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约拍马屁险些拍到马腿上。

    他的双眼有些呆愣,显然想不明白——如果剑修和他们的关系不大,深渊里的情况还要靠他们,那严攀之前那种嚣张的态度到底算是怎么回事?

    火约有些尴尬的住了口,不知道该怎么把话接下去了。

    金固看了他一眼,脸上倒是继续面无表情,然后,又用一种平静无波澜的眼神去看严攀,开口道,“我还记得,公子到火组金组时,也不曾像今天这样。但之前,公子一早就吩咐我留下影像……这么说来,这些木组剑修本来不会和我们有多少交集,但公子或者希望,这些剑修主动上门挑衅?”

    严攀挑挑眉,有些满意的笑了。

    就好像兵魂的战斗悟性永远超过其他人一样,慧骨的拥有者也没有不聪明的。

    只是,脑袋聪明不等于看事清楚,否则也不至于有“擅技”一说了。事实上,绝大部分的慧骨玄修都是只在某个点上聪明。

    像金固这样懂得“人情人心”的,反而少见。

    ——否则,他为什么要在这金组火组里找什么下属呢?都只是练气期的小,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他远远甩开的一群家伙。

    当然啦,火约一点都不聪明。

    但他有别的用处。

    想到这儿,严攀的脸色挂了下来,“我倒是一早就猜到,之前的威慑不会有效果,但兰易对这些家伙的维护程度还真是超乎预料。倒让下一步更不好办了些。”

    金固表情冷静但十分识趣的接了下去,“……对现在那些淬体期的剑修来说,妖魔就能满足他们的一切修炼需要,其他东西用处不大。想要引诱他们那边主动,选择余地也不多。”

    “就是这样。”严攀有些满意的道,又看了火约一眼。

    火约愣了一下。

    但他也没有傻到底。

    他三灵络的天资在道修中不过中等——混沌灵木的树神赐福从来不在道修身上花大心思——也称不上特别会奉承。严攀在道修中选了他,是什么缘故,他能不知道?

    火约的脸上,到底扯出了一抹笑来,“公子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就是了。”

    严攀挑挑眉——

    火约虽然资质不高脑袋更不聪明,但好处也有,一来是那在修士中堪称奇葩的长相,二来,就是他的知趣、听话!

    “再把之前的那个放出来看看吧。”严攀的语气貌似冷静无波,但到底有几丝难言的波动溢出,“虽然不用太着急,但最好早作准备。我记得,这次木组的损伤远远超过往届,这一期如今只有四个女人了?”

    回想了一番,严攀再次皱起了眉。

    还剩下四个——两个显然是上品兵魂,甚至有那么一个还是混沌灵木直接改造出来的八品。剩下的两个里,也有一个,似乎是中品兵魂的核心。

    这就稍微有些麻烦了……

    又是一天清晨。

    睁开眼睛,水馨很快就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她有些郁闷的确认,也许,在来到了这个世界之后的诸多清晨中,这会儿她心情的糟糕程度,连训练开始的第一天都比不上。

    那时候她已经确认了“短时间内逃跑无望”,只能努力训练去和妖魔死战。甚至觉得自己可能很快就死掉。

    可现在呢?

    她已经知道了八品兵魂带来的巨大优势,且已经基本肯定在组织里有会维护他们的力量。至少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小命还是挺有保障的。

    但感觉反而更糟糕了。

    水馨难得的晚起了一会儿,躺在石床上仔细的想了想,最终露出苦笑。

    对一个已经隐约触摸到了灵魂本质的剑修来说,什么情绪只是生理反应,什么情绪发自本心,又源自何方……这些事情只要给她时间,就能弄得清清楚楚。

    她很快就明白过来,大概是因为这一次要面对的东西,大抵还有“复杂的人事”的缘故。

    这可不是她的擅长!

    她能说她的第一梦想其实是个技术宅么?虽说技术不好学,但前生要不是觉醒成了异能者,至少她是能贯彻“宅”属性的。

    而且,除此之外,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冥冥之中向她示警。

    那是一种挺特殊的感觉,至少在那一场惨烈的战斗之前,她就没有过类似的感受。

    但她这会儿到底是一个兵魂剑修,水馨觉得宁可多心,也别当自己多心而忽略!

    皱着眉,水馨到底还是完成了早上的早课。甚至还稍稍在石室中训练了一下自己的基础剑术。控制步伐的话,也能稍稍起到锻炼效果。然后他才走了出去。

    不出她预料,她不算晚,但绝没有行止异常——就是林枫言那个八风不动的家伙,都没有在道修玄修的注视下,跑到训练大厅里进行基础训练!

    剑修们都出来了,可依然都站在螺旋山道上。说起来这会儿要是直接往下跳,就算能精准的跳进营帐和山道之间的空挡里,感觉上只怕也奇怪得很。

    水馨自己衡量了半晌,觉得自己宁愿傻乎乎的走下去,也不愿意跳。

    ——好吧,这会儿对她来说,跳下去才是正途,走下去反而变成了“傻乎乎”……

    当然她能直接跳过营帐的范围,可她对那些道修玄修缺乏了解,实在是担心跳过去的时候引发营账或者那些没什么团结概念的修士的攻击。

    想了想,水馨决定也先等等看——居高临下总比站到那中间去被围观强多了不是!

    这时,木妍穿过山道,走到了叶平舒的身边,“叶平舒,之前说过吧,我们要和这些火组、金组的一起熟悉妖魔战场。这是要我们保护他们的意思吗?就算不是这样,道修、玄修的战斗方法,我们也还是要知道比较好——你应该是知道这些的吧?”

    问出了木组绝大部分训练生都会有的疑问,木妍的语气中还有显而易见的不满。

    显然她觉得叶平舒前一天就该把这些东西介绍清楚了。

    叶平舒苦笑一声,摇头,“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倒觉得保护他们的任务不会落到我们头上。不过说说也无妨。”

    叶平舒往四周看了一眼。

    木组训练生们的石室本来就各个相连,这会儿只剩下了四十三个人,沿着山道站成一列,也拉不出多长的队伍。

    何况还有挤在一起说话的。

    这会儿一听叶平舒开口,就算目光没集中过来,耳朵也都竖起来了!

    “简单的讲,道修——火组的灵络擅长领悟和他们的灵络属性相适应的法术。不过据说法术的威力和施法材料的好坏关系很大——偏偏现在灵气淡薄,施法材料也少得很了。我可不知道火组那些能有多少。”

    水馨和叶平舒比邻而居,这会儿自然站得挺近。

    这会儿她又把自己的三无策略给忘了,诧异得脱口而出,“施法材料!?”

    ——忽然有种眨眼穿西幻的感觉怎么办?

    “当然,施法材料。完全由灵气构成的法术是弱小的,施法材料就像个引子,能大幅度强化法术。”叶平舒有些诧异的扭头和她对视,一边继续解释,“本质上来说,灵气法器法宝这些,也只是可以反复使用或者自我恢复的施法材料而已。但正因为有了反复使用、自我恢复这一类的特性,一般反而会牺牲原料作为施法材料应有的强度。”

    水馨不能肯定叶平舒是不是察觉到了不对,她扭回头去,双眼放空。

    她再次后悔自己的匆动。因为她这会儿忽然想起来了——黑狗血、鸡血、桃木剑什么的……谁说修真就不用施法材料的!

    只是这个词陌生了一点而已……或者太技术化了?

    “所以说……”另一边的木妍眼神也有点而放空,很是不确定的说道,“就是说,那些火组训练生,他们的战斗能力现在几乎没法衡量,战斗方式也难说,是吗?”

    木妍的关注重点显然在另外一个层面。

    叶平舒有些同情的看了她一眼,“玄修也一样。玲珑心同等修为下的战力能有天差地别的差距,和他们的心情关系极大,斗境甚至能因为心情在三四个境界内起伏。”

    水馨继续默默吐槽——所以说,玲珑心其实是最容易被热血小强逆袭的boss类型?甚至也是容易被口头打败的boss都说不准吧……

    这么想着,她同情的看了追根究底的木妍一眼。

    叶平舒没听见水馨的腹诽,平静继续道,“慧骨则重外物,和道修一样,战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手上的东西。”

    和他们这些淬体期至少战斗方式差别不是太大的剑修可完全不同!

    木妍终于露出了近乎于风中凌乱的表情!

    还好,就在这个时候,妖魔战场的通道方向传来了一阵略略有些凌乱的脚步声。在训练厅里的营帐几乎全都悄无声息的情况下,这略略有些凌乱的脚步声,很快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只是……

    当脚步声的主人出现在了面前时,不只是木妍一个人瞪大了眼!

    “木昀!”竹箐惊喜的喊了一声,似乎再无顾忌,直接就从山道上飞跃了出去!

    她越过的营帐没有反应。

    可就是水馨,这会儿也没注意到这一点。她在意的是另一个问题——

    人还是那些人,看起来都已经完好无缺。

    可为什么脚步会凌乱,为什么……会给人一种不舒服的……违和感?

    水馨再次转头,木妍的脸上,露出了和她类似的惊疑之色。

    而叶平舒的表情……压根儿就是面无表情!(小说《仙途遗祸》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