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礼完毕,孔晟就神色平静地站在那里,默然不语。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索性就等眼前这母女俩主动开口。

    郑氏冷漠的嘴角一抽,眸光中闪过的鄙夷、不屑、轻蔑是那么的浓重,她根本就不曾也不想遮掩半分,她向红棉使了一个眼色。

    小丫头红棉就骄傲地从杨雪若身后走出来,站在孔晟面前,捏着兰花指一指:“孔晟,你一个堂堂七尺男儿不图功名、不学无术,日日花天酒地靠杨家养着,还拿杨家的钱出去狎妓,你还要不要面皮?奴家都替你臊得慌!”

    孔晟眉梢一挑,看来这母女俩自恃身份或者是厌恶“自己”到了一定的程度,连话都懒得直接说,反而让丫鬟代劳了。

    红棉的态度不能不说非常恶劣,堪称羞辱。若是过去的孔晟,为了赖在杨家不走,还只能就硬生生受着,别看他在外边好勇斗狠一点也不吃亏,但在杨家却抬不起头来——这是让杨府上下最看不起他的地方,而软蛋之雅号也正是由此而来。

    但此刻的孔晟如何能跟眼前这个十几岁不懂事仗势欺人的小姑娘一般见识,他轻轻一笑,抱了抱拳:“红棉姑娘说的是,某赖在杨家不走也不是个长法,请容我收拾下东西,这就离开杨府。”

    孔晟的答复,不仅让红棉吃了一惊,就连郑氏母女都很意外。

    嗯?郑氏忍不住正起眼睛来认真打量了孔晟几眼,她隐隐觉得今日之孔晟与往昔所见大不相同,人还是那个令人讨厌的无赖少年郎,但气度却似乎变了,变得让她感觉陌生。

    今日唤孔晟过来,自然是郑氏母女到了忍受的极限,想要背着杨奇当面将孔晟驱逐出府了。郑氏早就有此打算,还没有付诸行动,听说这厮又在玫瑰坊那种肮脏的烂地方与人斗殴,她就当机立断决定一了百了。

    当然,这也是在杨奇的默许之下。

    红棉本做好了继续斥责孔晟的思想准备,可孔晟“乖巧”地主动提出来要离开杨家,她就不知该如何应对了,她回头怯怯地望着主母和小姐,等候指示。

    郑氏轻咳了一声,摆了摆手,红棉会意,立即退到一旁。

    郑氏扫了孔晟一眼,慢条斯理地道:“孔家小郎,自打你进了杨府,杨府可曾有半点亏待你的地方?”

    孔晟笑了笑,淡然道:“回夫人的话,杨家没有亏待孔晟的地方,对于杨家的照顾,孔晟自当铭记在心刻不敢忘。”

    郑氏心里讶然,心道这厮竟然对答有章有法有条不紊,浑然没了泼皮无赖的气象——奇怪呀?!但她在面上却依旧端着贵夫人的架子傲慢道:“既然杨家不曾亏待你,那你又为何在外胡作非为斗殴狎妓,不仅浪费杨府的钱粮,还败坏杨家的声名?嗯?你说说到底是为何?!”

    郑氏的后半句陡然间声音提高了几度,变得疾言厉色。

    孔晟默然,只略拱了拱手。一方面是他无话可说,另一方面他也知道郑氏的训斥无非是为后面的“撵人”做铺垫,对此,他任何的辩解都无济于事,不如静待下文。

    果然,郑氏旋即冷冷道:“杨家不在乎养一个废物和闲人,但杨家绝不会让你继续在外败坏杨家的声誉!因此——”

    郑氏的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目光闪烁,斟酌了一下。

    郑氏知道夫君杨奇极爱面子,不愿意让外人在背后议论杨家的是非,这种驱逐世交孔家后辈的行为不但要做的隐晦,还要挡住悠悠众口。

    孔晟知道终于到了正题,他其实也等待已久了,就索性主动施礼道:“请夫人放心,孔晟这就离开杨家,从今往后,不会踏进杨家半步,更不会打着杨家的旗号招摇过市。若是孔晟言行不一,任由杨家和夫人处置。”

    孔晟说完,转身就走,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郑氏和杨雪若匆忙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愕然——这小子的表现有些不太对劲啊!

    眼看孔晟就要跨出厅堂的门槛,郑氏沉着脸又大声道:“孔晟,你就这样走了?回来说话!”

    孔晟有些无奈,也有些恼火,这都同意要走了并且承诺以后与杨家一刀两断,你们还想怎么着啊?他缓缓转过身来,声音就变得有些淡漠:“不知夫人还有何见教?”

    郑氏没有说话,只是用傲慢的目光紧盯在他的身上。而杨雪若则慢慢起身,袅袅婷婷,仪态万千,走到了屏风之后。

    孔晟瞬间明白过来,他忍不住轻笑一声:“也罢,我这就回去写下解除婚约的文书作为凭据,交给红棉姑娘,让杨小姐恢复自由之身。”

    郑氏妩媚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她微微点头,却矜持着道:“既然你识时务,那老身就代表杨家向你道一声谢。但解除婚约这事,倒是先不着急,也不能就这么草草了事,你懂老身的意思吗?”

    孔晟神色不变,声音更加清淡:“孔晟不懂夫人的话,还请夫人明示。”

    郑氏勉强笑了笑:“杨孔两家本为世交,情谊深厚,这才结为姻亲。你孔家败落后,杨家将你收养进府,供你吃穿用度,延聘师傅教授你搏击武艺,做到了仁至义尽。但尔非但不图报恩,反而在外胡作非为败坏杨家声誉,更给杨家树敌、惹下各种祸端……所以,今日之果源于昨日之因,你莫要忌恨在心!”

    孔晟嘴角一抽。郑氏的话冠冕堂皇,听起来义正词严,又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将孔晟的毛病和不堪放大到一个最大的程度。

    孔晟心道不就是退婚嘛,退就退了,何必搞得这么复杂、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郑氏旋即话锋一转:“你能主动提出解除婚约,也算是良心发现。但杨孔两家的婚约,这江南一地妇孺皆知,如果不当众道明缘由,宣而告之,免不了还是有人在背后说三道四,说我们杨家嫌贫悔婚如何如何,有损大人的清誉。”

    郑氏说了这好半天,绕来绕去,孔晟终于明白过来,原来杨家是想让自己当众主动提出退婚,然后自曝己丑,以全杨奇的官声,衬托杨家的高风亮节。

    我靠,如此虚伪,如此惺惺作态,如此得寸进尺!

    孔晟心里渐渐滋生一丝怒火:你们杨家要名声,可老子还要活路呢——这厮的名声本就不堪,再配合你们杨家搞这么一出戏,必然被人落井下石,今后还怎么在这江宁郡活下去?

    刘念那些官宦子弟,绝对会在杨家的变相“暗示”下趁人之危啊。

    杀人不过头点地,杨家不过付出了些许轻微的恩惠,还怀着叵测的目的;却要孔晟拿一条命来填杨奇的官声,也忒狠毒无耻欺人太甚了。

    这是他此刻真实的想法。他的灵魂中毕竟潜藏着一些孤傲的东西,如今也流淌在这具**中。他以为他能平和面对“孔老弟”不堪的过去、面对来自外界的羞辱,因为他觉得这与他无关,可真正到了关键时刻,他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郑氏的暗示和要求,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