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糟糕的是,在她的印象里本来还有相当距离、方向也并不一致的血兽,距离已经相当之近。反而是她的同伴们,此时竟然一个也不在身边!

    这会儿倘若要往城墙处突破,无疑数量众多的低级妖魔、一阶妖魔,甚至是被血兽转化的剑修、乃至于血兽,都会成为阻碍。

    不能在血兽手里受伤。

    和剑修相比,妖魔更青睐道修玄修的血肉。

    水馨并不是很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道修玄修的队伍吸引了大批妖魔是事实。水馨分心在了木昀他们身上,却完全是有惊无险的一路打到了深渊附近,正是因为场面虽然混乱,却没有什么妖魔针对的缘故。

    再一凝神,发现之前那股淡而威严的气息都已经消退无踪,水馨再无犹疑,干脆往深渊中退去!

    反正靠近的妖魔全都冲出来了不是?

    深渊深处的妖魔,一时半刻的应该也聚集不起来。

    退入深渊,果然不出水馨所料,只有几只之前就和她斗上了的妖魔跟了进来,与战局却是无涉。

    水馨已经出过了好几次侦查任务,对眼睛不能视物的情况下战斗早已经习惯,她此时静下心来,不过片刻,就将追杀过来的妖魔一一斩杀。

    没有立刻就用功勋牌感应树神浮雕——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

    四周的环境,就好像是印在了心底,若是换做眼见,还不可能有这样宽广的视野——诺大的能够感应的深渊范围内,没有了任何妖魔。

    水馨轻“啧”一声,准备往城墙方向再走两步。

    只是,就在这时,她后侧却出现了一个人。

    在漆黑的世界里,其他的感应更为敏锐。水馨甚至能察觉到,那个人一样的身后背剑,而更奇怪的是,她居然能感应到这个人的身体里有煞气流转!

    当然,就算是她,兵魂自动牵引煞气,战斗过后,身体也会有煞气流转的。哪怕到了引剑期,煞气想要转化为剑元,也需要一点时间不是?

    可问题是,水馨之前可没像半个多月前那样陷入苦战。她很肯定——之前,周围肯定没发生什么像样的战斗,更别说还是靠近空间裂缝的方向了。

    那人体内流转的煞气简直丰沛得不可思议。

    还给她一种很古怪的感觉。

    包括那柄剑——

    那柄剑就给她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谁?”水馨起了警惕心,手上一紧,厉声喝问。

    谁知,这么一问,倒像是惊醒了沉睡的猛兽,侧后方的那个人发出了一声浑然不似人声的低沉吼叫,挥剑就像水馨袭来!

    速度之快,完全超乎水馨想象。

    她本能的挥剑一迎,却又差点儿被一股大力撞得手腕僵麻,长剑掉落。

    她心中一凛,忙借势后退,借着一根怪柱避开了这次攻势,躲闪起来。

    水馨已经判定,这目前看不见的东西应该也就是血兽转化成的人形血兽了。心下更是谨慎,没有轻易反攻,而是绕着深渊中的怪林周旋起来。

    幸好,这中怪物虽然速度快、力气大,却并不灵敏,转折之间相当生硬。看似会用剑,却也不复生前剑术,就是基础剑术,都用得相当生硬。

    只是他身上没有“核”,一时间水馨也拿不准,这东西的要害是否和人类一致。

    但谁也不知道深渊的平静什么时候会结束。

    水馨稍稍掂量一番,已是决定,先从脑袋试起。

    只是,她才找了一个空挡,欺入活死人一般的剑修身后,锐利的剑锋倒确实是一剑就抹掉了这怪物的脖子,怪物身体里的煞气也瞬间全散,可是,那偌大的头颅飞上半空的同时,居然还再次发出了一声尖叫!

    这尖叫声,不如之前那次尖叫声刺耳,却依然让水馨浑身一凛。

    她心中知道不妙,顿时向城墙的方向冲去,却又避开了城墙正前方的方向。

    可还是来不及了。

    水馨之前在缠斗中又往深渊深处退了不少,此时却压根儿还没来得及跑上几米,两头狰狞可怕的怪兽,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感应之中!

    大概是她前世所知的豹子大小。

    轻盈敏捷,从头到尾鳞片覆体,獠牙尖尾,身有倒刺,却又寻不着五官**等要害,当真是战争凶器!

    水馨咬牙。

    事已至此,她当然不会退缩。

    可她的剑术,一开始就是从“以伤换伤”学起的,且也没有学过和兽型的东西作战,惦记着不能被血兽所伤,当真是束手束脚,一时间竟然只能不断避让。

    偏偏这血兽不但身形敏捷,鳞片竟然也是有硬又滑,水馨试探性的刺了两剑,竟然都被滑开了剑尖。

    幸而这深渊之中正处于妖魔潮后的平静。连这两只血兽也是被召唤而来。

    水馨闪了一阵子,也到底静下了心。

    她也今非昔比了。

    哪怕只是战斗的本能,也让她在心思澄明之后,立刻就注意到了关键之处。

    ——如果以前不习惯无伤杀敌,那就从现在开始练好了!

    就算是以伤换伤的剑法,她又才练习了多久?

    何况她的剑意,学的是植物。

    本来就没有什么植物,拥有以伤换伤的本钱!

    以伤换伤,是不得已而为之,是决绝的勇气。却绝不该是常态!

    想得清楚之后,水馨再不管自己处于深渊何处。反而一心一意,重新锻炼起了自己的剑法,回想前生曾感应到的植物的情感和它们的生存之方,将这些方法,慢慢的融入自己的剑法之中。

    锻炼剑意,反向成章。

    八品的兵魂才让水馨能走这样的道路。这样成形的招式,才最适合创造者,且随着剑意的提升,有不断成长的潜力!

    当然,现在也就是对付两个血兽而已。

    冷静下来,重炼剑法,水馨很快就发现,血兽本身的实力并不强悍。虽然看着身上有诸多武器,防御也很惊人,但不管是哪一点,其实都没有超出淬体期的水平。

    而且,两只血兽虽然体型看着无甚区别,却分明有强有弱。

    其中一只,不但力量速度更差,甚至连鳞片也没有那么好的防御力。两只血兽虽然配合得颇为默契,但就因为这样的一强一弱,很多时间都会出现脱节!

    这样的脱节,水馨在之前都没看出来。

    幸而,静下心来以后……木之剑意的基础,就是“生”,能在任何环境,找到最微小的生机!

    所以现在……

    若将水馨的剑法当做一个系统,那么,这就是第一招,始终贯穿于其他招式之中,名为“萌芽”。

    这一招,让水馨以最快的速度,在两只血兽间出现脱节时,出现在了较弱的那一只身侧,长剑如电,再未受血兽鳞片滑力的影响,一剑深深刺入的血兽的后脑,直从血兽无眼的眼窝处刺出。

    水馨只觉剑锋触处柔软,下力一搅一划,便削下了这只血兽的大半头颅。

    但血兽非人,这样的诡异之物,水馨也不敢保证,脑袋就是最终的要害,搅过之后,立马飞身撤离。

    下一刻,血兽的尸体轰然倒地,从一根怪柱上滚落,眨眼就不动了,水馨这才放下了心,倒是松了一大口气。

    ——若是多了可能还麻烦,但既然只有这两只,看来倒也不是太麻烦!小心一点,简直比一阶妖魔还要更好对付!

    但她这会儿已经颇有些深入深渊了。倒是不能再借着这只血兽磨练剑法。

    水馨有了把握,很快就再次找到了机会,与血兽在怪林中周旋,这一次,不用防着另一只,却是趁着血兽的一次扑击,直接将长剑刺入了血兽的眼窝。

    前一只血兽已经让她确认了。

    虽然血兽的眼窝也有鳞片,却确实是比身上的其他地方,要更为柔软。算得上是这血兽的命门之一。

    这一剑十分顺利,刺入柔软的脑浆,顺势一削……

    可就在这时,这只血兽的身上,却出现了与之前全然不同的异状——这血兽的身体顺着这一削而骤然膨胀,背脊之上所有的骨刺、嘴内的獠牙、脚上的利爪,就如同爆破了一般,四面八方的飞射开来!

    水馨大吃一惊,立刻飞身闪躲。

    可她在前一只血兽身上得到的经验却让她的心底到底懈怠了一分,尽管闪得及时,却依然被一根利爪,贴着腰侧飞过,划破了她的皮肤,划出了一道血槽!

    水馨的脑袋就是一懵。

    还不等她怀疑当初听到的那一耳朵的真假,就已经察觉到,因妖魔的不断衰亡而残留在的深渊中的煞气,如龙卷一般汇聚起来,顺着她的伤口,钻进了她的身体。

    且这煞气和以往吸收的全然不同,完全没有被转化的意思,反而狂暴无比,一进身体,就开始冲刷着她身体里的经络,且眼看着就要顺着经络,冲入头顶!

    水馨只觉得全身经络都瞬间痉挛起来,剧痛仿佛要将身体撕裂。而这样的剧痛眼看就要侵入心脉、头颅,哪里还顾得了其他?

    也亏得她经历过树神赐福,在深入灵魂的痛苦中支撑了许久。

    正要一咬牙,将舌头咬破,唤醒神智,却及时反应过来,忙张开了口,一剑挥出。

    ——不能再受伤!

    水馨清楚的知道这一点,只能立刻练起了基础剑法,试图将身体里乱蹿的煞气引导出去,一边运气了炼魂诀,死死的将煞气控制在已经被侵入的经络里!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