如今又一鸣惊人,也算配得上自家女儿,为了将来的宏图大业,孔晟这种一等一的人才自然不能错过。

    他刚要开口宣布,下面的周昶急了。

    他虽然也为孔晟的长恨歌所倾倒,但事关美人前途,他又如何能放得下?眼看到手的彩头要不翼而飞,他立即起身来施礼道:“杨大人,诗会既定比试三场,如今不过一场结束,就要草草结束,吾辈士子焉能心服口服?”

    杨奇苦笑:“周家贤侄,你莫非还有诗作吟出?”

    “然也。杨大人,某自幼熟读诗书,学得满腹经纶,以图将来报国济世。此番诗会,还有佳作未出,若不让晚辈试试,岂不遗憾之至!遑论,此人声名不堪,混迹坊间,狎妓斗殴,纵然有些才学也配不上杨府千金!”

    周昶说着扬手指向孔晟,冷冷嘲讽道:“晚辈听闻他日日去那玫瑰坊的头牌歌姬柳心如门下求欢,其丑态、其恶行、其卑劣,世人皆知,若是让此子娶了杨小姐,岂不羞煞江南士子?!”

    周昶声色俱厉,眼眸中的轻蔑不屑溢于言表。

    孔晟眉头一簇,心头火起。他根本不想跟这周昶争夺什么美人魁首,他的目的在于利用诗会扬名,为自己创造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如果周昶单纯以才学进行比拼,接下来孔晟本已做好退场的准备,意欲将魁首拱手让给此人,也算是成人之美。

    但周昶如此口出恶言极尽羞辱,直接触及了孔晟的底线。

    孔晟冷冷一笑,“孔某声名如何,与你无关。某坊间作乐,游戏市井,也是某家的自由,更与你无关。在某看来,你纵然是一辈子苦读诗书,也终归不过是一个酒囊饭袋,何足道哉?!”

    孔晟此话尽显狂妄。可他轻描淡写避重就轻的一番话,却让很多人心生同感,隐藏才华纵情声色犬马以假面具示人,倒也是一个奇人。奇人奇行,焉能以常理度之?

    周昶羞恼之极:“你这厮无礼!市井无赖,可敢于周某再比上一场?”

    “来者不拒,既然你非要自取其辱,某就随了你的愿!”孔晟的回答斩钉截铁。

    他此番来参加诗会怀有“逆天改命”的战略意图,自然不能半途而废,被这花痴的周昶搅了局。

    “各位,周某虽为士子,却也常思报国之志,今日吟诗一首以明志!”

    周昶咬紧牙关,吟道:“烽火照长安,胸怀鸣不平。来日辞秦淮,单骑赴龙城。大风遮不住,烟尘加鼓声。宁为百夫长,不作一书生。”

    周昶此诗一出,就有人拍案叫好。

    即抒发忧国忧民的情怀,又表达远赴国难的壮志,也算是佳作了。

    周昶得意地望向了孔晟。这首诗他在场下酝酿已久,选择在这个时候吟出来,就是为了跟孔晟争一争魁首的名头。

    “临摹杨颍川的从军行而已,东施效颦罢了。”孔晟大步上前,走进场中,心里暗暗道了一声“诸位贤者得罪了”,迫不得已才借文卖弄。

    “关于时局,关于报国,关于黎民苦难,孔某以一诗一歌明志,献丑了!”

    孔晟断然挥手,朗声而言:“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此诗是杜子美创作于至德二年,距今还有两三年的时间,孔晟此刻借用,心中颇为愧疚。好在一首诗的失却,并不影响子美先生诗圣的贤名。

    孔晟就此暗下决心,日后这种老掉牙、太俗套的诗会场合,他能不参加就参加。即便参加,也尽量避免再抄诗,外人不知,内心不安呐。

    孔晟吟出第一首诗,环视众人。

    两首诗的优劣其实不难评判,诗圣所出若是不及周昶的效颦之作,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无论是格局、心胸,还是文采,两者都不在一个层次上。

    杨奇无奈地摊了摊手,心里更加断定,孔晟是有真才学,出口成章,皆为绝唱,这不是一般士子能做到的。

    他心道这孔家人果然他娘的不可轻视,只是不知这小厮何以故作不堪形态,这其中必有深意。至于他今日煞费苦心展露才学,倒也不难理解,无非是想继续跟自家女儿成婚了。

    杨奇暗暗扫了女儿杨雪若一眼,嘴角浮起一丝微笑。

    孔晟定了定神,又慨然吟唱: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放眼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长安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安贼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孔晟一气呵成,其间匆忙篡改了几处细节以吻合时局背景,肯定会让这首满江红出现瑕疵,但整首词的壮怀、气势、志向抱负,却不会因此减弱多少。

    如果说前面三首诗是展露才学,以图一鸣惊人,那么,最后这首《满江红》,孔晟的用意就是表达志向,为扬名江南乃至大唐最后加一把火。

    “好!好!好一个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白云子激动地拍案而起,眸中神光慑人:“如此胸怀抱负,如此远大志向,如此才学惊世,能文能武,孔家小郎焉能蜗居江南一地,贫道将箫剑为赠,他日相见,料定小郎已成就一番功业,这一日,贫道拭目以待!”

    道童阿泰一脸敬服的捧着白云子的箫剑走过去,双手送于孔晟。孔晟知道这道人绝非常人,拱手长揖,道了一声谢,这才郑重其事地收下箫剑。

    但孔晟接过箫剑之后,却是笑容一敛,转身面向周昶,冷声道:“周昶,你可还要比试?”

    周昶羞愤交加,掩面转身奔出阁楼。

    杨奇却是突然眉开眼笑,开心之极。孔晟今日表现给他带来的“颜面扫地”,早就烟消云散了。白云子的一句话提醒了他,是啊,这小厮如此惊世才学,又蛮力过人好武斗狠,若是加以调教,文武双全,必是郭子仪之流的英雄人物!

    尤其是白云子明显流露出收徒的心思,杨奇这才醒悟过来,原来白云子赠箫剑本身就是为孔晟量身定制的,能文能武的寓意明显。而道人路过江宁停留下来,也肯定与孔晟有关。

    孔晟简直就是一颗浑金璞玉,若经白云子调教,将来的成就那还得了?

    想到此处,杨奇心中越加兴奋,自以为捡了宝贝。

    但接下来,当他宣布孔晟为诗会魁首,并笑吟吟地准备亲自写下婚书,让杨雪若与孔晟再定婚期的时候,孔晟的反应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杨使君,仙长的箫剑、诗会的宝马一匹,晚辈受了。至于婚约之事,恕孔某愧不敢当。孔某家道中落,至今孤身一人,连居住之所都无,身无长物,穷困潦倒,何敢婚配杨府千金?况且,孔某声名狼藉,相貌粗鄙,着实配不上杨小姐。”

    “杨家于孔某的关照之恩,某家自当铭记在心,他日略有寸进,再图回报吧。就此告辞!”

    孔晟深施一礼,转身飘然而去。

    杨奇的脸色非常难看,却又无法发作。因为孔晟语气谦卑又口口声声配不上,还声称要“回报杨家的恩情”,这让他有苦难言、有愤亦无宣泄之道。

    杨雪若呆了呆,起身痴望着孔晟毫无留恋离去的背影,一时间失望、懊悔的情绪相继浮上心头,精巧的小嘴张了张,还是无奈的合上。

    她心里明镜儿一般,孔晟虽口中自谦自鄙,其实字字句句中都流露着对杨家的讥讽。杨家的权势,杨家的地位,杨家的财富,人家根本就是视若粪土一般!

    这个时候,杨雪若终于明白,前日孔晟主动提及退婚,绝非偶然。

    昔日杨家对他不屑一顾,而如今他反过来视杨家于无物。世事变幻一至于斯,令她嗟叹伤感难以自已。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