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前面的叶平舒没回答。

    倒是后面的木昀冷嗤一声,“别听那严攀胡说八道。武者只有在凝聚兵魂的时候才需要大量煞气。而武者想要凝聚兵魂,都得是在战斗状态——放在这里,也就是妖魔潮了。那时候,剑修总共才多少人?什么等级?能吸收得了多少煞气。”

    “啊……”木融木愣愣的回了一声,一下子更摸不着头脑了。

    木昀虽然不耐烦保护那些道修玄修,但对目前的情况也膈应得很,于是更不耐烦,“你就别管那么多了——至少,我们给不了那些世俗武者好处,这倒是真的。而且你们的任务主要在深渊,管那么多干嘛。”

    木融算是上品兵魂里最单纯的一个。

    听见木昀这么说,他愣愣的想了半晌,居然非常认同的点了点头!

    走在前面的水馨差点嘴角一抽,再次破功。

    不过,木融这样也绝非没有好处。

    他单纯乐天,想不通的事情会直接问出来,有一个粗略的结果就能不多想,在这个疑窦重重的组织,也过得挺高兴。

    可就算是木薰和杨添,都没法这么豁达。

    他们对其他事情所知不多,可有些事情是明白的——严攀那样的行事,道修玄修那样的行事,都透出一个问题,他们没把树神放在心上!

    对于很多信徒来说,只要保持对神明的虔诚,那很多问题都可以忽略。可要是没有任何虔诚可言呢?

    世俗武者没有信仰,他们还可以勉勉强强放过。

    但同样是组织培养出来的火组和金组也没有信仰呢?

    木妍那样的,出于近乎相反的理由,却也和木薰他们一样……怀疑的种子,渐渐的从他们的心底生根发芽。

    无法再将一切都当做理所当然!

    半个时辰后。

    叶婉和杨景元那些留存下来的上一批剑修果然什么都没管,和水馨她们这一批一起,干脆的就在“城墙”前站了一排。

    绝大部分人这会儿都是林枫言附体了,一个赛一个的面无表情,连叶婉和杨景元都好不到哪里去。

    所有人都冷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至少有上千的世俗武者离开了地下城,簇拥着严攀等人。而严攀呢?只问了杨景元一句话,得到了答案之后就不再管他们了。

    杨景元靠在城墙上,虽说看着面无表情,但那种冷嘲的意味,连水馨都能感觉到。

    杨景元说,现在妖魔的数量,已经达到了可能引发小型妖魔潮的地步,而且因为上一次妖魔潮的异常,不能彻底肯定。

    但严攀似乎知道小型妖魔潮是个什么水准,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既然不在意,那就让他试试好了。也许剑修不是对抗妖魔潮的主力,但要论在妖魔潮中保命的本事,又有谁能比得过剑修?

    而且……

    杨景元的嘴巴不懂,声音却清楚的传进了所有剑修的耳朵里——

    “记住,对妖魔来说,我们剑修的血肉远胜常人。可相比于道修和玄修,又算不上什么了。一旦妖魔数量超过应对能力,能往哪里逃就往哪里逃。再来一次大损失,这深渊也就不用探查了。”

    站在她身边的叶婉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木组训练生们大半都或多或少的露出了诧异之色。

    但木昀这些“改造者”没有,因为杨景元就没有给他们传声。正如木昀木弓自己所说,他们已经不算剑修了——

    在杨景元这里,这个道理也显然成立!

    另一边,世俗武者们已经布好了防线。而几个阵修也在深渊前方布置了几个阵法——用的都是小巧的阵盘、阵石,看来威力并不大。

    然后,严攀得意一笑,取了一个玉匣出来,指使身边的一个保镖,将这匣子放到了深渊的怪林之前、阵法后方,打开。

    水馨还本来在思忖杨景元的那番话,但那匣子一打开,她的注意力也立刻就被扯了回来!

    倒不是说那匣子里的东西对她有什么吸引力。

    自从来过深渊几次,第一次来时的那种类似于熟悉感的感觉越发明确了。对旁人来说,深渊中怪柱林立,犬牙交错,看不远、听不清,五感全受压制。

    但她不是这样。

    即使站在深渊之外,她的感知往深渊中延伸,却也丝毫不受影响。对她来说,深渊中的黑暗,和别处的黑暗并无不同,纵使看不清,听总是能听清楚的。自从被改造成兵魂以后,瞬间变强的空间辨识力甚至都还有得到增强的感觉。

    所以她能清楚的察觉到——

    从那个匣子被打开起,深渊中的妖魔就在聚集、躁动!

    这样的感觉之前没有。

    水馨知道,在他们到达之前,叶婉他们已经进入深渊,把那些濒临狂乱又靠近防线的妖魔给清剿了一道。而且看来距离妖魔潮是还有些距离,总之,之前的深渊给她的感觉很平静,现在,就想被点爆的火药!

    当然,好吧,还没彻底爆炸。

    应该说是引线正烧得嗤嗤作响那种感觉。

    不知不觉间,水馨的背就挺直了。双手虽然依然自然下垂,却已经做好了随时反手拔剑的准备!

    难怪,从叶平舒到杨景元,都一点儿也不看好那严攀的计划。可严攀呢?那家伙又到底是自信心爆棚,还是有意为之?

    他自个儿有两个金丹期的体修保护,倒确实是不用担心性命之忧的。

    水馨不知道答案,但她知道,保不定真的会不妙,得再次做好苦战的准备!

    果然,没隔两分钟,就有低阶妖魔冲出了怪林,直扑玉匣。没有组织,完全是就近赶来的袭击。

    水馨早感觉到,那些阵石、阵盘,全都形成了一个范围不大的气场,也不知道到底起怎样的作用。但那些妖魔冲进阵法的范围内,却是没受任何影响,直接穿过!

    几乎与此同时,在战线的后方,几个男女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琴声、箫声、笛声几乎同时响起,而在那些妖魔的跟前,也展开了一副虚幻的画卷。

    水馨的嘴角几乎没忍住的微抽。

    她注意到周围剑修莫名其妙的注视,也注意到了四周世俗武者的心悸。

    她前生觉醒后,就是用舞蹈来重练平衡与韧性,这辈子原身也擅舞。理所当然的,她在音乐方面的造诣也不太低。

    至少这会儿她听得出来,玄修的音乐应该类似于幻术之中的“情诱”,旨在扩大听者的七情六欲,引起混乱。

    既然是修士的话,往特定方向传递需要的音波应该并不难。

    可问题是——

    这些东西对妖魔有用?对本来就已经彻底被本能控制的妖魔,能有用?

    果然,这第一批的妖魔,完全无视了音乐和那虚幻的画卷,径自前冲,被玉匣边上结阵的世俗武者结阵斩杀!

    水馨没有多看。

    她已经初步凝练了属于自己的剑意,现在正是要再接再厉的时候。偏她也知道自己心思多,只好克制自己不去看别人的剑法了。

    ——一条路既然已经开始走了,而且走出了一点儿成果,那不管旁的路近在眼前的景色多美妙,都还是少看的好。

    但她即使不看,还是知道,这些世俗武者的实力,即使比起现在的她来,也不会更强。

    他们显然没有兵魂带来的把握战场的能力!

    “好了,幻术一概无效。”那边,严攀大声说道,“你们可以死心了。琴月你们转辅助。金固你们的其他杀阵要是用不出来就帮着防御!试毒丹!”

    他倒是指挥若定。

    阵修们几乎立刻退后,而玄修们的音乐也是暂停。几乎同时,几个世俗武者小心翼翼的掏出几个之前交付给他们的瓶子,往第二批妖魔扔了出去!

    那一片地方刹那间毒液流淌,毒雾弥漫。

    可是……

    妖魔依然丝毫不受影响,冲过了这片毒区,眼看就要再次冲到那结阵的世俗武者跟前!

    “符箓!”

    这一次冲出来的妖魔有前后之差,但加起来也不过就是二十来个。后继的当然还有,可既然分出了前后,不至于造成多打少的局面,哪怕是玉匣边上的那些武者就能对付。

    更别说后面还有更多的武者了。

    可这一次,严攀却没有让那些武者出手,而是让符修直接用上了符箓!

    十余张符箓瞬间如箭般飞射了出去,化作了上百道火箭,将所有妖魔的上半身给笼罩在内。

    力量大概有点儿浪费。

    但密集的箭雨,还是让第二批妖魔靠近的那些,被瞬间刺破了核心而死!

    在后面,水馨的眼睛微眯。

    作为剑修,她对气氛理所当然的也足够敏感。所以她能肯定,阵法和音乐共同造就的幻术失效后,气氛就有了微妙的改变。

    而等到毒物也失效,大概很多人的看法都变成了“这些修士果然没用”……

    严攀就是选在了这个时候,直接命令以符箓建功——以只有灵力才能催动的符箓建功!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