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不想说,而是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就算水馨认得路,他也不愿意耽搁太多时间。他考虑了一下长话短说该怎么说,这才开口解释,“简单的讲,组织教的祷词加上那个祈祷台的阵法,会让真心实意祈祷的人分裂出一缕真灵。这缕真灵会在树神那里形成本命魂牌,与主人生死相连——本命魂牌若毁,原主也活不了。”

    水馨的脸色大变!

    虽说她一早就知道,带上了“本命”这两个字,一定便宜不了。

    可要命到这种程度……好吧之前当然不是没想到,只是一直都心怀侥幸而已。

    至于她为什么穿越了还要担心原主分割的本命魂牌?

    这道理其实也很简单——水馨一直都知道,自个儿这是转世的可能远远大过穿越的可能!所谓的穿越,其实只是记起了前生的记忆而已。

    或者还是靠树神帮助,这才记起来的。

    只不过,原本的那个水馨的经历太过单纯,甚至都称不上有自己的喜恶,还被灌输了一脑袋奇怪的信仰……

    接受过异能者系统教育的水馨是看不上神明信仰的,偏摈除这个以后,原本的水馨剩下的东西就太少了。不管是记忆、知识、思考方式还是情感,都有一种被全面替代的感觉。加上前生看的那些小说,水馨才自然而然的觉得自己这是穿越。

    但也同样是她曾接受的教育,让她明白,不是随口说一句“穿越泛滥”就能放开不管的。

    一直不愿意承认魂魄未改,或者也有对“本命魂牌”这个词一早就有的惶恐。

    可事到临头,得到了叶平舒的说明,水馨反而定下了心来——即使是最糟糕的局面,也得面对不是?

    而且……

    叶平舒继续说了下去——他是看得清水馨的脸色的。

    “你也不用特别担心。数百年前,天道规则改变,现在的修士杀人倒是平常,但不敢轻易对魂魄动手了——更别说还是毁灭真灵。组织如果哪天想动手,也肯定只能找普通人。我们也不是全无准备。而且,剑修之所以在组织一直受压制和排挤,也是因为这个。剑修的资质是兵魂。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兵魂会自动和分裂出去的真灵分割开来,补全真灵!”

    既然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叶平舒可不愿意就这么直接把水馨推到了组织那边去。

    虽然他不觉得以水馨的傲气和目前展露出来的聪明,会傻傻的去给组织做狗。

    果然,听见这番话,水馨的表情也就越发安定,渐渐恢复了平常的模样。

    叶平舒这才松了口气,住口不言,等着水馨慢慢消化。

    他不知道,水馨其实不需要消化什么。

    她并不是什么机敏睿智的姑娘,但也不傻。这些事情,她在闲暇之时都想过了。得说这种可能还不是最差的。

    要是组织铁桶一块,她才要受不了呢。

    她如今力量单薄,对这个世界几乎一无所知,不可能彻底的单打独斗的。总得选一边。

    但是,不是投靠,只能是结盟。

    这点她清楚得很,才会说出能和灵使交流的事。

    也因此她毫不犹豫的选择叶平舒这边,不只是因为叶平舒救他一命。更是因为她对植物的熟悉。

    不管是对一个剑修来说,还是对她的本性来说,组织……或者说道修玄修给她的感觉实在是太差了!

    是以,水馨根本就不要多少时间来“接受现实”。

    她很快就想要继续问下去。

    得说她心底积累的疑问着实不少,好不容易碰上个知道情况又愿意说的人,哪有不追根究底的?可惜……

    水馨忽然惊讶的微张了嘴,“打出深渊的妖魔难道还会回来的?”

    叶平舒诧异,“当然会。可你……能感应得很远?”

    水馨囧得无语。

    她之前真没想到打出深渊的妖魔居然真的还会回来……不是应该死战不休的吗?

    可深渊深处已经有了零落的妖魔,防线方向的妖魔数量就更是不少——甚至还出现了一阶妖魔。是怎么都不可能在这儿和叶平舒闲话下去了。

    水馨只能在心底叹气,一边道,“在这个深渊里,我能感应的范围比原本还要大得多。”

    现在她知道了,这不是什么金手指。而是她原本就有的能力——这个深渊,哪怕只是已经死去的灵木根系,却依然在帮她!

    这大概是她前生带来的最大念想了。

    水馨高高兴兴的重新闭上了眼睛,不愿意让过短的视距影响她的判断。

    而旁边的叶平舒有些复杂的看了她一眼。

    他知道得让水馨对她的异常保密。但他可是一度以为要威逼利诱才能说服水馨呢!这样的转折,可真是太神展开了点……

    要知道他连威逼利诱都不见得做得好。以前也没学过啊!

    谁知道结果是什么都没做,就收获了盟友一名。

    等下!

    叶平舒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水馨说她能和灵使沟通,说深渊会为她指路……可她还只是八品兵魂!

    这时候,叶平舒已经有些茫然的跟着水馨跑了好一段距离了。

    忽地,他的嘴角再次露出了两个笑涡,“水馨,你能不能感应到林枫言——他也进深渊了。”

    “诶?”

    “我跟着你们进来的。”叶平舒装模作样的叹气道,“你得知道,我之前的任务就是保护你们。不过现在看来,你比林枫言更要人帮忙啊。”

    水馨好容易才忍住了嘴角的抽搐。

    “他也进了深渊。”——凭什么说她更需要人帮忙?

    “那是因为他加入战场太早。”

    水馨无语。

    这就是最大的问题好不好!

    林枫言早早加入战场,那绝对是失控了。

    但现在确实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

    可惜……

    “没感应到。”水馨对此也只好无奈。

    妖魔已经越来越近了。这会儿才说起林枫言的事,难道他们两个掉头回去找吗?

    叶平舒显然也想到了这点,叹气,“杀出去吧。林枫言自己应该也有些把握。”

    接近的妖魔之中,一阶妖魔的比例竟然不小。若不是已经凝练了剑意,以他们现在的淬体境界可谓凶险万分。就算是现在,也得全力拼杀,以免阴沟里翻船,确实是顾不上林枫言了。

    不过,叶平舒还是最后提醒了一句……

    “你反向成章的剑招,在深渊熟练就好。外面……哪怕是妖魔潮,都收着点吧。”

    水馨自然知道这个。

    初步凝练的剑意,仅仅是一种“势”。对基础剑术有所加成,但这样的加成,当然比不上配套的剑法。可她现在反向成章的剑法还颇为粗陋,基本上是对植物生存状态的模拟。

    在“外面”用出来,可不是一句“模拟杂草”能敷衍过去的了。

    要不是她前生的最后两年将自己定位为后勤,一天到晚的使用超感知,哪怕有八品兵魂都不可能这么顺利。

    叶平舒所言,太有道理。

    要是在外面涌出来,一下子就会被认出不对。

    但也正因如此,在深渊之中,就更要好好完善了不是?

    水馨点点头,恰好妖魔群也已经接近,她竟然是再不管叶平舒,抢先一步向侧前方扑了出去。

    这个距离,叶平舒也一样能感知到妖魔了。

    他的五感强化,比起之前展露的,其实要强上不少。

    因此他清楚的看见,水馨冲过去的地方,固然有两只一阶妖魔在附近,但更多的还是低阶妖魔。一阶妖魔还有近有远。

    ——已经不是只能被动应对的雏儿了啊。

    叶平舒才这么想,等水馨一剑刺出,他就没有那等闲心思了。

    剑光如繁星般在水馨的身周亮起,在她身周的妖魔,居然不是被逼退,就是被一剑刺穿了核心。

    叶平舒大吃一惊。

    很明显,这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基础剑术连贯,而是剑招——远比他之前以为的要更成熟的剑招!

    招、意相成,“势”的加成作用也就发挥到了最大!

    水馨这一招,还不是全无破绽。

    不过是占了妖魔只懂得使蛮力的便宜而已。何况现在妖魔也不多。

    可是叶平舒却分明觉得,仿佛见到了一株大树,在温暖的阳光之下,舒枝展叶,抢夺阳光!

    而且,和之前相比,水馨这会儿连下盘都稳当了许多,身法也有了变化,似乎也一样有了成章的迹象。

    他的心里顿时热切了许多。

    本来他也没有怀疑水馨骗他,但要说水馨能和灵使交流到什么地步,他也有些担心。直到现在——

    叶平舒可是清楚得很,之前的那座岛上之所以连根草都少见,就是因为那是混沌灵木的本体扎根之处!

    哪怕还是株幼苗,哪怕已经被人封印,抢占阳光水土,那也是抹不掉的天性。

    水馨也就见过几根野草,却能形成这样的剑招,能是从哪里学来的?

    他是他的父母专门趁着清剿高阶妖魔的任务在这座岛上“制造”出来的,背负着组织里有志反抗的剑修们最大的秘密出生。说实话,对于照看两个高品兵魂的事,他本来也有些不以为然。

    但现在看来,果然是神物自救!

    和他的秘密相比,水馨的沟通能力,肯定对混沌灵木有用得多!

    那就再没问题了。

    水馨的剑法到底还不够成熟,叶平舒这会儿甚至打消了尽快赶回防线的念头,拔剑帮忙牵制起来。

    而他一动手,水馨也立刻惊讶。

    差点儿剑招中断的连看了他好几眼——叶平舒这会儿的表现,可和之前全然不同。

    他的剑意比她凝练得多,招式也分明早就反向成章,而且娴熟得很!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