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修们脚步都很轻盈。而且他们自小都被培养团队意识,在一起行动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会调整节奏,保持步伐的一直频率。

    当然这或者也是兵魂的本能。

    因为作为后来者,水馨清楚的体会过,在整齐的脚步声中只有自己这么一个不和谐的点,那是让人多难受的事情。

    是的,不是尴尬,而是难受、不自在。

    不管是兵魂还是身体的本能,似乎都在希望她在非战斗状态,尽可能的融入周围的环境。或者……这也是她在学习的植物的本能?

    而如果不是剑修……

    训练生们的目光又纷纷转过来了,聪明的,心中已经有所猜测。

    这一次,第一个走出通道的,正是他们的教官。他朝训练生们点点头,直接就走向了他们。而在他的身后,一群人鱼贯而出。

    这次就不是身穿短打的世俗武者了。

    撇开教官,一共出现了一百五十三人,全部身着裙装或者袍服,并没有一人短打。

    令水馨有点儿惊讶的是,他们的身上明显都零零碎碎的带着不少东西——大大小小的袋子,还有直接背着琴或者棋盘的。

    水馨猜得到这些人应该就是火组和金组的训练生了。

    可问题是……

    难道他们也没有乾坤袋一类的东西可以用吗?还是说在这儿用不了那些东西?

    但这个或者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另外两组的训练生,态度比前面的世俗武者还要更不友好!当他们的目光扫过来,竟是纷纷露出了皱眉这一类,至少代表着“不喜欢”的神情!稍微年长一些的,甚至有好些,都难以掩饰的露出了连水馨也能看懂的鄙视之情。

    被挑衅和被鄙视……

    谁都知道哪种更好!

    训练生们顿时一阵骚动。不少人的手本能的握紧了剑柄。

    但是,教官却先行走了过来,“好了,金组和火组的训练生都已经到了。但你们知道,他们能发挥的实力都有限得很,还要靠你们多多帮助。”

    多多帮助……这样的人?

    哪怕是虔诚如木薰,看到远处的那批人,都不免露出了几分疑惑之色。

    而水馨,则是不能肯定,教官的表情到底代表什么——惋惜?叹息?怜悯?又或者其实什么都不是只是她的错觉?

    但还不等训练生们提出疑问或者给出拒绝,从金组、火组训练生们的队伍中,却走出三个人来。

    要说那另外两组的训练生,就算是面相看着老成些,也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女。

    这三个却不同。

    为首的男子虽然也年轻,看着却差不多也有二十了。身着金纹白袍,束发金冠,面带笑意,看着倒也是个翩翩佳公子……但重要的是,他的身上,没有任何袋子、武器之类的东西!且就算是带着笑,那笑容,也绝非友善。

    而他的身后跟着的那两个男子,看着更是有三十以上。穿着和木组训练生一样的短打,步伐沉稳,颇有些渊停岳峙之感,却是亦步亦趋的跟在青年男子的身后!

    “成教官,废话就不用多说了。”青年男子一边走,一边开口说道,“这种地方我们可不想久待。我们来这里,就是要空间裂缝弄明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让这些木组的听我指挥就行了。”

    这青年真是好大口气!

    如此睥睨自我之态,水馨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还没有见过!

    水馨立刻往教官那边看了一眼。

    因着青年走来,教官侧了身,哪怕水馨站在靠近通道的前列,也只能看见一张侧脸。她发现,教官居然有些犹豫……

    难道他真的要命令他们听这个青年的命令?

    水馨直觉,如果是那样,那一定会是个糟糕透顶的结果——光是眼前这个青年,给她的感觉就异常不好!很难说这是不是兵魂本能的危机预警。但她真是第一次有那种发自本能的危机感。

    要知道,哪怕是之前那次危险至极的“实战训练”,她也要在实力折损大半、多处受伤以后,才出现了类似的危机感!

    但还不等水馨做出什么反应,另一个一天也说不上两句话的林枫言忽然开口了。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凭什么?”

    青年这才看了林枫言一眼,然后就猛地一皱眉。

    水馨觉得这次她看懂了。

    绝对是**裸的嫉妒!

    这青年看着倒也有翩翩风度,但若刨开他那一身华丽的衣着,单看五官,也顶多只能说是普通的俊秀。何况身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气质。

    林枫言不同啊!

    他年纪虽小,清冷孤绝的气质却几乎浑然天成。更别说他的五官也生得异常精致了。更别说,兵魂对身体的优化是全方位的。

    虽然大致的五官分布、骨骼构造之类的不会改变,但要说外表,肌肤不说,形体也会按照最优比例成长。

    一切自然而然,这都是其他修炼资质无法比拟的。

    简而言之,按照水馨前生的认知来说,这是个有“帅到没朋友”潜质的家伙!甚至现在已经有这个趋势了……哪怕大家都有修炼的优化,也完全不需要化妆术、灯光术、ps大?法之类的东西的加成!

    木组的男性训练生们在这方面还没什么攀比的意思,可其他人就难说了。

    “凭什么?”白衣男冷笑一声。

    可惜,这次他又被打断了。

    叶平舒笑得春光灿烂,“林枫言那小子不会说话,应该这么说——连组织的元婴长老们都没有深入过深渊,现在都不敢判定空间裂缝的情况。敢问这位老兄,你的道境如何?斗境如何?对深渊的了解多少,进过几次深渊?怎么这么有把握,弄清楚空间裂缝的情况啊?”

    白衣男的视线转向叶平舒,看起来更为阴沉。

    水馨先入为主,觉得这不只是因为叶平舒的语气嘲讽、内容一针见血,更是因为叶平舒长得也好!

    说起来,至少木组训练生们长得都不差。

    天生兵魂嘛。

    叶平舒长得又是比较出众的。尽管不像林枫言那样几乎属于妖孽级,却也有了自己的气质。在大众审美观看来,大概也算是“粗服乱头,不掩国色”的等级。

    但话再说回来,水馨不觉得叶平舒这是在为林枫言的话补完。

    林枫言问“凭什么”,倒多半只是在质疑这白衣男的实力。叶平舒才是在讲“道理”。

    不过,就算叶平舒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大有道理,白衣男似乎也没法反驳……但他明显也不想反驳!他脸上的阴沉,很快就转为蔑视,将视线转向了教官,“成教官,你倒是教得好训练生啊。这可一个个的,都不想听从组织的命令了?或者说,作为体修,到底压不下剑修的天才?”

    水馨在心底冷嗤了一声——你能代表组织?

    但后面的话让她没问出来,反而有些疑惑的转头看了看。

    白衣男后面的话,让教官的脸色难看不说,竟然也让木组训练生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骚动。

    为什么?体修是什么?体修又怎么了?

    最终,水馨把目光定格在了叶平舒身上。不知不觉,水馨已经将叶平舒定义成“万事通”一类的角色了。

    叶平舒注意到她的目光,简直哭笑不得。

    不过……

    “所谓的体修,一般都是灵络修者,道修的分支。有些杂灵络的修士因为吸收灵气的效率太低,就结合了剑修的修炼方式,以灵气、煞气锻体,走剑修之路。但锻体效果不如兵魂引导煞气,所以一般比同阶的剑修、道修都要弱一些。”

    叶平舒还是解释了。

    听见这话,白衣男露出嘲讽的笑意。教官的脸色更不好了。

    但叶平舒紧接着就说了下去,“但是话说回来,体修也有差别。水馨你应该记得,剑修的本质是什么。道修、玄修之中也有单修一剑的,御剑、灵剑、情剑……真正判定一个人是否剑修,不是看有没有兵魂,而是看有没有一往无前的锐气!有锐气、能领悟剑意的,就是剑修。而为了所需要的资源,甘愿去做人奴仆,认可了自己低人一等身份的,才是体修!”

    水馨一怔。

    叶平舒一开始还是四平八稳的解释,但到了后面,却越说越快,越说越是嘲讽。

    水馨不傻,很快就明白了叶平舒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现在在这个训练厅的,可不只教官一个体修而已。

    叶平舒不只是在拉近和教官的关系,更是在……直接挑衅跟在白衣男身后那两个貌似保镖的家伙!那肯定也是体修。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水馨简直愕然。

    但也不容得她多想了。不管叶平舒到底为什么那么做,他都已经做出来了。

    下一刻……

    跟在白衣男身后的两个体修便抬起头来,眼中寒光大放,紧盯叶平舒,身上更是放出极为迫人的气势。

    但也绝不只是针对叶平舒。

    所有的木组训练生在这一刻,都感到血液冰冻、呼吸凝滞。头顶仿佛有千钧之力压下,而身周也被无尽的海水挤压!

    体修就算弱于同阶的大部分修士,这两个体修却也是高阶修士。

    而木组的训练生们,现在最强的也只是淬体期的大贯通而已!(我的小说《仙途遗祸》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