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这一次连他都有些诧异,深深的看了木昀一眼,这才回头招手,“林枫言,你准备偷懒到什么时候!?”

    依然站在山道上的林枫言眉毛挑起了一个非常轻微的弧度,但下一刻,他也就出现在了水馨的身后。

    木昀没有看她,而是依然看着叶平舒,露出了貌似笃定的微笑。

    于是叶平舒为剩下的训练生们做了主,但语气依然尖刻——

    “我们打前锋吧。要是不幸有妖魔闯了进来,别一不小心就把我们的客人给啃了。”

    如果说之前其他训练生因为还懵着的缘故没注意到什么,这一次,叶平舒可把自己的态度表现得不能更明显了。

    水馨再次肯定,木昀他们的出现很严重的刺激到了他。

    绝不只是因为道修玄修的问题。

    可这么一来,新的问题来了——木昀他们的改造方式,叶平舒不是早该知道了吗?

    水馨直觉这很不妙。

    但她已经习惯了将想不清楚的事情放到一边。更重要的事情或者是……叶平舒这几句话真是意外的非常对她的胃口!

    类似的话她也想说,可惜,哪怕是以前她貌似也没有毒舌的属性?

    于是,水馨只是非常干脆的用行动表达了她对叶平舒的赞赏——率先往通道里走!

    只不过,在和那些改造后的训练生们擦肩而过的时候,明明和他们并不熟悉的她,心中却莫名的觉得难受——他们几乎都是一个反应,看着他们走过,但很快就纷纷低下头去,避开视线。

    幸而,没走几步,虽然还不大弄得明白怎么回事但至少已经想清楚了一部分的木妍快步跟了上来,小声问,“叶平舒你怎么回事?木昀她们现在……”

    “帮他们。”叶平舒并不讳言,“我这就是在帮木昀他们——相信我,不要觉得那些道修玄修可以划到‘团结一致’的范畴。那不可能。”

    木妍“啊”的一声,停住了脚步。

    那叫做“严公子”的家伙很讨厌,其他的金、木两组训练生也是。他们已经知道这些人没有团结作战的概念,而且本能的因为讨厌而不愿意接近、交流……

    可终究还是要并肩作战的。

    既然这两组人来到了地下,那就总得学会并肩作战。

    ——木妍本身没有那么明确的概念,但她确实是这么想的。就像调解木组训练生们之间的那些小矛盾一样,她过往的经验让她本能的觉得,矛盾总是可以调和的。

    但叶平舒这样冰冷的一句,不能说彻底击碎了她的这种念头,却可以说简直对她的人生观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什么叫做“不可能划到团结一致的范畴”啊!?

    木妍抿抿唇,决定再观察一段时间。

    毕竟她很清楚,她知道的东西或者太少,远远不如叶平舒。而且,叶平舒也是可信的。尽管他说得不那么多。

    而撇开最有团结意识的木妍,其他木组训练生甚至压根儿就不觉得叶平舒的尖刻有什么不对!

    大部分人都和水馨一样,觉得简直是解闷又解气。

    在他们看来——叶平舒完全没有说错嘛!

    这些金组、火组的训练生,用眼睛看就知道了,和他们相比,真是身娇肉嫩得很。如果妖魔能将他们这些剑修啃进肚子里,何况是他们?

    所以,如木融这样的,简直是笑着跟上叶平舒的。

    其他训练生们也没有异议。

    他们也有不是很懂的地方,但得说,那些地方,至少他们暂时没有追究的兴趣。

    脚步声还是很凌乱。

    尽管走在前方,但或者是因为到底隔着一整条战线的缘故,水馨现在称不上警惕。她的注意力倒有一大半放到了后面。

    那些道修玄修的脚步声放在通道中简直就是噪音,哪怕大部分脚步声都算得上轻盈。

    水馨回想了一下,在另外两组……好吧那姓严的虽然很抢戏,那些乱七八糟的装备也很夺人眼球,但想一下还是想得起来的。

    撇开两个保镖——或者她现在的同伴们还没意识到这点——两组人加起来是一百五十一个,貌似,女的还比男的多一个?

    难道说在其他的修行资质上,女性比男性更有优势?

    还是说……

    水馨可没法忘记,在水组,可全都是少女!难道能说男性就不会有琴棋书画的天赋?这应该只能说明这个世界还是男性占据主导地位才对!

    所以推理到修士身上……

    不同的可能,代表的是天差地别的动机。

    水馨忽然觉得有点傻——她前一天居然没记得研究一下这个。

    可话说回来,就算是研究了那些女修士的行为举止又怎么样?

    原身在水组的时候都还是精英教育呢,琴棋书画那个各有所长百花齐放啊……

    就算金组火组培养女修也是为了某些类似的目的,难道不也一样要考虑“买家”的喜好?

    谁知道人家是要柔弱的傲娇的高冷的还是妩媚的啊?也一样会来个百花齐放的!

    大概是水组的教育方式留下了太深刻的记忆。

    要知道水馨能迅速接受剑修的身份,撇开现实因素之外,最大的原因可就是“拼命升级总比手无缚鸡之力的宠物好吧”这样的念头!

    她可不指望自己的主角光环爆棚,作为宠物都能找个宠文男主!

    所以如今注意到道修玄修也是女性数量居多,很容易就偏到类似的方向去了。

    水馨不小心就把思维发散了出去,有点儿胡思乱想。以至于“广场”的喧嚣声传进耳朵里的时候,她甚至有点儿惊讶。

    倒不是惊讶于自己的走神,而是惊讶于……

    背后那些道修玄修居然没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就那么顺从认命的一路跟到了这里!

    广场这边的气氛,和之前几次过来都不同。

    没有了妖魔潮即将开始的井然有序,也没有了妖魔潮刚刚过后的放松。非要形容的话,那就是“不知道怎样才能打发时光”的无聊气氛。

    甚至连锻炼的都没有——就算要修炼,大概也会选择地下城里专门的修炼场?

    不过,哪怕是那些无聊发呆的人,在看到陆续出现的,和这儿的气氛简直格格不入的,穿着法袍带着法器的道修玄修们之后,也和中了某些法术一样,一个两个,然后是一群两群,本来的喧嚣声,在那群“客人”陆续走出通道之后,飞快的消失不见!

    如果说他们对木组剑修们的态度是“无视”,那么,现在这些普通人对道修玄修的态度,就应该说是……

    畏惧?害怕?

    水馨有些说不清。

    总之,比对他们的态度要激烈太多。即使只看表情。

    水馨微微皱眉,往边上的叶平舒看了一眼。

    叶平舒还没什么反应,老老实实的出了营帐,又一路跟到了战场的道修,终究还是出幺蛾子了。

    “很好。”在他们的身后,那“严公子”高声开口,“前面的木组,既然到了地方,我们应该商量一下妖魔的事情了。”

    水馨在心底轻啧一声——该说不出所料吗?

    不过……

    水馨还没吭声,后面的木昀已经冷笑了一声,“抱歉得很,这里距离深渊……或者说距离妖魔还有一座城的距离。到了深渊,才能将妖魔引诱出来,好让你们适应妖魔。”

    确实,这是最大的问题。

    而且水馨想,大概叶婉和杨景元他们这会儿也在深渊那边等待吧。

    现在就算还不到妖魔潮的时候,感觉应该也不会太远了。

    但是,在队伍后方的严攀却一点儿也没有认错地的尴尬。对木昀的冷笑,他却是轻笑以对,“木昀小姐是吧。”

    他用了一个在这样的地下世界里本来几乎不会被用到的称呼,“我想你误会了一件事——至少本公子可不是对深渊、妖魔一无所知。之所以会在这里就提出妖魔的事,原因很简单。对我来说,想要引诱妖魔,完全不需要木组训练生出手。但是,引出深渊的妖魔,却不见得是一群新手剑修能抵御的。所以,我需要征集世俗武者,保障万一。”

    队伍的后方,严攀笑得矜持却又自信,甚至可以说狂傲!

    而且这还没完……

    严攀趁着木组训练生们都有些被说得发愣的机会,领着自己的保镖走到了空地上,环顾一圈,“想必世俗武者应该也很清楚吧?相比于对煞气有天然吸引力的剑修,道修和玄修能给世俗武者的好处会多出多少?”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