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道修玄修的那一百来个人没两个身手利落的,但训练大厅内还是很快就多出了不少东西——或者简单,或者华丽的营帐。硬生生将素来空荡的大厅占去了大半空间。

    木组训练生没人愿意和这些家伙打交道,有这些家伙看着,就是练剑都觉得心中不安,干脆一个个的眼不见心不烦,全上了山道。

    如木薰这样的,心有疑惑,干脆闭上石室的大门祈祷去了。

    而木融这样的,却好奇的待在山道上往下看。水馨看得出,他心中积累了不知道多少疑惑,甚至保不定终于开始对“外面的世界”真正感兴趣起来。

    可惜,叶平舒跑得太快。

    这家伙大概也看出了问题,早早的也回了石室把门一关,还用上了隔绝阵——水馨这会儿才注意到,使用了隔绝阵的话,石室大门从外面看着也是浑然一体,十分明显。

    木融闹不准叶平舒到底在干什么,也不好打扰。

    水馨觉得自己倒是能猜到叶平舒到底算是怎么回事,但自然不好和木融他们说。如果要详细说的话,很可能要牵扯到太多东西。组织的秘密、外面的世界等等。

    坦白讲,水馨真不知道木融他们能不能接受——看那些道修、玄修的模样,反正她是可以肯定了,外界,绝不是什么美好世界。

    但水馨也没有立刻回到自己的石室。

    她站在螺旋山道上往下看,试图从那些道修玄修的身上看到更多东西。

    可惜的是,那些道修玄修显然也在忌惮他们,尽管鄙视之类的态度非常明显,这些家伙却始终保持着诡异的沉默。

    直到一座座行账竖起,这些家伙三三两两的钻进了行营,他们什么都没讨论!

    而且,那些行账看来明明很薄,却不知道经过了怎样的处理,剑修的五感根本无法穿透!隔音隔眼。

    ——更糟糕了不是吗?

    水馨在心底苦笑。这样的沉默背后是更糟糕的事情。水馨对此十分清楚。但她也绝非全无所得——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叫做“严公子”的二代,果然十分特殊。

    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空间装备是特别稀有,还是这个地方比较特殊——

    看那些道修玄修们的一身累赘就知道了。几乎所有的行账都是从随身携带的袋子、包裹里拿出来的,只有那“严公子”的行账例外。

    那是目前最华丽也最大的行账,账面有着大气的黑白山水画。

    但重要的是……这个行账是那“严公子”凭空从手腕上的镯子里取出来的!

    第一次向水馨证明了空间装备的存在,更是向她证明了道修玄修之中,要鲜明得多的阶级!

    剩下的那些道修、玄修,显然对“严公子”这个人的特殊地位理所当然。

    ——如果从这个人下手,有没有可能逃离地下?

    水馨的心里,忍不住的转过了这样的念头。可惜,她从来不是什么智谋型的人才,想了半天,还是对对方身边的两个金丹期体修毫无办法。

    更何况那家伙是个道修,在这个地下,全靠各种法器灵器战斗——既然是修二代,还能带上那么两个强大的保镖,身上的保命底牌也不知道有多少!她现在对道修的了解太少了,只怕就算是智谋型人才,都不大可能在情报这么少的情况下成功吧。

    这么一想,水馨只好在心底叹气,在盯着那些营帐看了一会儿以后,也只能扭头回到自己的石室。

    她却没有想到——

    虽然她衡量了一番成功率,暂时歇下了找麻烦的心思,但她不找麻烦,不等于麻烦不会找她!

    在那个最华丽的营帐中,严攀正一脸深沉的端坐在一张锦垫上,眯着眼睛,抿着手中的酒。在他的脸上,似乎找不到“找茬遇挫”的郁色。

    两个获得了体修保镖允许的家伙进了营帐,看到严攀这个表情,都愣了一下下。

    这两人都是一身法袍,都用灵气修炼,道境统一,外在表现类似,若是放到外界,未必看得出是道修还是玄修。

    但在混沌灵木的镇守范围内,普通储物袋连普通的灵器都不如,很容易被破坏结构。一众尚且还是练气期的道修玄修哪可能都和严攀一样有空间稳定的上好储物手镯?是以只能自带常用法器了。

    来的这两个,一个容貌平凡,淹人堆里能找不到,却是颇为个性的在腰带上插了好几面小旗子,旗子上都是繁复的纹路——毫无疑问,这是个阵修。玄修中的阵修。

    另一个相貌则可以说是丑陋了!

    虽说道修玄修不像剑修,会把自己基于底子往协调优美方向改造,却也有灵气滋养身体。若不是修了什么邪门功法,皮肤好气色好也是应该的。能让人觉得丑陋,那只能是底子太差!

    这个三角眼吊梢眉大长脸的家伙,简直是再好的皮肤气色,都无法盖住那股子猥琐之气。

    他的腰间挂了一个大袋子,又背着长剑短刀,不是剑修,自然就只能是道修。

    当然,要说倚靠这些外在的法器来分辨道修玄修,在木组,大概也只有叶平舒有这个本事。其他人都还对道修、玄修的分别模模糊糊的。

    修行五道,灵络演法、玲珑心纵情、慧骨擅技、兵魂主战。

    道修单指灵络修士,他们在法术的学习和创造上有先天的优势;

    玲珑心和慧骨修士则统称玄修——

    玲珑心从人类的七情六欲问道,修剑都只能走情剑的路子,其他就更别说了。他们的修行方式,倒是和水馨的前身挺重合的。随身带着琴棋书画的,九成九得是玲珑心。

    慧骨修士则恰好与玲珑心相反。他们走得是理工科的路子,但凡是需要理论支撑的东西都比较容易上手。

    天地玄黄四级慧骨,最低级的那种,做了阵法师、丹药师、符箓师这些职业,基本上都能碾压了大半的灵络道修。

    是以,自从慧骨的修炼方法逐渐系统化,道修们就放弃了这一块,选择和慧骨修士相辅相成。

    这会儿显然也是这样。

    严攀虽说看着有些走神,可这两个修士的到来显然唤回了他的神智。

    见两人进来,他一挥袍袖,一副潇洒做派,“坐吧。金固,那些木组家伙的情况你都留了影吧?”

    一脸平凡的阵修点了点头,“公子现在要看吗?”

    严攀轻哼了一声,平静道,“看看吧。”

    货真价实的金组训练生有点儿诧异。

    但他不是多嘴的性格,既然严攀这么说了,他默默的从怀中捞出了一颗菱形的晶石,输入真气,晶石上阵纹一闪,很快,从阵修离开通道起,从他的位置看到的一切,就凭空出现在了空中。

    那晶石这会儿看着简直像是投影仪,还自带投影屏幕的那种。

    屏幕中显示的,自然大部分都是木组剩下的那四十几个训练生的表现。

    长脸男露出了几分诧异的表情,他小心的瞥了严攀一眼,见他面无表情,暗暗的咽了口口水,到底没吭声,也认真的跟着看了起来。

    惊讶、茫然,或者平淡,投射在虚空中的屏幕简直将木组训练生们的表情都展现得清清楚楚。

    可惜,等到那两个保镖体修邢一邢二动手,画面就变得有些晃动。而等到三种清晰的剑意成型,画面更是出现了三道明显的龟裂!

    此后,虽然木妍他们也成功的诱发了剑意,却到底不够凝实,画面上倒只是出现了或大或小的晃动。

    再然后……

    绿色的藤蔓刚刚在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尖角,就如同在水面投下的石子,彻底将平静打破。屏幕瞬间四分五裂,就此消失!

    严攀本来只是微微的皱眉看着木组训练生的表现,但看到那根藤蔓直接将屏幕戳破,却是手上一紧。

    亏得他手中的酒杯够硬,本来已经下去了一半的酒水,却依然洒了出来!

    “这是……”

    “不知道。”金固倒是显得平淡,“毕竟是灵使。在那之后,留影的能力就不能用了——毕竟只是灵器级的阵石。”

    严攀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长脸男进来后不过给严攀行了个礼,客套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呢,此时忙道,“公子,这些木组的家伙万事不懂,又不知好歹。到底还是要找个机会教训一番才对!”

    非但这么说,长脸男还一脸自告奋勇要为主子分忧解难的模样,简直是斗志蓬勃!

    严攀却是嗤笑一声,眉头倒是就此舒展,放下酒杯,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教训?火约,你们也该知道点事了。这些家伙的用处,主要在深渊里,难道我们也跟进深渊去么?在这地下,我们能控制的,多半还是那些世俗武者。这些剑修,倒大半和我们是不相干的。”

    叫做火约的男子明显一愣。

    ——既然这样,为什么你一见他们就直接挑衅?一副自高自大的命令样!

    ******************************

    写到这里,大致的修炼体系也就出来大半了。相信沙丁鱼,这文的设定还是很完善的。包括之前提到的“地球暗世界”,是一个大框架之内的东西。不能说精才绝艳,但肯定是用了心的,基本能保证逻辑自洽。之前的殖民地就是开文太仓促了,想着参加比赛,什么都没准备好。

    沙丁鱼首先希望的是能写一篇仙侠的大长篇,有自己的完整的升级体系的大长篇。会有言情的部分,但首先是仙侠。用了很多心血。更希望大家能喜欢、支持。

    另外,不是凡人流,也不想说什么“不需要爱情”这样的话……因为爱情也是人生经历的一部分,就和亲情、友情之类的感情一样,不是修仙了,就都不需要了。

    沙丁鱼会在书评区放一个客串贴。大长篇嘛,第一卷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副本,出场人物和细节剧情基本上是早就设定好了的。但后面的细节就没那么完善,人物多多,需要客串,希望踊跃报名!(小说《仙途遗祸》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