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会给水馨瞬间的错觉,是因为走出这个通道后,终于摆脱了“广场、石室”这样的模板,展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四通八达的地方不说,空气中居然还隐隐飘来了食物的香味!

    这可实在是太遥远又美好的记忆了……

    水馨的目光,几乎是“刷”的一下就扫了过去,完全无法控制!

    再仔细辨别一下,发现应该是烤肉和火锅的香味。

    这就是前世的经验了。

    原本的那个“水馨”,虽然也学过一些烹饪手法,学的可都是制作精致的点心、熬制各种营养丰富的高汤,做一些各地十分出名的菜肴还有果酒花茶……总而言之,全都是那种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类型。

    但这些学习,也足以让水馨明白,这世界的食材调料之丰富多样、菜肴之花巧多变……或者说人类在饮食上下的功夫,全不逊于她前世所在的那个美食之国!

    完全是让“靠新巧美食发财致富征服天下类穿越女/男”无路可走的节奏!

    这会儿靠着剑修发达的嗅觉一分辨,水馨甚至立刻就分辨出了伴随着烤肉香气散佚的几种香料味,还有火锅底料用的丰富原料……

    ——和木组训练生那千篇一律的辟谷丹相比,这真是天上人间了好不好!

    “唔,这是什么味道?”木融显然也闻到了香味,好奇的问了出来。

    “比你们之前吃的药膳要好吃得多的东西。”叶平舒回答了他。

    “好吃?”木融疑惑反问。

    水馨几乎没控制住面部表情——可悲啊,连“好吃”的意思都不能理解!多半是根本就没体会过!

    再想想之前已经损失了很多训练生……

    叶平舒显然也被噎了下,只能答道,“这个你有空试一试就知道了。不过不能带回训练厅的,那里没有化污阵。”

    听见“化污阵”三个字,木融的气息明显凌乱了下。

    想起那个“本命魂牌”的前车之鉴,水馨决定放纵自己的好奇,“化污阵?”

    “你不知道?”叶平舒居然好奇,“你也该用过啊……当然水组的话可能真不知道。”说到这儿,叶平舒都尴尬了。

    还好他还有个亲姐姐,叶平舒就伸出手指,捅了捅走在前面的,他姐姐的腰。

    如此小儿态……

    训练生们,连着真三无林枫言在内,都对他侧目而视!

    杨景元察觉到,更是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叶平舒不客气,“要么杨大哥你来解释一下?”

    杨景元的笑声戛然而止。

    叶婉无奈道,“林水馨也你知道,原本水组和木组的训练场所就是一座孤岛吧?事实上我们也就在那座孤岛的地下。那时候没有树神赐福,没达到大贯通境的木组训练生也一样不能只吃辟谷丹的。水组学做菜,木组吃药膳,总之,都有排泄问题。若是一应倒入海中,保不定会引来海中凶兽。再来也需人力。是以都是靠化污阵分解的。”

    叶婉说了一大段话,来减弱“排泄”这两个字的尴尬——毕竟队伍中有男有女,哪怕还都单纯、年轻。

    但至少水馨没注意到这些。

    她简直被震惊了!

    从之前在浴室的涤尘阵,到现在叶婉口中的化污阵……说真的她不觉得这些阵法对修士有太大的用处。还有那几乎无所不在的照明珠、自动过滤色彩的八角宫灯……

    真正用得上这些东西的,除了低阶修士就是凡人啊!

    再想想,组织设立金木水火土五行训练组,土组培养武者也就算了,水组培养扬州瘦马似的人物……难道又能送给修士么?

    莫非这世上普通人的地位当真很高,以至于修士都为了普通人开发凡人适用的阵法法器?

    太颠覆常识了也没有道理好不好!

    水馨怎么都想不通,几乎心底抓狂。

    何况“修士和凡人的关系不可能那么好”这一点,也很快出现了明证——

    地下城很大,但五千人的数量也不算少了。毕竟不是那等地面的重城重镇。开凿出来的空间其实不算太大。因此在水馨等人的面前,已经陆续出现了不少腰佩刀剑的凡俗武士。

    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到上面的广场去买东西。

    在看到杨景元、叶婉领队的训练生们的时候,他们的反应简直如出一辙——

    不算宽阔的道路上,让到两边,低头恭送。

    不出声打招呼,而低垂的头颅,也掩盖了他们的表情、眼神。

    但总之,水馨等人感觉不到什么善意,也没有什么恭敬、尊重之类的态度。非要形容的话……

    简直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这样的各行其是的意思!

    自小就被教导要团结一致、共抗妖魔的训练生们立刻就有些不适应——就算说我们木组训练生的主要任务是侦查,也不至于这样没有团队精神吧?

    “适应吧。”杨景元对此从另一个方向做出了解释,“这里的世俗武者,并非抱着抵抗妖魔的信念而来,只是为了借助这儿的煞气凝聚兵魂。当初招募的时候就说好了,凝聚兵魂,立下保密的心魔誓言,这才能离开。但凝聚兵魂者终归是少数,大部分人战斗过几次后,反而就怨愤起来。”

    训练生们这才了然。

    当然,了然之后想的东西肯定不一样。

    比如说水馨想的就是——被诳了啊这些倒霉蛋!而且来时真都是你情我愿的么?

    同为女性训练生的木薰却是立刻就为组织抱屈,“真是没道理!就是不能仰慕树神恩典,为这一方世界抵挡妖魔也是应该的道理。怎能贪生怕死?”

    水馨瞥她一眼——

    连虔诚的木薰都对“不能仰慕树神恩典”这码事觉得无所谓,所以说这树神的地位实在是……

    她眼珠子一转,忽地道,“为何组织不宣扬树神恩典?如果能信仰树神,自然不会怨愤了。”

    “……就是这个道理啊!”木薰恍然大悟,第一次对水馨投来极为亲善的眼神。

    “正是这个道理!”沉默寡言的杨添也立刻附和。

    然后,几个人一起看着前面的两个“前辈”,不知道组织为什么不那么做。

    杨景元无奈道,“组织也有过这样的尝试。不过,天下有许许多多的信仰之物。组织却也不愿强行改变那些世俗武者原有的信仰。”

    天下有许许多多的信仰之物?在一个修仙世界里?这是敷衍吧,绝对是敷衍吧!?

    水馨恶狠狠地腹诽着。

    她的眼角余光瞥见,对于这种说辞,木薰和杨添两个对有些迷茫疑惑,却没有什么愤怒的模样。好容易才忍下了没翻白眼——

    “树神”的地位啊!好歹还有个“神”名呢!

    不过……

    ——如果前生的“精神力叠加定律”还起效果的话,哪怕只有一半的效果,姑娘我都觉得可以解释组织的某些隐秘了!

    精神力叠加定律,是前生地球暗世界总结出来的一条仅仅适用于普通人的定律,属于“隐规则”之一。很难说最后总结出来的公式到底准不准确,但“英灵”的存在和不同状态,是这条定律的最好体现。

    按照英灵使们的理论,基督教的上帝也只是一个强大的幻想系英灵罢了。

    而现在,如果那定律在起效果,把树神说得太无所不能,又大量培养真正信徒的话,树神……会得到什么好处?

    在组织这边,所谓的“树神”果然……

    水馨沉思的过程中,他们一路上已经碰到了不少人。路的两边还有不少房屋,看间距应该比“上面”的石室要大得多。不过绝大部分都阖门闭户,也看不出来里面是怎样的布置。

    只有少数的地方开着门,都是“商户”。

    里面的东西不比广场的地摊货高档,但胜在更为生活化。衣服、武器、靴子、食物,都有。最引人瞩目的当然是那个传来烤肉和火锅香气的地方,甚至还有浓烈的酒味——水馨一闻就肯定是高度酒。

    木组的训练生们没有闻过这样的香味,但馋虫简直是本能的被**起来,似乎有一扇原本四面八方都封严了的屋子,被捅了一个小窟窿。

    可惜的是,也到底只是香气而已。

    坐在那屋子里的人烤肉的烤肉,涮肉的涮肉,喝酒的喝酒,虽然吃得热火朝天,却连谈笑的声音都少,更别说抬头往外看看了。

    比起在路上碰到的世俗武者,这些人采取了更为彻底的无视态度——和那些商户的主人一样。

    训练生们大抵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但这样的反应,显然不能让他们心生好感。他们不大能明确的形容这一切,迷惑而有些不快。而且他们怎么也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走进去蹭吃蹭喝……

    木薰和杨添还好些,木融却是直觉的皱起眉来,也不说话了。

    倒是林枫言看起来一如既往的冷漠孤高,叶平舒似乎对一切早有所料,而水馨,也可以明确的给出形容——

    毫无疑问,他们被排斥了!

    而且……

    水馨往那个食肆一样的大屋子里看了几眼,发现腾腾的热气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完全没有空气不流通的情况出现。

    更重要的是……那些肉啊,酒啊……肉似乎很新鲜的样子。又不可能是妖魔的肉……那么,是从哪里运来的?

    会不会还有……另外的传送阵?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