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那两个剑修也爆发过一次。

    一声冷哼,让所有训练生都如受重击。可那终究只是一闪即逝的攻击,而且并不蕴含对他们的恶意。训练生们猜到那是剑心期的剑修,也就没觉得有什么。

    但现在不一样!

    那是绵绵不绝,如同海水一般向下挤压、压迫的力量。即使是最近已经得到了木组训练生们认可,高达八品兵魂的水馨,也几乎是在瞬间,就有了一种站不稳脚的感觉!

    但在同时,身体深处却自有一股力量涌起,让她咬紧了牙关,直直站着。哪怕骨骼都似乎要被压碎。

    水馨哪里还有那个力气去想叶平舒的用意!?

    受到这样突如其来的压力,和惊恐相比,更多的,却是不服气、不甘心!想要做点什么,想要挣脱这恐怖的力量……

    这样的感觉稍微有点陌生,而且,虽然那么想,但似乎找不到力量来反抗。仅仅是维持自己的站姿,已经相当困难。

    不过,隐隐约约的对话,还是传进了水馨的耳朵。

    “严公子,你也该约束你的手下!”木组训练生的教官成森有些愤怒的开口。

    被称为“严公子”的白衣男却不以为意,“你以为邢大邢二是随意出手的?要是这些家伙不识相,我本来就打算如此。既然我们来了,这些木组的自然应该听话。撇开那些凡人,你以为五组之名是随便取的?”

    金木水火土,火克木。

    火组培养的,乃是道修。

    可是啊……同期的道修,现在难道用的是自己的实力?

    虽然前生受到了不知道多少“识时务者为俊杰”、“隐忍低调”之类的观念的冲击,但或者是前生最后两年的教育占了上风?又或者是兵魂的影响?

    水馨半点也不想屈服!

    也就在这时,她的身边不远处,仿佛传来了“呛啷”的一声响,那是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以无回之势拔剑出鞘!这长剑寒气凛冽、气势迫人,剑光似乎能捅破这这黑暗的世界,直冲云霄。

    水馨觉得,身边的恐怖压力,在这柄剑的刺击下,出现了一丝裂缝。

    几乎同时,感知中的另一个人……叶平舒的位置,那个少年仿佛凭空消失,原地只留下了一缕若隐若现的剑芒,在蓄积着力量,腐蚀着四周的压力。

    这是剑意。

    水馨的心中,升起了一丝明悟。

    剑意这种东西,她前生就听过,这段时间也学到了这个世界的知识——

    人之心,剑之魂,心魂相合,成就的就是剑意!

    因为一早就开始学习植物,颇有了一些心得体会,水馨自觉自己已经摸到了门槛,但总还差着临门一脚,能在剑法中表现出一种“势”来,却无法由自身来展现这种势,无法将领略的剑魂与自身融合。

    也许是时间还太短?

    水馨本来也不是很着急。但此时此刻,受到恐怖的压力,只有两点空隙在给她指明方向的时候……仿佛是灵光一现,她自然而然就明白了。

    也许,只要顺从本能……

    将自己,投入当初领会的东西,之前战斗中领会的东西……

    水馨闭上眼,一时间,原本在看到那些新修士之后,下意识挺直的身体,咬牙苦忍冷汗淋漓也要保持挺拔的身体,几乎都塌下去了几分。

    但很快,她就重新睁开了眼睛,重新挺起了背脊。

    长剑本已回鞘,但这一刻,却似乎再次被拔了出来。

    水馨的气势,也完全变了——

    仿佛变成了一株幼苗,正极力在四周拥堵的巨石中寻找缝隙,争取生路!

    也于是,仿佛如山般沉重,如水银般无处不入的压力中,第三道裂隙出现!

    虽然,凝成了剑意的水馨和其他两人一样,额头上都很快冒出了虚汗,似乎很快就要支撑不住,但无疑,他们身上的气势,也都在这压力下一点点的凝实、鲜明起来。

    而且,就和林枫言和叶平舒的成功指引了水馨一样,水馨的成功,也给了其他人更多的机会和指引。

    原本和她一样艰难的支撑着,想要反击却又不知道该如何着手的木融、木薰和杨添,这三人的气势,几乎同时变化!

    因为有“严公子”严攀上前“交涉”,剩下的那些火、金两组修士们乐得清闲,顶多就是从通道出口那边往前走了一点点,方便围观。

    这个组织,除了“天目”这种资质的孩子因为各种原因不收之外,其他资质的小孩是都搜罗的。兵魂在木组,灵络在火组,慧骨、玲珑心和修行五道之外,一些小众化的特殊体质在金组。

    正如水馨猜想的,火组和金组的教育方式,和木组、水组都完全不同!

    他们知道的东西,比木组、水组的训练生要多太多,就是外面的剑修,也因为传承曾经断了万年,便是如今稍有恢复,也未成气候。

    这让绝大部分的修士,对上木组都有一种天然的、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但他们同时也知道……木组的人虽然没不被组织上层待见,在“树神赐福”的仪式里,却一直都是得到好处最多的群体!

    优越感和嫉妒心这两种矛盾的心态交织,让绝大部分人都很乐意看到木组的训练生被严攀的护卫压垮。

    这些修士大半都知道,以严攀这个人的性格,必然会在木组训练生的面前立威。不管他们是什么模样。所以,那两个体修释放出威压,看似是被捅了马蜂窝,但其实,只是顺势而为而已!

    当然,若是没有叶平舒那番话,那他们可能不会太卖力。

    有了叶平舒那番话,这些修士多半都在心中冷笑嘲讽——当真是自讨苦吃!

    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难道体修真的有那么弱?还是……兵魂在那次“赐福”中得到的好处实在太大!?

    简直难以置信!

    仿佛化身为剑,宁折不弯的林枫言;

    仿佛化身为风,但又暗藏锋芒的叶平舒;

    仿佛化身为生长在礁石上的青草,努力延展根系的林水馨……

    然后是……

    仿佛化身锻炉中的钢铁,将所有的压力当做锻锤的木融;

    仿佛化身虚无,让人几乎感觉不到她存在的木薰;

    仿佛化身土石,和地面彻底融合的杨添……

    再然后……

    剩下的三十七个木组训练生,或多或少的都有了不同的变化。旁观者能很清楚的感觉到,这些变化虽然不完善,不够独立,却通过一个仿佛化身大海的少女,彼此支撑,顽强的维持了自身的存在!

    最后,又通过对自身存在的宣誓,努力的撬动着头顶的大山!

    心魂合一,剑意凝练。

    这是剑意的第一步,是剑意的根基。可这样的根基,按道理……绝对不是这么容易打造的!

    也所以,教官成森或者是所有在场者中最惊讶的一个。

    虽然他知道,开始学习各色剑术秘籍的木组训练生们,多半会受到这些剑法自带剑意的影响,慢慢领悟未必适合他们的剑意——毕竟他们是兵魂——但他没有想到,在这些中品兵魂里,会出现木妍这样……身为中品,却能领悟部分海之剑意的人。她领悟了名为“包容”与“哺育”的部分,天然成为了剑阵的核心。

    虽然他也知道,高品兵魂容易出现奇迹,但是,林水馨才练剑几天?

    林枫言更是……

    教官简直不敢相信他看到的东西——

    “至纯之剑”。

    若是能修炼到魂剑合一,身化剑域的地步,至纯之剑,就是数百年来,公认最有可能打通通道的力量!

    虽然他教他们的时候,就已经有意无意的将他们引向那个方向了……但居然真的能有人自己走上这条路而且出成果……

    教官非常清楚的察觉到,他也一样……是嫉妒的!

    ——这就是最适合剑修的兵魂!

    剑意是剑修强大的基础。哪怕困在这地下,哪怕没受到精心的教育……在这方面,兵魂也还有其他资质拍马难及的悟性!

    不过,苦涩归苦涩,嫉妒归嫉妒,作为体修而选择了剑道,就注定了教官和那两个做保镖的体修,有了本质的不同。

    苦涩嫉妒之外,竟然还万分复杂的,有几分欣慰与快意!

    “看来严公子还不大明白,兵魂不是灵络,可折不可弯。弯了,前途也就断了。组织倒是没有教导这个,可越是高品的兵魂,越是本能的明白这个道理。”

    严攀看他一眼,脸色更为糟糕。但在同时,看到成森下定决心似的拔剑,他却也莫名奇妙的心中一寒。

    他绝不认为成森敢对他做什么,但他爷爷的一句告诫,却浮上了心头——

    “不要随意招惹和你同阶的剑修,唯有剑修,疯起来什么都不会管!”

    而能领悟剑意的体修,和剑修已经无限接近了!

    有两个金丹期的体修保护,严攀不把和他同期的剑修放在眼里。但是一个金丹期类似于剑修的体修……

    然而,严攀忍住了没动,成森却也没有出手。

    不是他反悔了。

    他知道,差着两个大境界。虽然进行了无畏的反击,如林枫言、林水馨这一类惊才绝艳的,甚至还在这金丹期体修的压力之下进一步的凝练剑意。但实力的差距很快就会显出威力。

    他们很快就会支撑不住。

    但是……成森的剑刚刚出鞘,就有一股力量,先他而动!

    一道长鞭忽然灵巧如蛇的从训练生们的站位空隙中穿过,然后一分为二,同时攻向了两个体修!

    这长鞭上没有附带什么气势,仅仅是附带了强悍的力量。

    任何能看到长鞭的人都能肯定,那两个体修绝对无法抵挡这一鞭!(我的小说《仙途遗祸》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