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水馨觉得木昀等人有些奇怪,但显然,大部分完好的木组训练生们都没有类似的想法。或者说,就算是感觉到了不对,都会很快放下。

    他们毕竟不像水馨是后来者,对木组的大部分人都没什么感情。

    就是木妍,尽管她的脸上也一度露出惊疑之色,但她还是很快就将这种情绪收敛,也跟着大部队飞跃了出去。

    眨眼间,就和下饺子似的,山道上只剩下了三个人——水馨和她的左邻右舍。

    林枫言对这些木组的同伴显得十分淡漠,叶平舒平日里和其他训练生都处得不错,这会儿却简直像是林枫言附体一样,倒叫被包夹在中间的水馨不安得很。

    心底小人嘴角一抽,水馨虽然也对大部分木组训练生没什么感情,却也还是跳了出去。

    至少有一点是很明显的——木昀她们回来,绝不只是为了和他们重聚!

    大概……新的任务要开始了?

    水馨这一跳,轻而易举的跳出了几十米的距离。落点距离那边的营帐已经有了一点距离。但营帐那边依然什么动静都没有。

    ——就算你们是那种一闭关修炼就能十天半月五年十年的修士,这里连灵气都没有站桩都废一半你们难道还能修炼出什么东西来?

    不管怎么说,这些道修玄修有志一同的闷在营帐里,给水馨的感觉半点儿也不好。

    她保持着面瘫盯着身后的营帐看了片刻,才往木妍等人走去。

    还没迈上两步,身边就落了一个人——叶平舒的控制力惊人,他轻轻巧巧的出现在水馨的身边,连地面的灰尘都没溅起两颗。

    保持着迈步般的悠闲姿态,叶平舒连缓冲都不用的扭头冲水馨笑,“你说这外面的动静,那些家伙能不能听见?”

    水馨稍稍愣了下,才能肯定他这是在指那些道修玄修。

    但对叶平舒的问题,她还是不能肯定,半晌才答道,“……应该能?”

    叶平舒一笑,也不计较。

    另一边,竹箐开始,然后是木妍等人,早已经拉着木昀他们说开了。

    木昀他们看着也真和以前没有区别——一样的黑衣背剑,简直就像是刚出了个不重要的任务才回来似的。

    所有人都知道,木昀他们是因为无法恢复的肢体和内脏而被组织带走去改造了,怎么都想不到,改造之后竟还能保持原样,哪有不惊喜的?

    可处于旁观状态的水馨却注意到,木昀等人的表情很有些冷淡,而且对改造的事情不愿多谈。至少,他们不肯说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改造,只说自己已经适应。

    竹箐他们想起了全程处于昏迷状态的“树神赐福”,对此倒也没有纠结。

    水馨却觉得有些不对。

    而且……

    木昀的视线在训练生中逡巡着,很快就从缝隙中望了过来,和水馨的眼光对上了。

    被她刺习惯了的水馨提起精神。

    谁料,木昀的视线逃避般的飞快转了开来,似乎有些狼狈的略过了她,又略过了叶平舒。在稍稍愣了一下之后,终于抬起头,去看山道。

    山道上已经只剩了林枫言一个人。

    木昀的目光往那个方向凝注了片刻,比之前更狼狈的又蓦然低下了头!原本就勉勉强强的笑容,也变得有些苦涩。

    水馨忽然觉得心一沉。尽管没有被刺,却完全没法产生任何轻松的感觉。

    她掉头看了看叶平舒——这家伙,应该是一早就知道了到底是怎么个“改造”法吧。

    可惜这家伙不愿多说的话,让他说也没用——瞧他之前敷衍木妍的那嘴皮子!

    但即使叶平舒不愿意说,也不只是水馨发现了不对。木妍对**没有什么感想,但木昀在内的所有改造了的同伴对“改造”这码事一直避而不谈,聪明的木妍脸上也就渐渐染上了疑惑之色。

    木昀却也敏锐得很,立刻就注意到了,摇了摇手,让那些改造了的训练生们闭口,一边转移话题,明知故问,“我们才接到命令,说是要保护火组和金组的修士。他们人呢?”

    水馨又有些疑惑。

    木妍的性格适合成为领袖,也因此隐约成为了中品兵魂里的核心人物。但也只是核心人物而已,只能各种建议,并不能替其他人做出决定。

    而木昀,她的嘴巴可不太好。而且之前除了自己的修炼只比较关注林枫言,顺带对水馨刺上两句。以前在中品兵魂中,就只是普通一员。

    现在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水馨本能的注意到——木昀已经是那批改造过后的木组训练生的领袖,有命令权的那种!

    她那“禁言”的姿态,现在木组训练生们不会太在意,但改造者们却是令行禁止!

    木妍则再次注意到了截然不同的方向,她越发疑惑的看着木昀,加重了语气重复道,“保、护!?”

    木昀愣了下才苦笑,“是啊,保护。当然,这是给我们的命令。”

    说到这儿,木昀有些欲言又止。

    旁边另一个木组训练生木弓直接接口了,“因为我们已经不是剑修了,木妍。”

    木妍瞪圆了眼,直盯着木弓看。

    木弓原本也是木组训练生中的普通一员。在树神赐福之前很是平平,在树神赐福之后依然平平。像水馨这样的,都得盯着他好半晌,才能勉强回忆起他的名字来——也只能记得名字而已。

    但他这会儿,地位也显然有些不同了,是在代表他们所有的二十七个被改造的木组训练生说话。

    叶平舒见木妍愣愣的盯着对方看,忍不住插口了,“木弓的意思是,组织的改造,对兵魂大有影响。然后,不再是剑修了,也就不再被要求不屈与一往无前了吧。”

    木妍继续哑然。

    其他兴匆匆过来和旧友叙旧的其他木组训练生们也都哑口无言!

    木昀看了木弓一眼,又苦笑一声,将被歪掉的楼拉了回来,“所以说,火组和金组的人呢?”

    木妍他们还没反应过来。

    看来即使是木妍也一下子转不过那道弯——为什么被改造了就低人一等了?就要保护别人?

    叶平舒却是个早有预料的,他依然没有凑上前,指头却在四周一转,毫不客气的道,“都在里面装大爷呢。大概是在等人去请?”

    水馨瞅了他一眼。

    叶平舒的语气太尖刻了,尖刻得一点都不像他。

    大概……就算是他早有预料,在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心情依然不会好?

    木昀看来也注意到了,她表情复杂的看了叶平舒一眼,却又眨眼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反正命令里也没有严格说明时间,或者我们应该好好休息一阵子。而且话说回来,距离上一次妖魔潮已经十来天了,或者等到下一个妖魔潮过去以后再执行这个任务会比较好?”

    “啊?”木融茫然的看着木昀,又回头看看叶平舒。

    明显,他的脑袋大概已经成了一团浆糊。

    当然其他的木组训练生们也没好到哪里去。

    木昀也不准备让他们都反应过来,早已经从木妍他们的“包围”中走进了训练厅的内部。她有些怀念的四处望了一圈,看起来很是悠闲地拉开了家常,“也就你们还一直住在这里了,成教官没说让你们搬去前线吗?”

    叶平舒也答得自然得很,“没有。”

    水馨虽然不算特别聪明,但她到底比其他木组训练生多了一点儿社会经验,早看得清楚了,木昀也好木弓也罢,尽管被吩咐了要保护那些道修玄修,但如果说让他们卑躬屈膝,真把那些家伙当做大爷一样的一个营帐一个营帐的去请,那是绝无可能的!

    那么……她要不要也凑一脚,说点什么?

    可惜,这个念头才起,就被水馨自己掐灭了。

    因为她悲哀的发现了一个事实——哪怕不说那见鬼的三无方略,也不说她本来和木昀称不上良好的关系,她也显然不是一个擅长语言游戏的人。除非把腹诽也算上……

    于是水馨不吭声了。

    幸好,也不需要她助攻了。

    不管那些家伙本来到底是什么打算,但木昀不肯配合,木组完好的训练生们更没可能配合的情况下,他们反而更坐不住。

    剑修们的淬体境界,有妖魔的煞气就能蹭蹭的升级了。

    他们呢?

    没哪个道修玄修愿意在这个没有灵气的地方多待哪怕是一天!

    是以,木昀不照着剧本走,道修玄修们也就只好自己走出了营帐。当然,最开始出现的还是身上带着小刀小剑之类冷兵器外形灵器法器的男性道修——严攀之外——他们的脾气似乎好上一点,到各个营帐去呼朋引伴。

    简直就像是刚刚醒来之后的串门打招呼。

    没多久,在木昀冷漠嘲讽的目光注视下,道修玄修就都出了自己的营帐。

    水馨几乎一直都在注意木昀,对此暗暗叹气——看来,被送到那边去进行改造,哪怕只是这么短的时间,木昀也已经看到了很多在这里看不到的事情吧……

    大概她这会儿的复杂感想已经溢于言表了,被她注视的木昀没忍住,回头瞪了她一眼,然后才又对木妍开口,“等下你们也要去,而且你们是要做侦查任务的,走在前面吧。”(小说《仙途遗祸》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