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家伙明明还是挺配合的嘛!

    虽然是吃了亏、被冷遇后才有的配合。但只要会配合就好了——以前木组的同伴们打小也会打打闹闹的,但现在又有哪些人之间有什么不可弥合的矛盾了?

    谁知道,这些人压根儿就不是认命,而是早准备好了,见了世俗武者再发难!

    木妍简直目瞪口呆,不可思议。

    叶平舒也在这会儿回望了水馨一眼,毫无笑意的咧咧嘴,“你忘了?训练厅那边是有灵使的。真要是闹起来,谁吃亏?”

    水馨无语。

    看来,这些家伙是意识到,无法靠武力收服他们了。当然,或者本来也只有那“严公子”有这样的意思。其他的道修玄修……

    是等着捡渔翁之利,还是纯粹的坐山观虎斗?

    可惜,撇开那个明显超龄的“严公子”,剩下的道修玄修也最多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女,且发育明显比不上淬体境的剑修们,一个个身高偏矮。如今地势平坦,剩下的道修玄修没有紧跟在严攀的身后,水馨便是回望,也瞧不清他们的脸色。

    水馨在心底叹气,把目光又收了回来。

    她倒是反应了过来,可就和那些没反应过来的木组训练生们一样,对那严攀的行动冷眼旁观。

    ——所以说讨厌啊。帮忙、保护,这样的命令,让他们很难对这些道修玄修的举止指手画脚!何况见鬼的她还没有多少应变之才!

    想到这儿,水馨简直要在心底垂泪了。

    ——莫非她短时间内就绝了立刻逃亡的心思,其实只是因为脑袋不够灵活?

    这会儿就算是明知道“严公子”拉拢世俗武者,肯定要给这本来有着既定规程,有丰富经验可以依循的妖魔战线带来变数甚至是混乱……

    可水馨发现,就算她不理会组织的命令,其实也真不知道该怎样才能阻止严攀。

    严攀说的东西,她甚至有很多压根儿就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当然,水馨相信,严攀应该没有撒谎。

    他的那一番话,让木组的训练生们反应不过来,但那些世俗武者显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严攀的话直接引起了一阵骚动。

    不多时,就有一个世俗武者在人群中大声问道,“你能给我们多少好处?这鬼地方什么灵物都没有,哪有你们道修玄修的用武之地!”

    水馨听得明白——

    这与其说是质疑,不如说已经开始讨价还价!

    果然,严攀也听懂了这话,轻笑一声,伸出了自己的左手,他左手的手腕上,露出了一个和他华丽的衣着并不相称的黯铜色镯子。

    他在这镯子上一抹,手中就出现了一瓶丹药,他这才慢条斯理的开口,“在这里也能用的空间手镯,想必你们也明白这代表什么。我这次来,带的旁的东西不多。但万花秘境的丹药,和牵云城那些器修练手的武器,却带的着实不少。只看有多少人能让我满意了。”

    严攀睥睨四顾,神气十足。

    可就算他依然表现得那样居高临下,却依然和初见木组的时候,那种颐指气使的态度截然不同。现在……他至少可以说是在招揽。

    用丰厚的资源招揽。

    这样的招揽,即使是态度摆得再高傲些,也不见得会引起不满。

    水馨看见,随着严攀的话,那些世俗武者们的骚动反而静止了。但那绝非反感的表示。

    她敏锐的察觉到,那边的呼吸声变得粗重起来。

    “万花秘境的丹药”、“牵云城器修练手的武器”,虽然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可看来对世俗武者而言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果然,很快的,就有好些世俗武者离开了他们原本所在的位置,从商铺、石室或者别的什么地方涌了上来,七嘴八舌的问起了严攀的要求。

    尽管还有些人带着几分谨慎小心,可那殷勤热切的模样,直看得过往生长在单纯环境的木组剑修们目瞪口呆。

    就是水馨……

    水馨都在心底张口结舌了——还说这些世俗武者想凝聚兵魂呢,就这种狗腿子的模样,要能凝聚兵魂兵魂还主个头的主战啊!

    严攀却是笑意吟吟的看着那些武者奉承,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咳一声,立刻就拿回了话语权,“我刚才说过了,我们要见识妖魔。引诱妖魔的法子我自有。不过是让你们保护我们,只让那些木组的家伙殿后就是了——免得他们抢了煞气不是。话也大可说得清楚——

    “最优先要保护的,你们记清楚了,是女道修和女玄修,其次是男玄修,再然后,才是男道修。这个顺序,你们大可记牢了——如今他们的法器都在身上,想来你们也不会分不清道修玄修吧?对了,还有报酬。如今是我领着他们的……只要你们是跟着我们的,我记得你们也有功勋牌?这一战结束,我按着你们得到的功勋点的价值,翻上两倍给你们报酬!”

    他如此“豪奢”,顿时让广场这边的世俗武者群情涌动,而木组的剑修们则继续目瞪口呆。

    得说这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从头到尾,有太多太多让他们无法理解的地方了。

    超出他们过往的认知太多!

    以至于他们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甚至就连经历了改造,明显比完好的木组剑修们知道更多也经历了更多的木昀他们,都是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模样。

    当然……

    水馨再次看看叶平舒——唯有这个人,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办法应对。反正她自己……既然叶平舒都素手旁观,她哪里知道该怎么出头?

    而既然被严攀指为“抢夺煞气”的木组剑修们无人开口,事情自然很快敲定。在严攀的主导下,本来就采取无视态度的世俗武者们进一步无视了他们。他们一下子就从引导者、保护者变成了旁观者!

    对此,最先做出反应的倒是林枫言。

    这个真·面瘫一直对眼前的一切冷眼旁观,等到那些世俗武者开始确认道修玄修,将他们和木组分隔开来的时候,一直待在队列前方的他忽然开口了,“走吧。”

    ——居然还带了个语气助词!

    若非那语气惯常的掉着冰渣子,水馨简直不能相信这话是林枫言说的。就算从声音和语气中认了出来,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去哪?”水馨愣愣的开口。

    然后她就觉得林枫言投过来个鄙视的眼神。

    但他到底还是勉为其难的再次开了尊口,“先下去。”

    “但似乎已经没我们的事了。”叶平舒继续毫无笑意笑道。

    这次林枫言沉默了下。

    水馨想,大概林枫言是难得得到机会,想自个儿去深渊里“逛逛”。但林枫言沉默之后,说出来的话差点儿连叶平舒都一跤摔倒!

    “看热闹。”

    水馨到底破功,露出了些许张口结舌的表情——换人了吧?换里子了吧?不知不觉的林枫言你也被穿了吗!?

    叶平舒也愣了,好半晌才傻乎乎接口,“看热闹啊,跟着不也能看热闹……呃,莫非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赶紧先下去和我姐他们说下甭管火组、金组的事了?”

    林枫言这次用行动表示了态度——

    他直接掉头就往地下城的通道走!

    水馨继续目瞪口呆,只觉得算上上辈子都没这么惊讶过——说好的一心复仇冷漠孤僻呢?怎么一眨眼画风就不对了?不对,怎么一眨眼芯子就好像黑了?

    倒是叶平舒轻咳一声,似乎对自己刚才的话略有些不好意思,提醒水馨道,“走吧,我觉得林枫言的提议挺不错的。看看他们能弄成什么样也好。”

    一边又侧头告诉水馨,“城墙虽然还算坚固,但这么多年了,坑坑洼洼的位置也不少。真要有什么意外,你总比妖魔更容易爬上来。”

    水馨一惊,这下子彻底惊醒。

    叶平舒看来还真不想管那严攀的所作所为,因为他觉得,严攀的作为可能会失控?

    那么问题来了……

    他为什么不担心失控?

    水馨在心底叹气,到底还是跟了上去。

    不管怎么说,她觉得叶平舒总比那什么“严公子”靠谱可信。哪怕这家伙的身上,似乎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谜团。

    而木组剩下的训练生们,乃至于木昀他们在内,看到他们几个的行动,也都默默的跟上了。

    ——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既然如此,跟着高品兵魂好了。

    大概是这么觉得的。

    尽管之前他们没有去营帐里请那些道修玄修,勉勉强强算是一个小小的下马威,但和这会儿的情况比起来看,倒像是他们这些剑修被道修玄修连着普通人一起孤立了!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