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体修自己也能轻易判断这个事实。

    作为体修,也许战斗能力不足,他们对危机的预感,却是仅次于同阶剑修的!哪怕明知道,以这长鞭的速度,这一击多半只是震慑,但这鞭子的攻击方向是他们的心脏,谁敢冒险?

    毫不犹豫的,他们同时退避!

    那长鞭的目的果然也就是如此,并没有追击。一击落空,便即落地。

    严攀的脸色简直变得有些狰狞了,死死的盯着训练生的后面,“树神灵仆?什么时候,灵仆也能插手五行组的比试了?而且,灵仆的实力,什么时候被扩大到了这个范围?还嫌裂缝不够大?”

    训练生们抵抗两个体修的气势,短短一段时间里,人人都是满头大汗。实力差些的,还近乎虚脱。

    有些人甚至都压根儿就没注意到那鞭子。

    水馨自然是注意到了的,所以她再次惊讶了——确实,之前出手的,就是那个发放日常物资的灵仆!

    哦不对……应该是灵使了。

    更让人惊讶的还在后面。

    这灵使居然将一面木牌伸出了袖子。木牌中,一个给人高贵之感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我记得,我让人召回火组和金组训练生,也不是让人凭出身仗势欺人的?”

    严攀一惊,第一次露出忌惮之色。

    教官也是一愣,连忙收剑抱拳,“兰易大人?”

    那声音继续道,“火组和金组的德性,我也清楚。果然出事。五组之中,并无高下。木组自然帮那两组熟悉战场,这点成森你协调就是。但要让我知道谁在战场上还敢称王称霸,制造内乱,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那姓严的,我杀他一个孙子,又能如何?”

    “那姓严的”,当然不是指严攀。

    水馨看他那模样,也知道这是个二代三代了。

    对她来说,这种小说中的存在相当遥远——前生的时候,她做普通人的时候没见过。而成为异能者后……有句话叫做“异能者无世家”,虽然不是真的没有但确实少得可怜。

    而这辈子嘛,木组的情况真是单纯得叫水馨早早的熄了“装逼惹祸打脸王”的心思。

    可现在,无疑是碰见一个真正的“修二代”了。

    她不由得默默腹诽——

    男性二世祖都是反派……这是男主小说的节奏好不!女主小说有几个男主不是各种二代啊!

    要是男主小说……

    水馨在转头看看林枫言,又转头看看叶平舒——

    甭说了,要是男主小说,这两位要么都反派,要么就一主角一反派。你见过几本两个以上优秀同龄男主的男主?

    大概这会儿水馨的目光太诡异,连着林枫言都莫名有些发寒的感觉。

    想不通啊!

    人人都满头冷汗,怎么这林水馨居然走神了!?

    他们自然不知道,水馨本来就只是个伪面瘫。而且,自从之前和灵使接触了一次,她虽然不会去信仰树神,但结合她自己之前的多种推断,本能就对树神和灵使多了几分亲切感。

    那个开口的声音,她又本能的觉得,和灵使、树神有关!

    何况还有一点非常明显,这是他们听见的第一个来自组织高层的声音。而这个声音,至少也是在帮扶木组!

    不自觉的,她就放松了不少。

    所以她才有这个心思去腹诽。当然,也包含了几分凝练剑意的喜悦。

    但很快……

    在场的所有人都还在咀嚼之前发生的一切的时候,被提升为灵使的黑斗篷似乎觉得办完了事,决定收工走人了。

    那震慑了两个金丹期体修的藤蔓倏地重新腾空而起。

    不少人都有些无意识的用眼神跟着藤蔓,依然在思虑之前得知的情报。但很快,这些人就都瞪大了眼——

    这藤蔓在收回的时候,居然停顿了一下,在水馨的头顶轻轻的拍了拍,又揉了揉,才骤然加速收回。

    而那个灵使,居然还对着水馨的方向点了点貌似头部的部分,这才转身回到了那个“发放处”。

    水馨张口结舌,有些发懵。

    教官却忽然反应过来——是啊,撇开林枫言的“至纯之剑”,这还有个……

    “林水馨,你是木之剑意?”

    水馨慢半晌的回神。

    说起来,那另外两组的事情还没解决,教官就先单独问她的剑意,这其实也是一件挺奇怪的事。不过,水馨对此也算是早有猜想了。

    而且也早有准备。

    ——木之剑意尽管现在才刚刚凝聚出来,但她努力的方向,可一直就是这个!

    就算愣了下神,水馨也还是张口就来,“岛上也有小草,长得很艰难但是……”

    水馨说的,倒也是事实。

    她很是认真的回忆了原本的水馨的记忆,尤其关注植物的部分。在她的记忆里,水组进行训练的那个岛屿终年黑雾弥漫,地面都是石头,莫说高大的乔木,连矮小的灌木都没有。但是,还是有些时候能看到大海,听得见海浪的声音,也能看到苔藓和……小草。

    在那个色彩一样单调黑暗的岛屿,大海的颜色和声音,还有那点顽强的绿意,在原本水馨的记忆里也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但只凭对那点绿意的观察,就能修炼出木之剑意?

    那得有林枫言那个等级的悟性,加上单纯而执着的性格才行。水馨其实是讨了巧的。于是……

    水馨的几句话,让教官的脸色变得相当精彩!

    可还不等他有什么反应,木妍忽然问,“教官,木之剑意有什么不对?”

    “……没什么不对。”教官暗地里深吸一口气,只能这么回答。然后,他将注意力转向了严攀,“严公子,今天也就算了,防线那边也要安排今天到的武者。你们还是在这里暂住半天,明日里,一起前往地下城。”

    这自然是彻底否决了严攀一开始的主意了。

    可是,连水馨都察觉到了的东西,严攀哪里会不知道,那是对自己的警告?

    直到现在,那个黑斗篷都难说是灵仆还是灵使!

    有那么一个东西在一边监视,严攀到底没敢放肆下去——组织和那个护树灵族兰易的关系,他也不是不知道。

    最终,严攀也只能冷哼一声,“也罢,本公子自设行账就行。”

    ——话虽这么说,可对感知敏锐的剑修们来说,却是分明觉得,严攀这会儿对他们这些木组训练生的态度,变得比之前更为不善!

    正因如此,哪怕是木组训练生里最是热心助人的木妍,都没有半点组织木组训练生们给那些人帮忙的意思。一众木组训练生,只是冷眼旁观的看着那金、火二组的人忙碌。

    而且,大概是因为这两组的表现太不一样的缘故,木组训练生们甚至没有继续他们的训练,也没有去回味之前在压力下的感受,只是沉默。

    教官看着皱眉,却又只是叹气,看金、火两组的人在石室下方搭建营账去了。

    忽地,木薰走到叶平舒身边,缓缓问道,“我想,他们总该也是树神的信徒吧?”

    叶平舒点头。

    但他很快就反问,“信仰树神,有说信徒要人人平等、和睦共处吗?”

    木薰一怔,愣愣的道,“不是说……”

    木妍打断了她,“我懂了。当初教官是说,我们木组的剑修们要在地下抵抗妖魔,要团结一致、齐心协力。这是为树神做事的必须。但那两组,本来是不用在地下抵抗妖魔的,所以也就不用齐心协力?”

    木妍不是上品兵魂,但她当真聪明!

    此话一出,木组的训练生们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愿相信,但又没法否认——木妍说的只怕就是真相!

    至少那两组的训练生,明显没有半点和他们齐心协力的意思。

    而且……

    木妍指了指水馨,举例作证,“虽然水馨现在挺好,但在水组的时候,就没被教过齐心协力之类的话吧?”

    水馨看了看木妍的手指,没吭声。

    说真的,至少这身体的原主还很虔诚。那两组的训练生不一样,水馨觉得他们的信仰都很是有待商酌。但这些话是不好说出口的。

    而木妍指出这个事实之后,其他木组训练生多多少少露出不同的复杂情绪,也一样没人说什么。

    或者是因为,他们也本能的察觉到了这其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水馨和那两组的人一样,确实是都没有被教导过齐心协力的话。水馨加入木组以来,其实也称不上合群。

    但水馨和这两组有个天壤之别的地方——

    她明显不会心怀鄙视、气势凌人!

    忽地,叶平舒笑出了声,两个酒窝却不曾笑出来,“……终究这些人是进不了深渊的,而我们的主要任务,还是在深渊。”

    这样的话,并不能让大部分木组训练生心中或多或少的疑惑与茫然彻底消失。

    但木组训练生们多半连自己在疑惑什么都不知道。

    叶平舒说得也是事实,木组训练生们想想,终归回归了自己的步调。只是,暂时没人有心思实战训练了不说,也没有人愿意去和金、火两组的人搭讪、交谈!(小说《仙途遗祸》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