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目前毫无迹象。

    连着水馨在内,几个上品兵魂几乎隔一天就要跟着叶婉他们进入深渊去侦查。而中品兵魂们,在陆续伤愈之后,也被其他的前辈带着去了两次……

    却没人说起“换防”这件事。

    而且,尽管深渊中妖魔的数量几乎是一天天的增加,不少妖魔的状态也逐渐变得急躁好战,深入深渊的任务从轻松变得艰难,至少水馨就再次踏上了“要不停换衣服”的征途……

    本来只是培养后辈的叶婉,在最近的两次任务中,也不得不出手帮忙。

    但要说“妖魔数量饱和”,似乎还有一段距离。

    对此,如叶婉,都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忧心——现在妖魔聚集的速度,比往常都要更慢!

    这有好坏两种可能。

    好的可能是——树神在赐福时的镇压力量下降得厉害,但空间裂缝没有变大。导致太多的妖魔趁机聚集,造成了前一次过于强大的妖魔潮,却也短时间透支了妖魔群的潜力,减缓了妖魔再次聚集的速度。

    坏的可能则是——

    妖魔对道路的判断能力确实增强了,他们在更深处聚集力量!

    组织的判断大概也不出这两种。

    于是很快,带人任务暂停了。

    叶婉这一批木组训练生重新组成了他们的队伍,尝试往深渊深处侦查。而水馨他们这批新人,又暂时回到了训练状态。

    照理来说,既然已经接触了侦查任务,还有什么必要留在训练大厅?每次去地下城就是一段不近的路。

    但组织确实如此安排。

    为此水馨暗地里猜测,这应该和那些世俗武者有关。

    教官一早就已经让他们少和那些世俗武者接触了,这肯定有些缘故。更何况,不管去了几次地下城,水馨看到的那些世俗武者,态度就没变过!

    敬而远之。

    哪怕是最恭敬的那些也一样。

    那些世俗武者,也一直都不愿意和他们多做接触!水馨直觉里面有些诡异的东西。

    而且,尽管去了那么些次地下城,水馨却没看见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土组成员,也不能从世俗武者中将年龄更大些的土组成员分辨出来。

    这又是为什么?

    不过,就算是组织有心隔离木组训练生和世俗武者,这个隔离也不可能太久。

    何况撇开世俗武者,也还有火、金两组的训练生呢。

    水馨直觉,他们受到的教育,多半会和木组大不相同。

    这一天,眼看着又是没有侦查任务,水馨早早的就离开了石室,到训练场地练剑。其他人也一样。侦查任务中因为有木组的前辈就近照看,这些天没有折损。四十三个训练生很快聚齐。

    基础剑术练习之后,训练生们自己捉对进行实战训练,中品兵魂们则是练着挑选出来的剑法和剑阵。

    教官在很多时候还是会来的,不过水馨觉得他现在的任务只是监督或者监视……因为他已经不再管训练生们怎么训练!

    这些天,水馨也算是和上品兵魂们都比试过了。

    不能不说兵魂的品级是有道理的。

    大家都是从基础剑术上自行发展,而她练剑的时间要短得太多。但她和木薰、杨添几个对战,却往往能占据上风!

    其他人也是。

    随着兵魂等级的提升,时间的延长,也越来越意识到“兵魂品级也代表战斗的悟性”这个道理。水馨还是找林枫言对练的时候多——因为那样压迫感是最强的。而林枫言也再不说换人对练这样的话了。

    但这一天,水馨刚刚练完基础剑术,还没找上林枫言,忽然,通向传送阵的通道里,那一向安静的方向,却是忽然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有的沉重,有的轻巧,因为回音的缘故听不清有多少,但光是这种异常,已经足以吸引训练生们的注意!

    不光是水馨,其他训练生们也纷纷停了下来,好奇的看着那条通道。他们倒也没等多久,很快,一个又一个人从通道里走了出来。

    光看外表,年纪大概最低的也有十**岁,最大的大该能有四十来岁!

    而看穿戴……基本都是短打的武士衣物,携刀佩剑。

    再看情绪……

    这些人只有少数处之泰然。

    绝大部分人的脸上,都带着阴沉、怨恨、愤怒、不甘这一类的表情。那表情鲜明得,连水馨也能一眼分辨出来。就算有些人没有露出明显的情绪来,也能感觉到他们的情绪不大好。

    甚至有些人看到木组的训练生们,就眯起眼睛冷哼,大有上前找茬的意思。

    敌意明显,剑修们谁察觉不出来?

    而这些世俗武者刚刚到了这里来,就是这种态度,木组训练生们又是惊讶,又很有些不高兴。在同时……还有些奇怪。

    不过,就在水馨刚刚掂量着是不是要制造点冲突的时候,两个和他们衣着类似的黑衣男子往那些世俗武者面前一站,冷哼了一声。

    这一声冷哼,传遍了整个训练大厅。木组训练生们纷纷觉得,好像是心脏被重重的锤了一下!

    那些武者显然也知道那两人的实力,到底住了脚,不敢行动。

    但那两个黑衣男子还是让开了一些路,却是因为世俗武者太多。陆陆续续的,居然从通道中走出了三百人二十八人!

    水馨的眼角余光瞥见叶平舒,觉得有些不对,转头望去,却见叶平舒这会儿也停止了训练,双眉紧皱,似乎想到了什么糟糕透顶的事。

    “怎么回事?”水馨忍不住问。

    要说知道情况,那也只能是叶平舒了。

    果然,叶平舒看了她一眼就给出了回答,“看来这批武者很多不是自愿的。”

    现在地下城的很多武者看起来也不怎么情愿。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来的时候,应该大抵是情愿的。要说这批武者不是自愿的……那就是说,可能压根儿就是组织掳掠来的?

    不少木组训练生听见这话,都瞪大了眼。

    “没法子吧。”叶平舒故作轻松的一笑,“如果空间裂缝镇守不住,让妖魔冲杀进浮月界那就更糟糕。”

    木妍忍不住问,“之前听说,组织不向外界说明厉害,是因为树神本体镇压空间裂缝,自保能力已经不足的缘故。但世上真的会有知道这样严重的事情以后,反而还打树神主意的人吗?”

    叶平舒叹气,“我也没见过什么‘外人’,不过我父母是这么说的。”

    木妍欲言又止。

    水馨知道,木妍听出了叶平舒皱眉的真正理由,都不知道是不是该佩服她。

    这个木妍,接受的可是组织单纯到极点的教育,却能发现这样的异常!其他的训练生,想想树神的重责大任,似乎就觉得能接受组织将世俗武者劫来对抗妖魔的事情了——毕竟他们自己也在这里嘛!——但事情不只是组织劫掠武者那么简单好不好!

    照水馨想来,组织一开始是用“凝聚兵魂”来诱拐,那么自然有一大批武者自愿保密,料理后事,跟着组织走。

    这样的武者也许在一时间不多,却多半是源源不断。

    自然也就方便了组织的保密工作。

    但是,如果组织在短时间内掳掠了大批武者呢?肯定还都要有一定实力的武者才行吧?武者的地位又不像她以前见过的里那么低下……组织的秘密,还保得住吗?

    当然啦,她又没有给组织卖命的心思。

    组织能不能保住秘密,这点对她来说倒是无关紧要。

    紧要的事情是——

    组织已经在这个地方守了几百年,也保密保了几百年。这会儿忽然放肆、大胆起来……难道说他们察觉到了什么难以抗拒的危机?

    总得有什么变故,才能让他们放弃延续了几百年的模式!

    这样的想法,让水馨在心底倒吸了一口冷气。

    可惜,却是不好说出口——就像木妍最终放弃了询问一样。他们只是组织的小卒子罢了……知道得多了,偏偏又不知道全貌,只会更为惊慌!

    而等到水馨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些世俗武者都已经从那个通往战场的通道里消失了。

    她回想一下,发现那两个黑衣男子应该是高阶剑修。

    有高阶剑修在,当然压制得那些世俗武者不敢炸毛。不过……

    水馨四处望望,发现训练生们正三三两两的交谈。

    显然,看到那些不大友好的世俗武者,他们受到的冲击大概仅次于那次折损过半的战役。毕竟地下城的那些冷漠武者,还能鄙视一下对方是失了锐气——水馨近来听到过不少次这样的说法。

    当然也有例外。

    林枫言这会儿找不到对练的对象,正面瘫的靠着柱子站着。

    而叶平舒似乎在出神。

    水馨想想,走过去问,“刚才的黑衣人,是什么等级?”

    叶平舒恍然惊醒,强笑着想了下,才说,“剑心期。之前说过吧,组织还没有剑胎期的剑修强者呢。”

    水馨看他两眼,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问下去。

    而且很快……通道里再次出现了散乱的脚步声!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