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只看训练大厅的那个通道布局,她就老老实实的将“逃亡”两字又给压到了心底最深处。

    没有一定的实力就想逃亡……

    真当主角光环无所不能啊!

    从无到有锻炼实战能力的时候,还惦记着杂七杂八的事,绝对是花样作死!

    所以水馨已经将这两个字给忘了好一阵子了。

    直到这会儿,想到“后勤”二字,逃亡的念头才又重新浮起。

    水馨也不是半点推理能力没有——他们在的那个训练大厅,石室虽然有隔绝声音的能力,但更多是单向隔绝。石室外的声音若是大了,水馨自忖是不会睡死过去当没听见的。

    可不管她怎么想,都不记得外面有过大批运送东西的声音。

    撇开传说中的“储物袋”之类的奇物……不考虑这种地球的隐规则里尚且没出现过的东西的话,是不是能想象,在这个地下城,会有其他通道?或者,就在那扇大树重门之后?

    可惜,这一次,“逃亡”的念头也没在她的心里停留太久。

    既然不是立刻就能执行的计划,那么也就没有眼前的任务重要——如果说妖魔潮主要倚靠世俗武者的力量,那么,木组训练生的战损率,就说明他们要执行的侦查任务不会太轻松!

    在训练生们的不同态度中,两个“前辈”视若无睹的领着他们一路前行,很快,地下城那座巨大的城门之外,所谓的“深渊”,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水馨和其他训练生一样,完全被震撼。

    如果说训练所在的那个半圆形大厅是修士伟力,那么眼前的“深渊”,就是大自然的奇迹!

    很难想想这是地下……甚至可能是海下的某个地方。

    在城外诸多照明珠的映照下,展现出来的是一个貌似无边无际的世界。地下城的“城墙”远比广场上看到的要长得多,大部分地方都完全封死。而且似乎呈半圆裹住了深渊。

    可仅仅是往前看去……

    按照水馨前世的见识来说,依然是一个貌似无边无际的溶洞!

    高远的穹顶,不知何处才是尽头。

    无数形态各异、千奇百怪的岩溶堆积物拱出地面、或从穹顶落下,蜿蜒蔓延,甚至有一些将地面与穹顶相连——如天梯、如盘龙……

    唯一和水馨过往的见识不同的地方是,那些堆积物并不像是层层堆积而成,反而多半是圆柱型。也没有任何水汽。

    而且……

    海底出现这样的溶洞,合理不合理?为什么这样的地方,又会阻隔修士的感知!?

    再而且……

    虽然有着相当的即视感,可在水馨盯着对面的“深渊”看了一会儿之后,还是隐约觉得,这地方应该并不是溶洞。

    这个深渊,给她一种死寂的感觉。

    死寂也就算了,毕竟那里面传说也只有妖魔,而且还死了很多人。但不知为何,随着死寂而来的,水馨觉得,似乎还有深沉浓重的悲哀,以及极淡极淡的生机——就像是被包裹在琥珀里的种子,隐藏在最深处的最后一点点生机!

    “好了,别看了,那就是你们未来要经常去的地方。妖魔潮刚过,你们能看到的地方,是不会有妖魔的。”

    杨景元提醒说。

    一个人从一边走过来,朝叶婉抱拳行礼。看模样,也是世俗武者,但对叶婉倒是颇为恭敬。这和之前那些世俗武者的态度却又不同了。

    训练生们纷纷看过去。

    却见叶婉从那人手中接过了几个黑色的小袋子,一个个的分发给水馨几人,“你们平时训练,应该也只带辟谷丹。但进深渊可不行。照明珠、伤药也要带上。只要不是太大的东西,也能往袋子里装着带出来。有时候是能在深渊里碰到前辈尸骸的。”

    水馨瞬间心里小激动——这小袋子也不过巴掌大,能装下多少东西。难道说是储物袋?

    她几乎立刻捏着绳子一拉……

    差点儿满头黑线!

    哪里是什么储物袋,不过是布料的弹性超出想象的好。保不定能塞一个足球大小的东西进去……然后,外表看起来大概也就会像个足球了……

    水馨想想看,自己腰间绑着个足球的模样……

    她瞬间毫无期待的将小袋子给系到了腰带上,倒是没把辟谷丹的瓶子给捞出来塞进去——腰带的那个内袋也一样方便,而且并不怎么影响活动。

    “行了。”见几个训练生都系好了小袋子,叶婉觉得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剑修嘛,要那么多准备做什么?

    她很是干脆的开声,“按照之前说的,分两组。这次应该不会有大危险,但是你们要尽可能适应在黑暗中战斗。还有,要学会在深渊之中辨明路径。”

    水馨可实在是不想提醒她——

    之前那次实战训练,过来的剑修可也一副很有信心的模样!结果呢?

    但两次都关系到自己的小命,水馨可真不想败坏气氛——乌鸦嘴了怎么办?

    结果居然真的没什么危险。

    木组成员们数百年来的侦查经验,绝非全无作用。妖魔潮刚刚被击退的时刻,是深渊中靠近地下城的这边妖魔数量最少的时候。

    但是……

    当远处照明珠的余光在眼前彻底消失,变成了睁眼瞎的那一刻,沙绫玉却觉得一切都变得奇怪起来。

    不只是另外的感官变敏锐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水馨忽然深吸一口气,往边上走了几步,甚至已经走到了另一根蜿蜒而上柱子的另一边。

    叶婉忙道,“水馨,你不适应吗?走偏了!”

    没偏。

    水馨却是如此告诉自己。

    深渊里的道路十分不平整,尽管不像真正的溶洞那般至少会有水汽,道路却也是各种凹凸不平,大坑小坑无数。就别说那些奇形怪状的“石柱”了。

    但即使眼睛看不见,五感中另外的部分却立刻变得敏锐起来。在兵魂的作用下,水馨完全不觉得倚靠这些感官行动有什么问题!

    唯一的问题,或者只是心理上的不适应。

    可要说克服这种心理问题,她最近也算是很有经验了。

    所以真正的问题只在于……

    “我在试着感知。”水馨说。

    叶婉松了口气,“这样……能感应到树神神像吗?”

    “可以。”

    “那就行了,得小心点。”叶婉也很是尽职尽责,“在这里,我们往往要妖魔到了很近的地方才能发觉。要小心行事。”

    所以说,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水馨走回原本的位置,心中掂量着是叶婉在试探还是自己有问题——

    叶婉口口声声说着深渊的异常,但撇开她现在确实是“看不见”这一点之外,她完全不觉得自己的五感受到了任何影响!

    而且,完全不用去感应树神浮雕好不好?

    她觉得自己现在甚至能感知到杨景元那边的情况,也完全知道该怎么往地下城走,或者不如说,让她画出附近的地形来也全没问题……简直就像是本能……像是有人在她耳边告诉她这些!

    水馨觉得心里有些乱糟糟的。

    幸而……

    就算是叶婉试探,这儿也该有个可靠的。

    “林枫言,你感觉如何?”

    大概是因为这位过于沉默寡言的缘故?水馨觉得他总不至于说谎……

    水馨察觉到,纯粹的黑暗中,林枫言的头偏了偏,转向了她,还是有同伴精神的,“受压制,但没问题。”

    以和他对练的经验,水馨肯定,林枫言是在说,感知受压制,但战斗起来没问题!

    “你不问问我吗?”叶平舒忽然在一边开口。

    水馨险些黑线,“你应该早有准备?”

    “但我是五感强化!”

    呃……太有道理了……她都忘了他是五感强化……所以会有不同?

    “我还能看得见。”叶平舒近乎炫耀的说,“不过距离不远。而且其他的感官也受压制。不过我想,近距离的危机感应没问题。啊,那边有妖魔!”

    看来五感强化是有用处的。

    他身为大贯通级别的剑修,这会儿感知似乎比至少是引剑期的叶婉还要敏锐!但是……

    水馨不知该作何感想——

    因为到底还是受到了压制?这个妖魔,她已经感知到有一小段时间了。

    水馨到底还是很快压制下了杂念。

    至少就目前看来,这样的异常之处,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坏处。尤其是对侦查工作来说,无疑是她保命的金手指!

    有没有后遗症,可以押后再说。

    完全不依赖眼睛来作战,对她来说也是全新的体验。哪怕那个妖魔……确实和妖魔潮中不一样,似乎没有什么斗志!

    叶婉似乎也不觉得这么个低级妖魔有什么威胁,她很快就扭头问道,“你们谁去?”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