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宁郡城的规模其实并不大,至少比后世宋明时的金陵要小的多。城的布局也简单,本郡(州)及江南东道的官衙署区在中央位置,西面是市井商坊,北面是百姓居住区,东面则是本城官僚贵族所在的“富人区”,泾渭分明一目了然。

    城东尽头有一条宽敞幽静的通巷,本地最高军事行政长官——江南东道处置使兼兵马宣抚使杨奇的府邸就在此处。

    杨奇本为江南东道观察使,并无实权,但安史之乱爆发后,皇帝仓皇逃离帝都,朝廷名存实亡,对天下各道的制约力降低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杨奇趁势而起,上书朝廷,慷慨直言,愿率江南数十万军民誓与反贼抗争到底,捍卫大唐社稷江山、赴汤蹈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云云。

    其实这也就是一句假大空的宣言,反正明眼人都知道安禄山的反军暂时到不了江南,所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顶多是保住自己的地盘而已。

    但这年头,朝廷能得到的地方官忠诚绝对属于凤毛麟角了,李隆基在逃亡路上接到了杨奇的尽忠表,据说感动地涕泪交加,亲自下诏册封杨奇为江南东道处置使兼兵马宣抚使,全权节制江南东西两道军政事务,力保江南不沦丧于安贼之手。

    杨奇名正言顺的“守土有责”——因此就成为江南一带事实上的土皇帝,集政权军权于一身,声威显赫。

    至于孔晟如何成了杨奇家的“吃软饭的”,缘由也不复杂。无非是孔母丧后,杨奇多少念点旧情,将孔晟收养在府中。

    实事求是地讲,杨奇初始还是想促成女儿杨雪若与孔晟的婚事的。

    虽然孔晟没有遗传下孔家名门的才学底蕴,有些不学无术,已经不可能成长为当世大儒。但看到孔晟天生蛮力又好勇斗狠,杨奇心里就暗暗生出更深层次的念头。

    将来的时局复杂难言,无论是大唐剿灭反贼,还是反贼夺下江山,几十年内都将是一个烽烟四起的乱世。乱世出枭雄,军权里出政权,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有宏图大略者当逐鹿中原——对于割据一方的地方实权派来说,这未尝不是一种逆天改命的机会,随着权力的扩张,杨奇的野心也在暗暗膨胀。

    他在观望,也在蓄势。而他日若是牧马中原、鞭指天下,或者割据江南自立为王,手下自然需要猛将如云为他卖命。因此,他是怀着培养孔晟以备将来的打算。当然,这种野心断然是不敢说出口的,只能深藏于心。

    杨奇煞费苦心延聘塞外游侠教授孔晟剑术武艺,本期望他能学有所成,至少可以为杨家当一个冲锋陷阵的马前卒。如果是那样,将女儿给了他也还有些价值;但结果却令杨奇无比的失望,孔晟固然好武,却没有长性和毅力,学武也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整天只知走街串巷喝酒斗殴,给杨家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杨奇渐渐失去了耐心,认定孔晟不可成器,将他扫地驱逐出门的念头日渐强过一日。

    杨府的府门大开,两旁站立着10个人高马大的持刀家奴,肃然而立。虽号称家奴,却穿着江南军的制式铠甲,只不戴头盔,说不尽的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按说这仪仗规模已经是僭越了,毕竟杨奇的品阶层次还差一些,更不是王侯。

    可在这江宁郡城中,谁敢对杨奇指手画脚?大多数人包括本地的官员在内,大多装作什么都看不见。

    见孔晟走来,守卫也没搭理他,只用极其不屑的目光扫了他一眼,任由他走进府去。在杨府,上到杨奇夫妻,下到奴仆家丁,没有一个人将孔晟放在眼里。

    孔晟的心情早已平静下来,在来的路上就打定了离开杨府自谋生路的主意,自然对这些家奴的鄙夷神色视而不见了。这一路上,城中其实也没几个人给他好脸,但这算什么呢?哪怕以前的孔晟是一头愚蠢的猪、一只满身脓疮的癞蛤蟆,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孔晟径自奔向杨府第一重外院的一间偏房,那是他在杨府的住处。从杨奇安置他的地方来看,孔晟心里暗暗冷笑一声,这哪是招赘女婿的姿态,分明就是圈养家奴死士的征兆。

    但孔晟现在也不会再计较这些,他正准备推开门去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从容离开,就此斩断与杨家的任何关系。

    一个桃眼杏腮有着一双明亮大眼睛的丫鬟,俏生生地站在院门口的影壁墙处,冷不丁大喝一声:“孔晟!软蛋!”

    接连被人唤作“软蛋”,孔晟有些无奈,抬头扫了小丫鬟一眼。心道看来这“吃软饭的”还真是杨府中的人人厌恶排斥的寄生虫,待遇差到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连府中的下人都对他呼来喝去,你还好意思自称杨府的姑爷?

    孔晟定了定神,知道这丫鬟叫红棉,本家姓穆,5岁入府,是杨府千金杨雪若的贴身使唤丫头。如果家奴婢女也分三六九等的话,红棉就算是奴仆中的“高级职员”和“核心人士”了。

    “红棉姑娘,唤某何事?”孔晟粗粗向红棉拱了拱手,在他看来这已经是比较礼貌和文明了。

    红棉没好气地挥挥手道:“我家夫人和小姐唤你去内堂议事,随我来!”

    红棉转身就走,她连个“请”字都懒得出口,足见孔晟这个所谓的姑爷太名不副实。

    孔晟稍稍迟疑了一下,却还是迈步跟随在红棉的身后,走向内院。杨府的内院,那是杨奇和家眷居住的内宅,仆从和家奴不经允许是万万不得入内的。孔晟被杨奇收养进府中这么久,一次都没进过。这足以也说明很多问题。

    杨奇“召见”他、跟他说了几次话,都是在外院中,简单草草吩咐两声,就拂袖而去。

    唐时权贵的府邸,布局基本都是一个模板。外院(前院)与内院位于同一条中轴线上,之间用有直棂窗的回廊连接为四合院,而院内的建筑物则以中轴线左右对称构建。内院只是一个泛称,其实是多重院落和园林建筑的综合系统存在,院落的多寡、园林的规模,与主人的身价地位大抵相当。

    于杨府来说,整个建筑组群主次分明,高低错落,具有宏伟而富于变化的轮廓。整体风格舒展朴实,庄重大方,色调简洁明快。

    孔晟清澈平静的目光时而落在那叠瓦屋背脊及鸱吻上,时而落在红棉丫头还没有长开的娇俏身子背影上,心念如光驹般风驰电掣,他大概猜出了杨奇夫人与独生女儿破天荒召唤他没什么好事。

    红棉带领他去的实际上是杨奇之女杨雪若所居的独院。进入棕红色的拱门,迎面所见的不是例规的影壁墙,而是一片绿油油的竹林随风摇曳着。

    踩着鹅卵石铺就的小径绕着竹林走出来,在厅堂门口,红棉回头来冷冷道:“等着,奴家进去通报!”

    孔晟不置可否,几乎是习惯性、下意识地双手双臂抱在胸前,肆意打量着院中清幽且极具有格调的陈设。

    “进来吧,切记,见到夫人和小姐务必不能放肆、不得失礼!”不多时,红棉出来呼唤,却又冷着脸低声嘱咐了几句。

    孔晟淡然一笑,也不在乎红棉的无礼骄傲,径自走进了杨府大小姐自己的这间待客厅堂。

    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其实室内陈设非常简单,一道花影屏风居于堂中,地上铺着松软的地毯,一条低矮的沉香木案几背后,两个四腿八挓的胡凳上,端坐着两个神色端庄肃然的女子,一长一幼,自然就是杨奇的夫人和女儿了。

    杨奇的夫人郑氏,面如满月,体态丰腴,符合时下流行的审美价值观。她穿着深色与浅色搭配的宽袖对襟衫,长裙,梳着贵妇标志性的堕马髻,肤色白皙,只是眉眼间弥荡着似有似无的冷漠,让人望而生畏。

    坐在她旁边的是杨雪若,一张出水芙蓉般的清秀瓜子脸,眉若远山,明眸皓齿,襦裙半臂束腰长裙将她婀娜修长的体态反衬得淋漓尽致。

    她神态端庄中带有一股子明显的冷意,这股冰冷又明显是面对孔晟刻意如此。

    孔晟没有多看,赶紧施礼。虽然唐人民风开放,男女之防不像后世宋明那么森严,但权贵人家的夫人小姐高高在上,任何的轻慢都将引来暴风骤雨般的打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