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剩下的中品兵魂训练生们,则继续在大厅里参悟新得到的剑法秘籍。

    成教官途中出现了一次,但他什么都没说的就又走了。

    他知道,以中品兵魂的资质,哪怕是最普通的剑法,也足以让他们迅速的从斗境的凡三境,接近仙三境的第一境——意境!

    因为所有的剑法,都是完整的“章”。越好的剑法,就蕴含着越是浓厚的“意”。

    而哪怕是最普通的训练生,真正的斗境都在“技”境左右。只要多实战几次,可以说都能反向成章,创造出真正属于自己的招数来……当然也有可能把招数这种东西彻底忘记,只把基础剑术用到随心所欲的地步。

    那也不是坏事。

    随着剑修道境和斗境的提升,绝大部分的前一境还能起到大作用的剑招,到了后一境都会变得毫无意义。唯有结合了剑意和煞气创造的招式,才有更大的提升余地。

    剑意越纯粹、越符合本心,越是如此!

    第二日,水馨早早起来。

    震骨带来的疲劳感已经消失无踪,相对的,她觉得自己对身体的掌控倒是达到了一个新境界。

    随着各种训练,逐步掌控身体,平衡了意识与身体脱节问题的水馨早就察觉到了——所谓的淬体,不只是强化身体而已,也是一个类似于“意念控制”的过程。

    ——这大概也是区别于世俗武者的一大要点。

    前生作为大体上的内敛型异能者,达成“魂裂”之后,她就开始渐渐能体会得到这种能力了。

    所谓的意念控制,就是用思想控制身体的一些细微活动——从外在的肌肉活动、血液循环,到激素的生产和控制,甚至控制大脑的活动、思想!

    再甚至,还有传说,意念控制达到极致,可以直接用意念控制神经元,细胞乃至于基因的演化!

    当然啦,那时候她的意念控制也就是控制肌肉活动的程度。强度和深度都还差劲得很。

    现在,水馨不知道剑修的身体强度和兵魂的控制能力能达到什么程度,但现在的意念控制是随着淬体的程度而深入的……

    练筋壮骨强脏腑——也就足以控制自己的肌肉、骨头、知道怎么刺激脏腑。

    到了换血阶段,控制的就是血液循环。

    而洗髓……一次震骨之后,水馨一旦集中精神,已经能隐约察觉到骨髓的存在!

    哪怕只是以水馨知道的,科学对骨髓的解析,也可以说,掌握骨髓的存在并进行控制,是换血阶段的深化。

    相比之下,重点甚至都不在于意念控制,而在于意念控制的前提和结果——对人类身体的深入解析!

    虽然照水馨前生的经验来看,解析的结果本质上和那些解剖图之类的也不会差太多,都会是冷冰冰的,没有任何浪漫和美感的东西……

    但她也一样知道,这样的了解一定会大有用处。

    因此细细的感悟了一番以后,她才出门。

    叶婉还没有来,于是她看看又已经在基础训练了的林枫言,找了个地方照做。

    再高深的剑法都由基础剑术构成,基础摆在什么时候,都有练习的必要。

    很快,上品兵魂就都出现了,还包括一些中品兵魂。但凡是伤势基本好了的,这会儿都出来练剑了。

    但他们练习基本剑术的时间却是不长,等水馨收势停剑时,那些中品兵魂已经基本上在练习新到手的剑谱了。

    水馨看了两眼,扭开头。

    若是放到她刚在这个世界清醒过来,才知道这地下的情况的时候,有一本剑法秘籍摆在她面前,哪怕是不怎么样的,她都肯定会按耐不住**的学了。

    但现在……

    尽管才过了半个多月,有了前天战斗时的体悟,她要是还被**,那就真是傻子了!

    恰好见到木薰也收了剑势,水馨想想,走过去,“练练?”

    木薰有些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却是摇头,将剑插回身后,平静道,“我没你那么好的恢复能力。还要等着接下来的任务。”

    话音一落,木融就忍不住在一边“噗嗤”笑出声,“木薰你觉得你和她对练会受伤啊?”

    木薰回头看一眼,依然平静且客观的道,“震骨的前提,是完全掌握换血境。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彻底掌控以前从没受过训练的身体,能做到这一步,我为什么不会受伤?”

    木融“呃”了一声,顿时哑口无言。

    不同于木融有些跳脱的性格,木薰虔诚异常而带来的严肃性格,还在同时让她对身边同伴的战斗能力有了相当客观的评价。

    同性相忌什么的……至少在这姑娘身上看不到这样的态度啊!

    水馨估计,只要不说什么背叛树神的话题,她就能和木薰相处愉快。

    至于背叛树神……从她之前得到的种种信息看来,树神与其说是神明,倒不如说……更像是组织的道具和傀儡,这还更好解释!

    所以,这问题真是难说。

    但总之,现在的基本问题是木薰不肯和她实战训练。水馨想想也是,毕竟不知道他们接下来要面对什么。于是她也只好看着木薰走到一边坐下,闭目等待……然后依然照做。

    差不多是中午的时候,叶婉和一个与她差不多大的青年出现了。看到几个坐在角落里的上品兵魂,那青年先笑了笑,有些满意的样子,“叶婉,你带哪几个?”

    “我弟弟他们吧。”叶婉也挺干脆。

    青年很有剑修的爽直,“行,记得这次只是教学和锻炼就好。”

    在这几句话之间,闭目端坐的水馨几个也都察觉到大厅内多出来的两个人,而且察觉到了来人的方向,哪里还需要喊?一个个的都站起来,集中到了叶婉两人的身前不远处。

    青年就继续道,“我也不认识你们中的大部分,不过名字倒是知道了。林枫言、林水馨、叶平舒,你们跟着叶婉。杨添、木融、木薰,你们跟着我——我也姓杨,杨景元。好了,剩下的我们边走边说。”

    ——真是干脆利落!

    哪怕是实战训练之前,他们见到的那几个,都没那么干脆。

    但这算是好事,年轻的训练生们自然没有意见。在剩下的训练生们的瞩目之下,跟着两个剑修离开了。依然是原本通往战场的通道,通道中,却没有再一路保持寂静。

    固然叶婉没表现得多么亲近自己的弟弟,训练生们也有别的事做。

    杨景元的“边走边说”,第一句话就是,“你们都是上品兵魂,换血应该基本结束了。滴一滴血到你们的功勋牌上,或者用功勋牌刺一下自己。然后这段路上,你们尽力记住自己和其他人功勋牌的感应气息。”

    这个吩咐略有些奇怪。

    对于目前无法在身体里储存任何能量的淬体期剑修来说,并没有“灵识”之类可以用来探查外界的、无形无质的东西。他们终究还是靠五感来感知的。

    五感这种东西能感应到功勋牌吗?

    而且为什么要感应其他人的功勋牌?

    不过……

    水馨觉得,这样的疑问保不定只有自己会有也说不准。

    看到其他人都很直接的照做,她也只能将疑问压在心底,控制自己的皮肤,轻而易举的用系在腰上的功勋牌的尖角刺伤了左手的中指。

    一滴鲜血涌出,迅速被功勋牌吸收。

    然后,水馨不知道别人怎样,反正她这儿是迅速的有了一种玄妙的、类似于那次在战场上的感应。只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功勋牌上,似乎周围所有的功勋牌,都成了夜空中的萤火虫,直接取代了他们主人的存在!

    她能清楚的感应到功勋牌的位置。

    唯一的问题是,好像所有人的功勋牌都没有任何差别,在感应中是一模一样的。

    ——这样的感应有什么用?

    杨景元这么吩咐过后,却也没有再问这些训练生的进展,反而加快了脚步,硬生生在小半个时辰内,就领着人将通道走完了。

    水馨熟悉了一下那种感应,觉得没什么新意,早把注意力转移了开来。

    走出通道,倒是觉得精神一震。

    和前一天相比,这一天的“广场”实在是热闹了很多!两边的“店铺”边上,来来回回的少说也有两百人。少年到中年都有。而在“商铺”之外,居然还有摆地摊的……

    水馨不敢张望得太明目张胆,却还是用眼角余光确认了下,发现地摊上至少有破碎的妖魔之核、矿石、书籍之类的东西,但是,没有看到植物。

    很快,她就跟着杨景元两个走到了广场边缘的一间石室。这石室夹在两个商铺之间,但什么也不卖——石室之中,是螺旋向下的阶梯。

    叶婉这才问了一声,“感应没问题吧?”

    “没问题。”木融首先开口,直率问,“挺好感应的。但那有什么用?”

    “很快你们就会知道了。”虽然不是带木融的人,叶婉还是好脾气的回答,“不过我还是先行说明一下吧——就这么下去的话,我们很快会到地下城。土组的训练生、招募来的世俗武者,都是在那里生活起居的。木组训练生的话,也有相当长的时间会待在那儿……”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