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说,破碎的妖魔核,都已经被收走了。

    人类的尸体……在深渊之前,那是绝对等不到人来收尸的。肯定都进了妖魔的肚子。

    那唯一的城门已经紧紧关闭,甚至都已经没人守在城外——妖魔潮后,深渊总是最平静的。

    但这样的情形,也只是水馨觉得正常而已。

    叶平舒一眼看见,嘴角就是一抽,“搞什么!我说怎么那么多妖魔回深渊,居然没有人追剿的?”

    水馨一出深渊,得了光亮,就恢复了平时的“三无”,闻言只是疑惑的看了看他。

    叶平舒无语了片刻,才道,“你也知道,妖魔吃人的。哪怕是濒临崩溃的妖魔,要是走运,吃到了人类尤其是修士的血肉,煞气不但能补充回来,还能提升。那时候自然也就从狂乱中清醒,知道逃命了。所以,妖魔潮的妖魔当然会回深渊,可要是放到平时,应该是有人追剿的。也不能没人守着深渊啊!”

    既然已经大体说开,叶平舒自然不会再遮遮掩掩。

    水馨这才明白过来。

    但她也不在意——之前那情况,和正常的妖魔潮,那能一样么?

    且这时,她一脚踩上了一堆软趴趴的东西,心中小小的惊了一下,连忙低头一看。

    却见一团焦黑的东西,正被她踩扁了。

    她之前匆匆一瞥,还当是一处平常的凸起呢。

    深渊之前的地面,可也是凹凸不平的。

    但是……

    水馨干脆又碾了两脚,却有些弄不明白——这是什么?

    见她停了脚步,叶平舒也停下来,跟着往她脚下一看,顿时连眼角眉梢都跳起来,“别踩了——毁人尸骨可不好。”

    尸骨!?

    水馨吓了一跳,忙把脚抬起来,可又略有些不信——妖魔是没有尸体的,那血兽的尸体,隔了些时间也和朽木一般。

    难道这能是人类的尸体?

    这触感可和活人死人都不像!

    “……中毒死的?”水馨只能想到这个可能了。

    叶平舒无语的往头顶看了看——

    这码事,本来应该是最早说清楚的才对。

    “是血种。”叶平舒还是解释了,“一般来讲,血兽的爪牙都带着血种,血种的作用其实是强行让人吸收煞气,而且将煞气转变为难以转化、排除的‘恶煞’。对剑修来说,这可能会抹掉剑修的神智,将剑修变成血奴。但得说剑修还算好的——世俗武者被恶煞冲击,结果就是你脚下的这样。”

    见了水馨眼中闪过的精彩眼神,叶平舒笑了笑,“但血兽是没有提升的可能的。它们每伤一个人,就会损失一部分血种。人伤得多了,自己都会死。而剑修达到引剑期,对血种的抵抗力就会强很多。”

    水馨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托叶平舒的福,她将那些恶煞基本转化,洗髓期的境界是基本稳定下来了。要说剑修靠战斗提升是真不假。

    至于大贯通到锻剑台,有过感应灵魂经验的她倒是不担心的。

    “走吧。”水馨一本正经道。

    叶平舒抬头看看城墙,却有些皱眉,“现在这情况,只怕是里面闹起来了。城墙上的那些家伙居然都没注意下面。”

    水馨没想到叶平舒的五感强化,居然能让他看到高高的城墙之上,不由有些瞪眼——这城墙少说数百米,而且光线相当不好!

    但叶平舒的本事再大,都不算坏事。

    反而要是城内出了什么乱子……

    “那就我们自己上去?”水馨若非被木昀他们的情况惊到,早也攀上城墙了。

    叶平舒想了想,点头。

    但水馨很快又想到另一个问题,“等下,叶平舒,金组火组,有没有和我们类似的人?”

    ——这可决定了上去以后的态度问题!

    如果说树神有唤醒前世记忆的能力,而它又要自救,水馨也不能不再考虑这个问题了——

    她的情况,可能不是唯一!

    木组应该再没了和她类似的人。金组火组真不一定!

    但叶平舒一下子就愣了,似乎完全没想到这样的情况。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有些斟酌着道,“这么说,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组织对金组火组的教育,一直都是‘修行至上’、‘有好处才做事’。他们的资质一样都不好,但他们能分离本命魂牌,却是自愿——交一个把柄给组织,换取资质的提升和修仙的资源。”

    叶平舒没有继续说下去。

    水馨的三无到底还没练到天衣无缝的程度。叶平舒虽然担心她听不懂,但此时一见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已经听懂了。

    于是话就说到这里。

    意思已经表达得明明确确——金组火组不会有类似的人!

    可叶平舒没想到,水馨虽然没有反驳,但其实并不认可他的结论。

    ——虽说树神似乎不能轻松和普通的修士交流,但只要有唤醒前世记忆的本事,有前世记忆的那些人,可不见得会觉得跟紧组织才能最大利益化啊!要知道……

    水馨的眼神飘忽了刹那——

    “修行至上”、“有好处才做事”,这种观念,看着还真够眼熟的!

    不过,这种事也难说得很。

    毕竟要兼具“前世记忆对树神有用”和“性格合适”这两点。

    是以水馨固然有了几分猜想,却没有反驳叶平舒。再说想不到“前世记忆”这一点,叶平舒得出那样的结论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她还是决定,有空的时候自己多留意一点。

    两人又在城墙下说了这么些话,水馨也不好继续说下去了。

    叶平舒说城内可能出了变故,水馨也不是全无担心——他们两个现在的实力,可还远远不够!要是城内属于树神的力量被狠狠打击了……

    这个情况可就糟糕透了。

    所以水馨还是快步跟上了叶平舒。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她的脚步也是轻盈,偶尔用手扣住城墙上的坑,上城一点也不困难。

    城上本有守军,这会儿却也真和叶平舒说的一样——他们轻盈的跳上了城墙,那些心不在焉的守军都没有注意到,更别说阻拦质问了!

    搞什么?

    平安上了城墙的水馨愣了一下。

    但她的眼睛往广场上一望,忽然就有点儿明白了为什么连负责巡逻的守军都要开小差了。

    只见在广场上,不知为何聚集了一大堆的人,更聚集了一大堆的“物”!

    先前摆在商铺(也许)和地摊上的那些东西似乎全部都集中到了这儿,书籍、丹药、法器之类的东西都没有分门别类的摆放,而是挤成了一堆,简直成了一座小山。

    甚至还有水馨他们不曾见过的冰冻鲜肉——那东西本来应该放在地下城的那个食肆里烹饪让世俗武者们买来吃才对,这会儿竟也在这里堆了一大堆。

    所以……

    这是什么节奏?

    水馨愣了片刻,好不容易才端回了原本面无表情的表情,侧头看了叶平舒一眼,只见叶平舒脸上惊诧茫然,似乎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水馨倒是无语——这才叫演技帝啊!

    她才不信叶平舒这么没有应变之才。

    这时候,也有些人注意到他们了。

    因没有人追剿,回到深渊的妖魔不但多,一阶妖魔也相当不少。甚至后来两人还又遇见了两只血兽……苦战一番下来,不管水馨还是叶平舒,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褴褛了。

    这些都是受伤的痕迹。

    但最重要的,还是活着回来了!

    水馨和叶平舒两个,一个是被改造出来的八品兵魂,一个天生七品,又是叶婉的弟弟。虽然水馨自己觉得组织好像不关注她,但事实上他们两人早已经被这地下城的武者熟知。

    这会儿,他们一被关注,也就被认了出来,而认出来之后,那些目光转过来的人想到前事,真是一个个都露出了古怪的神情。

    这样的关注,似乎让叶平舒清醒过来,他发出了一声惊叹,就快速走向了一边站着的叶婉,大声道,“姐姐,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叶平舒,叶婉似乎只是稍稍松了口气。

    她身上也略有些伤,眉目间却依然温婉大方,似乎之前压根儿就没什么愁绪,语气也颇为平静,“平舒你回来了?哦,水馨也是。我就说,你们不会出事。旁人进了深渊可能不行,但对你们来说,刚才那局面进入深渊,倒是不错的自保之道。”

    叶平舒就笑道,“那是自然。而且我们还引走了几只血兽呢。”

    叶婉点点头,转向站在广场通道口的严攀道,“那么严大公子,‘侦查不利导致木组这一代最优秀的剑修丧命’这样的罪过我们不用再担了吧?”

    水馨这会儿也走过来,发现除了林枫言,木组的人这会儿竟都聚集在接近通道的地方,一个没拉!倒是木昀那些“改造者”,损失了三个。两个少女一个少年。就是剩下的,伤势看着都要重得多。

    水馨的心里就是一沉。

    幸而,就在这个时候,城墙那边再次传出动静。看来比水馨和叶平舒还要狼狈,连原本精致的脸蛋上都被划了血淋淋的一道伤口的林枫言,却也靠着那些城墙上的小坑,跳上了城墙,倒是为叶婉那番话加上了最后的底气!

    一瞬间,严攀的脸色就变得相当不好!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