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长街的尽头,是一道沧桑古朴的青石桥。桥下河水长流,清澈见底,绕城而过。

    过了桥往东去,就是江宁郡城中鼎鼎大名的“烟云八苑”了——“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分影照婵娟”,尽管是在这天下间烽烟四起、胡虏纵马中原的乱世,这仍旧是一个道不尽的烟花繁盛之地,是江南一地的士子文人们放纵情怀、回避现实、醉生梦死的温柔乡。

    大唐天宝十五载九月十一日。

    这个夏末格外燥热。虽然已经是日落时分,空气中还是弥漫着让人窒息的闷热潮湿之气。

    玫瑰坊的头牌歌姬柳心如梳着淡妆,身着粉红色薄薄的低胸襦裙,那高耸的酥胸之上,是一张清秀可人的绝世容颜。她慵懒地靠在闺房的栏杆上,眺望着楼下那一弯碧绿色的河水,三两条乌篷船摇曳而过,似笑非笑,似嗔非嗔。

    哒哒哒!

    突然,一辆枣红色的快马飞驰而过,马上一名风尘仆仆的士卒背插三角令旗,鸣一声锣,口中便吆喝出声:“天下臣民知悉,新皇灵武登基,改年号至德!”

    柳心如陡然一惊,左右四顾间,相邻的楼上无论是衣冠楚楚的寻欢客还是衣着暴露的红粉妖精们,都纷纷探出头来,一脸的错愕之色。

    “新皇登基?!那么,今上圣天子呢?”

    “我的天,难道是安禄山那胡儿成了气候,当真夺了大唐的万里河山?”

    众人惊诧莫名窃窃私语,但旋即就有人高声鼓噪:“管他阿娘的,纵然是安禄山,天大的本事,也打不到江宁郡来,咱们歌照唱,曲照听,美人儿该抱就抱,风流一时是一时哟!”

    一阵哄笑,都纷纷关起窗探回头,议论声渐渐就散了。

    由此可见,皇帝由谁来当、江山由哪家来坐、安禄山是否沫猴而冠,只要乱不及眼前,对于偏安下仍然不失惬意地活着的人们来说,其实并不十分关心。毕竟,那些朝廷大事,距离江南百姓的现实生活真的太遥远了。

    柳心如幽幽一叹,有些心烦意乱地回转身,扭着纤腰若风抚柳,回阁去了。

    柳心如本出身高户幼年因家道中落不幸堕入娼门,又经十年调教,舞乐歌赋、琴棋书画无所不精,那份学问、才情和见识,远不是烟云八苑里这些寻常脂粉所能比的。

    她心里自有判断和思量。

    自打去年十一月初九,范阳、河东、卢龙三镇节度使安禄山以诛杀奸相杨国忠为名起兵叛唐以来,势如破竹,先后攻陷洛阳、长安,马踏中原,以至于皇帝李隆基仓皇出逃。

    大唐江山岌岌可危,覆灭似乎指日可待。天下承平的日子久了,谁都经不起折腾、见不得战争,连那些食朝廷俸禄的王侯将相们都绝望透顶了,该降的降、该跑的跑,遑论是普通士民和贩夫走卒了。

    当然,没有人看好李唐皇室。中原百姓在胡虏的铁蹄下惴惴不安,悲苦哀号;哪怕是在这烽火燃烧不到的、偏安一隅的江南各州郡,都有不少人暗地里做好了改弦易辙的心理准备。

    安禄山是不来,安禄山要来了,这江南一地没准遍地都是从贼的奸徒。柳心如心里腹诽着,精致的嘴角挑起了一抹轻蔑的却又伤感的弧度。

    但柳心如打心眼里却不相信安禄山那有奶就是娘无利不起早的胡儿能成事。这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改朝换代不是头一遭了,但安禄山绝对没有这个气运,镇得住巍巍壮美的万里山河!

    无非就是祸乱中原一场罢了。

    皇帝出逃大半年了,马嵬坡之变,倾国红颜杨贵妃被逼死,杨国忠一党被尽数诛杀——虽然传到江南来的消息已经拖了期走了样变了调,但明眼人还是能看得出,操纵和主导政变的必然是太子亨。

    所以,柳心如心里猜测着,经此一变,即便马嵬坡上没有父子相残,也必然是分道扬镳。皇帝逃入蜀地,太子亨才北上灵武。那么,在灵武登基称帝的哪还会有别人,必是太子亨啊!

    “小姐,看哪,杨家那个吃软饭的又来了——咦,那厮怎么好端端地就倒了下去?”柳心如的贴身侍女甜儿站在阑干前惊呼一声,翘起脚来往下看。

    柳心如心情烦乱,也没有听清甜儿到底在嘟囔些什么,就径自挥了挥手道:“甜儿,我今儿个身子不舒服,紧闭楼门,谁都不见!”

    甜儿没顾得上回柳心如的话。

    她口中嘲讽着的那个“杨家那吃软饭的”,不过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猿臂蜂腰,面如傅粉,倒也一表人才,只是面色稍显苍白略呈酒色透支了身子。他原本昂首挺胸要上柳心如的阁楼来,但不知为何,蓦然两腿发软就一头栽倒在楼梯上。

    甜儿的小脸蛋上露出一丝担忧之色,她虽然很是瞧不上这个天天来纠缠自家小姐的浪荡子,但毕竟年纪小、心肠软,怕他出什么事,稍稍犹豫一下,就火急火燎地冲下楼。

    “喂,吃软饭的,你咋了这是?”甜儿试探着用小手捅了捅他的胳膊,见他没反应,又凑近一点,再捅捅他的腰身,还是没有动静。

    甜儿吓了一跳,心道坏了,这吃软饭的虽然可恶,但要是死在我家小姐的阁楼上,恐怕也会生出不少麻烦来。杨家可能不把他当回事,但在名义上可还是杨家“未过门”的女婿,要真那个啥了,柳心如摆脱不了干系。

    甜儿刚要呼唤龟公和**子,却陡然见半靠在楼梯护栏上的那少年睁开眼睛来,正痴痴地紧盯着她还未发育好的小胸脯儿发愣,不由面红耳赤,羞愤交加,急促后退间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

    她突然想起这吃软饭的其实没什么好怕的,他纵然天生一身蛮力,据说也跟河西游历来的侠客学了一点的剑术搏击功夫,但朗朗乾坤之下,断然也不敢向自己一个女儿家动手,于是就大胆地坐在那里抬头瞪着他,青涩的目光故作凶恶之色:他要敢非礼,就踢死他的软蛋!对,狠狠地踢!

    两人大眼瞪小眼,谁都没吭声。

    良久,少年皱着眉头慢慢起身来,弹了弹华美袍服上的灰尘,便看也不再看甜儿一眼,转身踱步下楼而去。不多时,他就拐过了柳心如的阁楼,沿着河走去,竟然不知所踪。

    怪哉。甜儿一怔,小巧精致的鼻头一抽,感觉奇怪得紧。往日杨家这吃软饭的一来就要纠缠上半天,不见到柳心如就不罢休,怎么今日却如此反常?不吭不哈地就走了?

    甜儿坐在那里歪着头想了想,小心眼里也想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来,索性就不再想。反正,不过是杨家一个吃软饭的,江宁郡城里的独一份,臭名远扬有谁在乎呢?

    走吧走吧,赶紧走,最好是以后别来了,白白给奴家心里添堵!

    当然,甜儿也知道,自己说的“杨家这个吃软饭的”,实际上并不姓杨,而是姓孔,没错,正是孔门圣人的那个孔字。

    此人姓孔名晟,本来也是官宦子弟,与唐初大儒孔颖达同出一门,孔子的第36世孙。孔家可谓累世名门,经学传家,孔晟祖父孔安曾任户部侍郎,孔晟父亲孔林官至洛阳府长史,在其壮年病逝后,移居江南的这一枝孔家旁系就彻底败落了,家财散尽,难以为继。

    谁又能想到,传承圣人香火的孔家,会生出孔晟这样的一个孽子另类——不喜舞文弄墨,继显祖业弘扬儒学,反而热衷搏击武艺,品性浪荡,日日寻花问柳,混迹坊间,滋事生非。

    孔林与江南东道处置使杨奇是至交好友,两家长辈早年指腹为婚,结成了儿女亲家。可孔林大抵万万没想到,自家儿子长成后会如此不堪。孔母在的时候,还有人管束,至前载孔母一病不起,孔晟也就放任自流,生成了一棵呲牙咧嘴的歪脖子树,看着就让人膈应。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