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况现在广场上那么多人……

    “但是,地下城之外,也就是你们之前见到的城墙之外,就是深渊。”叶婉继续道,“深渊是很特殊的地方,道修、玄修的灵识在深渊完全无法离体,甚至连五感都会受到极大的压抑。组织开发功勋牌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滴血功勋牌之间的感应,是不受深渊影响的!

    “然后,空间裂缝在深渊深处。而妖魔也只能从深渊之中出来。它们的感知……按以前的经验来说,也一样会受到深渊的影响,所以本来只要判断靠近地下城的深渊里的妖魔密度,就能大致确认妖魔潮的时间和烈度,甚至通过清剿深渊来控制时间——深处的妖魔根本不可能快速赶到附近。而到了附近的,似乎也没法返回空间裂缝附近。木组训练生,我们这些兵魂剑修的功勋牌感应是最好的,也是最适合在那种环境战斗的。所以,木组成员最大的作用,本来就只是探查深渊、判断妖魔数量、状态和密度然后活着回来。以及小规模的清剿。在妖魔潮的时候,我们的作用不会比数量远在我们之上的武者强太多。”

    水馨想了想,还是没忍住,“现在妖魔也有了特殊感应能力?”

    叶婉叹息,“还不能肯定,我们现在正在着手这方面的侦查。总之,妖魔潮过后总有一段时间,深渊里的妖魔数量是最少的。让你们习惯和锻炼刚好。”

    训练生们都默默的听着。

    水馨之后,没忍住好奇的是木融,“数量和密度还好理解。但怎么判断妖魔的状态啊?”

    叶婉愣了下,回头看了一眼,蹙眉道,“这个的话,其实主要看感觉……”

    “感觉?”木融追问。

    “要是木融你好几天都没有辟谷丹吃,给人的感觉也肯定是不一样的。”叶平舒忽然插口。

    “……为什么会没有辟谷丹吃?”木融莫名其妙。

    水馨无言——该感慨下组织至少没有用饥饿来惩罚训练生吗?

    叶平舒则是叹了口气,“这么说,没有辟谷丹吃会是什么感觉,大概你也不会懂了。”

    “锻剑台不成,貌似我们就不能真正辟谷哦。”木融还是知道这个“常识”的,“可我为什么要去挨饿呢?”

    “但是,妖魔如果不能吃到人类,那就要挨饿。”叶平舒放弃了让木融感同身受的打算,翻了个白眼道,“姑且不说它们来的地方有没有食物,进入空间裂缝之后,就只有我们是的它们的食物了。妖魔这种东西,生命力几乎无时无刻的转化为煞气消散,没有食物的补充,就是一天天走向死亡……这么问吧,现在收走你的辟谷丹,而你也没别的地方拿辟谷丹了,只有你对面一个引剑期巅峰的剑修手里有两瓶,你抢不抢?”

    木融认真想了想,“……大概是不会去抢?”

    “要是不抢你就很快会死呢?”

    “那当然要抢!虽然可能打不赢,但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嘛!”

    “那就得了。作为一个剑修,妖魔又是情绪特别明显的生物。它们的战意强烈不强烈,难道你会感应不出来?”

    木融不是个傻子,说到这个程度,怎么都懂了。

    虽然尚且不知道深渊是什么模样的,但可以想见,只要那里面的妖魔聚集到了一定的数量,又有很多妖魔处于生死边缘的时候,妖魔潮就该开始了。

    至于更多,那大概就需要亲身体验才会懂了。

    何况,现在看来,以前的训练生们的经验也出了一定的差错。局势有了变化……

    “还有一点。”叶婉忽然开口补充弟弟的话,“浮月界毕竟已经是下界,哪怕出现空间裂缝,这一方天地的天道就不允许出现超过剑胎期的存在。而妖魔受到的限制更大。我们长年来的观察本来也证实了这个结论——妖魔在一定情况下会互相吞噬。能进入空间裂缝的只有低级妖魔,一阶以上的妖魔大部分都是通过吞噬产生的。这会消耗大量的妖魔。妖魔的数量变多,有一种可能就是,能进入空间裂缝的妖魔等级提高了。你们锻炼的时候,也要小心一些。”

    训练生们还没什么反应,杨景元已经有些忧心道,“说实话,我觉得这种可能保不定还算是好的。”

    木融又好奇了,“为什么?”

    但杨景元没有回答。

    叶婉则道,“等你们在深渊里待久了,也会有自己的看法的。”

    木融不傻,于是噤声了。

    说了这么多,他们的速度又不至于因为螺旋阶梯而减慢多少,很快,“地下城”的声音,就传进了他们的耳朵。那是细碎的交谈声,或者还包括练剑的声音、别的什么声音,因为螺旋通道的特性或者说地下城的构造,反复折射,传进他们耳朵的时候,已经完全无法分辨原本的音调了,只能觉得是杂声。

    几乎是本能的,几个高品兵魂就努力分辨起具体的声音来。

    但他们很快就无奈的发现,单凭五感,显然很难从那些嘈杂的声响中分辨出有用的、连贯的东西。

    这是五感比不上灵识的地方,至少现在如此。

    训练生们对这种剑修常识性的东西还是比较了解的,连水馨都被木妍普及教育过,因此到不至于气馁。但是,如此嘈杂到无法分辨的声音……

    木融又忍不住了,“我说两位师兄师姐,这地下城到底有多少人啊?”

    水馨在心底默默为他点赞——

    怎么以前没发现这个同伴这么有用?虽然单纯了点,但摆在台面上的问题他肯定能发现然后问出来!

    但很快,连她也被回答惊了。

    “差不多五千吧。”叶婉如此回应,“上一次意外的妖魔潮阵亡了太多,也有可能不到了。也不知道组织能从外面聘来多少武者。”

    想想上一次训练生们的阵亡概率……

    水馨稍稍推想了下——那么残酷的战斗,就算是经验丰富,武者们的阵亡率能低到哪里去?现在还能剩下五千不到,开始的时候得有多少啊?

    就算只是五千,这个数量也够惊人了好不好!比她之前预料的多多了!

    难怪说木组训练生最大的作用是侦查而不是在战争时期的战斗。

    按照木妍乃至于教官介绍的知识来看,剑修不但没有灵识,在攻击范围这方面也是远远比不上道修玄修的。

    这是本质的差别——道修玄修引动天地灵气发动攻击,剑修的攻击却永远是出诸己身!

    虽说剑心期就有御剑远距离攻击的本领,但那只是“看来玄妙”而已,威力是比不上自己执剑攻击的。真要说范围攻击,要在剑意五境达到第三境以后……可同期的道修玄修,攻击范围只会更广。

    剑修的长处,就和他们手中的剑一样,威力凝于一点,这一点上的攻击力比什么道修玄修的法术自然要难以抵挡得多。可放在大规模混战中……

    尤其剑修还要是淬体期的剑修……

    水馨想象了一下木组现在剩下的那么几十个剑修放到数千武者中的情况,默默在心底提升了“深渊侦查”这种任务的重要性。

    介绍间,一行人也已经沿着螺旋阶梯到达了地下城。

    不过,倒是没有一眼见到数千人往来的繁华盛景。

    阶梯的尽头,左手方向是一面厚门,门上“照例”有着巨树的浮雕。和训练大厅不同的是,这浮雕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这光芒并不强烈,却足以笼罩一段没有照明珠的通道。对剑修来说是足以视物了。

    而右手方向是……又一条千篇一律的通道!

    “门背后是……唔,组织也没起名字,大概算是凡间医馆之类的地方。还有一个训练场。重伤员都会在里面接受治疗甚至是改造。在靠近战场的地方,这儿是最安全的了。偶尔有妖魔意外潜入这里,莫说能不能破除大门的防御……也会被近在咫尺的通道吸引。”

    叶婉继续解说,“但对你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这面大门上的树神神像,是所有剑修的路标。在深渊之中,只要用感应功勋牌的方式放开来感应,就能感应到这座神像,从而知晓归途。”

    训练生们顿时都总结出来了——

    木组剑修的主要任务是侦查。清剿……难道不也是侦查的一部分?

    但侦查地点很坑爹。

    所以,他们需要功勋牌让他们确定同伴的位置。

    而树神浮雕,让他们确认地下城的方向。

    哪怕……多半只能在比较安全的环境感应。因为他们都试过了,对功勋牌的感应,会影响对人的感应……那多半也会影响对妖魔的感应!

    “总之,这差不多就是侦查任务的全部要点了。”杨景元接口道,“我和叶婉会带你们执行几次侦查任务,然后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这个时候,他们走出了那条“中转”的通道。

    正如两个领路的剑修所说,在这螺旋通道的下面,是“地下城”。走出狭窄的通道后,几个训练生,尤其是水馨,有那么一瞬间,简直以为自己真的到了一座城市!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