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能肯定这人的狂妄是否真实,但无疑,即使是真正的狂妄,也未必没有支撑这狂妄的资本!

    那样的资本,只怕不仅仅是他手中的各种资源而已。

    ——至少,这人把握战局的本领不差,不是吗?

    只不过,叶平舒的神秘,从来没给过她危险的感觉。她隐约察觉到,叶平舒对她是特殊照顾——尽管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严攀不同。

    如果他只是狂妄就好了。

    如果不是……

    某种难言的本能在向她不停地示警!

    但她还是立刻就放下了这个警报——毕竟不是什么迫在眉睫的事。

    他们这些剑修在防线后方,没有主动去吸引妖魔死后弥漫的煞气,而武者事实上不具备这个能力——他们还只会制造煞气。

    是以,这会儿战场上的煞气已经相当浓厚。

    加上那玉匣子里的东西,对妖魔的刺激,只能是在滚雪球一般的扩大!

    到了这会儿,靠近的深渊处有妖魔继续往这边冲,而远处的深渊之中,也有妖魔冲了过来,已呈三面合围之势!

    “已经够了,收起那东西!”木昀忽然往严攀走了两步,语气凛然。

    但这些改造者之前就已经被隔离开来,木昀这会儿也只能大声建议,却不可能走到严攀的面前去阻止!何况木昀虽然经过了改造,秉性依然带傲——

    这一声喊,更像是命令,而非建议!

    严攀自然是半点理会的心思都不会有,只是淡淡的回头瞥了她一眼,挑挑眉,道,“继续——诸位,不过是最多小型妖魔潮的规模,而且还不像以往的妖魔潮那样集结好了再冲出来的。不会对付不了吧?”

    确实。

    这会儿冲出来的妖魔已经有了相当多的数量,可确实不如真正妖魔潮的时候,那时候的妖魔可是集结好了一窝蜂上的。可和现在不一样——虽然数量多,却完全没有组织!

    现在这样,一批一批的,明显没有章法,间隔颇大……

    之前才来的世俗武者压根儿就还没被排上战场呢。这会儿在城门前,敢跟着严攀想要换好处的,少说也经历过好几次妖魔潮了。

    看到这样的情形,心中都算是有底,自然哄然应诺。

    眨眼间,深渊与城墙之间就变作了战场。

    刀剑的交鸣、妖魔的嘶喊、人类的怒吼,混杂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冲击着耳膜。

    水馨的眼睛微微眯起。

    这一次,他们依然被排除在外,至少现在如此。但这一次他们不在遥远的城墙上,而是和战场近在咫尺。大约是有了一些经验的缘故,在她的感觉中,战场上的煞气已经近乎实质化,甚至连流动的方向都能感应得清清楚楚。

    武者说是能借庞大的煞气凝聚兵魂,可目前没有一个武者有这样的迹象。

    武者几乎不能吸收煞气,而他们没有主动接引煞气,这些煞气……事实上,目前只是降低了妖魔煞气消耗的速度,反过来,反而支撑了妖魔的存在,甚至有些低阶妖魔,在这样庞大的煞气场内,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

    ——难怪妖魔潮总是麻烦,那怪剑修的存在不可或缺。

    这不只是“只有剑修才能探查深渊”那么简单的事!

    更难怪……

    叶平舒和杨景元对严攀不让剑修出手的计划那么不看好!

    置身局外,尚且没有被妖魔冲到面前来,水馨这一次看战场的目光,就和之前完全不同。在煞气的影响下,心中难免战意沸腾,却又越发的冷静清明。

    她知道……

    快了。

    很快,那些看似杂乱无章的妖魔就会突破武者的防线,冲到那个玉匣边上,冲到那些道修玄修的身边!

    “后退。”就在这时,水馨再次听见了严攀的命令。

    这个道修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命令以他马首是瞻的道修和玄修们后退。

    “还有,我刚才说的辅助呢?”

    严攀这次的声音倒是显得平和,却让他身后的那些修士吓了一跳。

    很快,修士们一边往后退,琴声、箫声、笛声等乐声,却是再次响了起来。这一次,依然是情诱之曲,但这一次,却是鼓舞战意!

    水馨险些划下一头黑线。

    煞气场内,不杀红眼就不错了,还需要鼓舞个头的战意啊!加持个迅捷光环、力量光环之类的还差不多……

    果然,这样的辅助也一样没什么作用。

    深渊中的妖魔越出越多,而且……

    有了一阶妖魔显得纤细的身影!

    “杨景元!”叶婉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而且惊骇不已,大声喊着同伴。

    杨景元显然也有些诧异,“木阗,回去组织一下,按妖魔潮应对!”

    一个前期的引剑期剑修应了一声,飞快的回了城内——严攀虽手脚大方,领了许多世俗武者出来。可这条防线上,光是世俗武者就还有近五千人,如今护着严攀等人的也不过就是上千而已,不过五分之一。

    莫说还有土组武者、与木妍他们同一期却没有接受赐福的低品兵魂剑修了。这些人,至今水馨也不曾见过。

    如果只是一般的妖魔潮,即使这城外的部署不当,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但这一阶妖魔都这么快出现了……

    杨景元的脸上,到底染上了几分不安——是严攀掏出来的那东西对妖魔的诱惑力太大,还是深渊里出了什么他们没有探明的变故?

    忽然,从战场中忽然迸发了一种令人难以言语的威压。

    不如前一日里金丹期体修那样恐怖得恍如实质,反而有种淡薄的感觉,可即使是这样淡薄的威压,却让所有人都战意消退,仿佛有种四肢被缚之感!

    水馨的注意力也迅速转移了过去。

    ——那个位置,和之前玉匣的位置并不一致,却也隔得不远。

    是那东西?

    她正不知是否该一探究竟,便在这时,一条人影从身边跃了出去,竟是直奔威压传来之处,全不管那儿几乎可以算得上战场中心,一片混乱!

    林枫言。

    水馨知道是他,却简直难以置信——难道他反而控制不住战意了?

    可水馨无法忘记自己眼角余光瞥到的东西——林枫言从她的身边跃出去的时候,那张本该美丽绝伦的侧脸上,分明露出了几分狰狞之色!

    而且,在前一日里,林枫言的剑意就已经初步凝练。

    可刚才他明明已经决意参战,给她的感觉,剑意却简直连第一次和她对练的时候都不如!

    搞什么!?

    可惜,她没这个时间多想了。上一次妖魔潮中,让本来井然有序的攻防战变成了绝对苦战的那种刺耳的尖叫声,再次响起!

    深渊之中,随之传来的,是和之前的妖魔全然不同的沉重的脚步声!

    水馨也曾回想过之前的那一战,本来以为那样的尖叫声是城下的防线示警,现在看来,却不如说是一种引路的声音!

    那淡然却威严的威压,本来就对人类的影响更大,展战线比水馨预料得更早一步的出现了崩溃迹象,如今这一声尖叫响起,常年在妖魔防线战斗的世俗武者当然知道这代表什么。

    血兽一词,顿时让防线彻底崩溃!

    本就没有真正的组织,抱着挣钱心思出城的武者们还能有几个记得自己原本是要做什么,又还有几个肯苦战下去?

    几乎一眨眼间,局势全变。

    本来还站在城墙前,正蓄势待发等着妖魔突破防线的水馨,第一时间就和她的同伴们一起,先看到了惊恐的喊叫着,掉头就往地下城逃的世俗武者!

    地下城的城门并不大。

    数百人的拥挤,那可能一下子全部涌入?

    于是,又是一个眨眼,就已经有许多武者攀上了水馨他们头顶的城墙!

    叶平舒说得没错——数百年的战争,让质量本来极为出色的城墙上也是坑坑洼洼一片,轻功好一点儿,是有可能就这么攀上去的。

    水馨没能第一时间跳上城墙,一时间竟只好左闪右避,躲避蜂拥而来的世俗武者,一边也不得不拔剑,应对混杂其中的妖魔!

    面对这比记忆中春运还要恐怖的情形,她哪里还有力气吐槽?

    应对这会儿的妖魔,还算是游刃有余。

    可在同时,让整个防线闻之色变的血兽,也已经映入了眼帘。

    要说血兽,也不过是各色的猛兽形状罢了,倒是不算骇人。可发出那样刺耳尖叫,为血兽领路的,却是穿着和她一样的黑色制服,不过是衣衫褴褛、面容枯槁的剑士!

    甚至从那已经枯槁的五官和不高的身量可以看得出,这剑士“生前”,多半也是个未成年人。

    更在同时,水馨在腾转挪移之间,几乎更是惊诧的发现,本来已经快要退进城内的道修玄修,队伍竟然已经被“反戈”的世俗武者冲散。

    在这时候,是木昀等人重新担起了保护的职责。

    那些妖魔对道修玄修果然更感兴趣,他们那边的压力,绝非水馨这边可比。

    所以……

    木昀左手的袖子忽然崩散,原本看着和正常手臂无异已经的左手,竟寸寸裂开,眨眼化作了一根长长的藤蔓,将她身前的妖魔绞碎!

    木弓、木缘、杨善……

    所有的改造者,在面临苦战的同时,竟然全部选择了放弃长剑,以部分肢体化作的藤蔓战斗。

    饶是一片混乱,前景未卜,水馨依然骇然——

    这,就是组织的改造!?

    &&&&&&&&&&&&&&&&

    伤心的问,真的没有人愿意客串吗??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