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奇很快就命杨宽派人将300贯钱送到了孔晟的住处,并假惺惺地告诉孔晟,他可以暂时先住在孔家祖宅,日后找到地方再搬出去也不迟。

    杨家其实不怕孔晟反悔,在江南以及江宁郡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没有人敢公开跟杨奇打马虎眼,若是孔晟敢明日不出现在望江楼诗会上并严格按照杨奇的安排主动“发表”他的退婚书,后果定然不堪设想。

    那就不是钱被杨家收回去的事儿了。

    孔晟拿到钱默默收下,还给杨宽派来的家人打了一个收到条,又将房契和个人签字画押的卖房文书交给来人带回去。

    紧接着,孔晟就出去下了馆子,大吃大喝一顿,完了也没回孔家祖宅,径自在城中找了一家名叫顺升的中等客栈,租下了一间环境清幽的房住下。

    孔晟刚住下,一个仙风道骨的道人就带着一名清秀俊美的道童也住进了客栈。从开房到入住进房,道童一直口中絮絮叨叨不知说着什么,脸色有些不好看,但道人却面带微笑给人的感觉是犹如春风拂面,待人接物异常和善。

    进了房,道人身形一闪,就上了塌盘腿坐下,开始闭目养神。

    道童犹自嘟囔着:“观主,在这种浪荡无赖身上耽误行程浪费时间,值得吗?”

    道人闭目不语。

    道童跺了跺脚又道:“观主,我都打听过了,这小厮刚刚被杨家给逐出门来,你说说看,这才一个晚上,就把祖宅给卖了,这种不肖子孙、无耻败类……”

    道人缓缓睁开眼神,眼眸中光彩叠生:“阿泰,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贫道相信,这小厮既不像你探听到的这般不堪,也不像你想象中的这么简单!你且安心歇息吧,明日望江楼诗会尘埃落定后,自有结果。”

    道童阿泰还要说几句什么,却听隔壁突兀地传来笛箫之声。笛箫声宛转悠扬抑扬顿挫如泣如诉,阿泰的心神旋即被苍茫古朴却又充斥着莫名情感的乐律给紧紧抓住,他认真出神地侧耳倾听着,心中对浪荡子孔晟的满腹鄙夷早就烟消云散了。

    哎!

    笛箫声随着一声叹息戛然而止,却隐隐又传来低沉带有磁性的吟唱:

    谁的梦向天阙

    冷月边关

    狼烟走牧笛来

    不见大漠荒原

    谁的爱让天下

    万方奏乐

    ……

    谁的梦为江山

    盘点冷暖

    日月歌天地鼓

    了断风雨恩怨

    谁的爱情未了

    古今流传

    ……

    歌声悠远,歌词更是新奇,与时下流行的歌乐大不相同。阿泰咦了一声:“观主,不知是谁有如此雅兴,先箫后歌,歌词颇为奇妙,意境深远呢!”

    道人轻轻笑了,眸光中的光彩更盛:“阿泰,如果贫道没有猜错,定然是住在隔壁的浪荡小厮孔晟。单凭这笛箫乐律和这曲意境高远的歌词,就可佐证他并不是寻常无赖。阿泰,你出去看看。”

    阿泰呆了呆,却还是依言推门而出,隔壁正是孔晟的房间,此刻,他的房门微敞开着,阿泰悄无声息地走过去,见只穿着小衫的孔晟手中持着一管金丝洞萧,正痴痴地趺坐在塌上。

    阿泰扫了一眼,正要离开,却又见孔晟将萧口又凑到了嘴边,深邃悠长极具有穿透力的箫声再次泛起,但这一次,却少了几丝凄婉,而多了十分的激烈杀伐之律,节奏慷慨激昂,犹如金戈铁马纵横疆场,又犹如孤胆侠客于千万人中取敌人首级若探囊取物,在夜空中久久回荡着,听得倚在走廊栏杆上的阿泰心神动摇暗暗凛然。

    阿泰深深凝望着孔晟,缓缓离去。

    阿泰默默地返回房间,道人已经从榻上起身,他昂首凝立在窗前,眸中神光隐现。

    “阿泰,如何?”

    “观主,隔壁吹箫的人正是孔晟……”阿泰眉头轻皱,不知该说什么好。孔晟的箫曲颇见功底,作为同样精通乐律的人,阿泰能听得出其间所蕴藏着的某种心境和才情,这应该不是一个无赖浪荡不学无术者所能为的。

    “刚才的箫声凄凉婉转跌宕起伏,似是在自怨自艾、又似是在传达某种志向和心境;而此刻,箫声中充斥着杀伐之气……阿泰啊,看来,明日望江楼诗会上,一定有几分看头,你且拭目以待吧!”

    道人挥了挥袍袖:“歇息吧。”

    隔壁的箫声也渐渐止息了。这管缠绕着金丝玉线的洞箫是孔晟路过一家乐器店时偶然发现,一时心动就花300文的高价买下带回客栈,闲来无事就把玩吹奏了两曲,宣泄着复杂的心境和对于未来的怅惘。

    却不想引来了道人师徒的关注,成为孔晟命运转折的一个重要契机。

    一夜无语。当黎明的曙光展现,客栈外的街道上传来贩夫走卒忙碌行走的声音,孔晟就从容起身洗漱,换上了他昨日购置的一套崭新的青色圆领袍衫,手持洞箫,神清气爽地出门而去。

    道人师徒站在阑干前凝望着孔晟飘逸行走的背影,嘴角浮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阿泰,随贫道去望江楼去走一遭吧。”

    此时的望江楼位于城外狮子山上,面临长江,高十余丈,共两层,下一层四方飞檐,上一层八角攒尖,朱柱碧瓦,宝顶鎏金。阁廊宽敞,每方四柱,屋面盖以绿色琉璃瓦,翘角飞檐,雕梁画柜,金项耀目。

    从隋末以来,望江楼就是江南一地文人墨客怀古吟唱的绝佳所在,而最近两年,更是因为杨奇之女杨雪若亲自主持的诗会而名闻遐迩。

    以杨奇在江南的权势地位,杨奇之女亲自召集组织的诗会自然得到了各方文人和社会名流的热烈响应;兼之杨雪若花容月貌才学无双,杨家又隐隐放出诗会争魁选婿的风声,吸引得年轻学子纷至沓来趋之若鹜。至于孔晟这个有名无实的杨家准女婿,谁都选择了忽略不计。

    即扬诗名,又得美人,何乐而不为?

    日出江面红似火,夏来江水绿亦蓝。清晨,狮子山下就陆陆续续有来参会的文人,有的甚至干脆昨夜就住在了山下,一早便登山在望江楼外焦急等候。而山下的官道上,华美的车轿络绎不绝,高大的骏马奔驰而过,还有不少售卖吃食文具笔墨的小贩也急匆匆赶来。

    与去载相比,今年来的人更多,但望江楼内能容纳至多百人。除了本地的官僚名流之外,大抵能亲自进入诗会现场的只有五六十名持有杨雪若亲笔签名请柬的年轻士子,来自于江南各州郡。

    但尽管如此,还是有越来越多的年轻学子聚集在望江楼外,试图一睹才女杨雪若的绝世风采。当然,其间不乏那些奢望攀龙附凤登高枝儿的野心家。

    辰时末。望江楼外的人群躁动起来,人声鼎沸欢腾。两顶软轿不疾不徐顺着山道攀上,直奔山半腰的楼阁。

    江南处置使杨奇和其女杨雪若联袂前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