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叶平舒称作姐姐的女子走近了,一边开口,“另外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婉,是平舒的姐姐。也是你们两届之前的前辈,木组成员。”

    本来还在纠结“热血小强”四个字的水馨猛地的抬头,几乎张口结舌——得说,虽然大家都惊讶,但她的惊讶远比别人更甚!

    什么热血小强之类的吐槽,全部被她扔到了九霄云外去!虽然她一点儿也不喜欢那些家伙,因为各种原因。

    大两届,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个叶婉,是十年前接受的“树神赐福”,并且在五年前离开的地下!而按照木妍一早的介绍,一般来说,“树神赐福”都会选择十六岁以下的少年男女。

    综合起来看就是——不管叶婉到底长得怎么样,她的年龄不会超过二十六岁!

    而叶平舒貌似也就是十六岁不到。

    以此类推——

    他们的剑修父母在十年内生了两个孩子。

    ——说好的等级越高越难生育的定律呢!?连异能者都有这个问题难道这个世界的修仙者反而可以大生特生吗!?这不科学!

    “姐姐你怎么……”叶平舒的惊诧似乎竟也不比水馨少。

    “在你们接受赐福之前,地底的妖魔就已经有数量变多的趋势。所以组织才一早请树神在赐福的时候偏向兵魂——所以你们才有一个九品一个八品。”叶婉很是平和的解释,“但就算这样,在你们成长起来之前,地下的战力也有点青黄不接,所以我们这批就有好几个被召回了,包括我在内。”

    “但是之前……”木妍忍不住想要开口。

    经历了之前一战,想到那一战的惨烈,想要开口的不只是木妍一个——如果组织早有准备,为什么还会落到那种地步!?

    可既然木妍已经做为代表质疑了,哪怕她只说了几个字,其他人也都没有继续说下去。

    只是包括结束了基础剑术训练的林枫言在内,所有人都盯住了叶婉看。

    叶婉叹了口气,“这也正是我们要去弄明白的事。也许在深渊里出现了我们不知道的一些变化。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至少到上一战为止,意想不到的都只是妖魔的数量。”

    做姐姐的和弟弟一样擅长条理清晰的解说,这和她有些娃娃脸的长相并不是太搭配。但和她端庄大方的气质还是搭配的。

    “入侵浮月界的妖魔依然以低级妖魔为主,一阶妖魔也并不多见,甚至还不到百分之一。二阶到四阶的妖魔等同于我们剑修的引剑期,数量又比一阶妖魔还要少得多。五阶以上的妖魔数百年来出现的次数只有三次,八阶以上从未见过——这是一件幸运的事,因为我们也还没有剑胎期的剑修。

    “总之,你们的力量依然十分重要。按照以往的规律,但凡是能活下来的木组训练生,基本都能在一年之内进阶到引剑期。而即使是现在,只要能领悟剑意的话,越级杀死二、三阶的妖魔也并非没有可能。所以,组织之前下达了命令,在火组、金组的成员被调回之前,让我们这些人先把上品兵魂锻炼出来。”

    她的解释其实只有寥寥数句,后面的那一大番话,其实只是在说她出现在这儿的原因!

    很明显,她不是来看弟弟的。

    于是,叶平舒倒是松了口气,倒是另一件事让他惊诧起来,“调回火组、金组的成员?”

    “是啊。”木妍接口,“那些灵络道修、慧骨和玲珑心的玄修,不是没法在没有灵气的地方修炼吗?”

    “只是不能修炼,不是不能作战。”叶婉一句话简单的回答了两个人的问题,并且将一个小瓶子递给了自己的弟弟。

    “这是凤还丹,今天晚上,你们六个上品兵魂一人一颗,将剩下的伤势治好,明天我再来领你们。”

    叶婉看来也没有兴趣多谈——哪怕是和她的弟弟,将药瓶交付之后,她点点头,倒是转身就走了。

    她说了那么一大堆,木组训练生们都还没反应过来呢!

    等到叶婉的背影都从通道中彻底消息了,做亲弟弟的才捏着药瓶一脸惊吓到扭曲的表情,“把火组、金组调回来?”

    这事上,显然他受到的惊吓又比旁人要大!

    木融就很不解,“刚你姐说了吧,不能修炼又不是不能战斗。为什么不能调回来啊?”

    叶平舒恍神摇头,“听说很久没出过这种事了……”

    木融不以为然道,“我们之前碰上的事不也是很久没出了?”

    “确实。”

    叶平舒笑笑,脸色恢复了正常,又对木妍道,“看来你们也要抓紧恢复和训练了。在这里,金组和火组总不会比我们有用。”

    木妍虽然聪明,但也没觉得叶平舒的表现太不正常,闻言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相比之下,在木昀离开后,依然紧跟在木妍身边的竹箐,看着叶平舒手上那瓶丹药的眼神就略复杂了——

    绝大部分的中品兵魂,这会儿的伤势都比上品兵魂更重。

    而那个什么凤还丹,肯定是比之前要好得多的伤药!

    再说,中品兵魂也比上品兵魂需要更多的关注、培养才对。

    可是,组织只给了上品兵魂伤药,还要单独的先把上品兵魂培养起来……

    而在其他的训练生中,虽然看待那瓶丹药的态度没有那么复杂,却也有不少人,多多少少都有些不是滋味。

    木组的训练环境太单纯了。因为单纯,就算教官也总是说兵魂品级的差距,训练生们也没有多少感觉。甚至可以说,哪怕是教官把上品兵魂单独喊出去对抗妖魔,那时候都还没有让自小受到“团结一致对抗妖魔”教育的训练生们真正感觉到差距。

    但是后来……

    不管是教官还是灵使,在参战之后,首先保证的显然都是上品兵魂的安全!

    哪怕那时候,上品兵魂们的处境比没有默契配合的中品兵魂们要更好。

    但这一点,也不是每个训练生都注意到了的。

    可有些事情,既然开始展现,就会变得越来越明显。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

    但这样的情况,上品兵魂反而不容易察觉到。见叶平舒彻底恢复“正常”,木融就兴致勃勃凑到叶平舒身边,“快点给我一颗。赶紧把伤治好……明天是要把我们带去那个什么‘深渊’吧?”

    叶平舒倒是察觉到了周围的气氛略不对,但对木融……反正他也不指望他能察觉到!

    他无言的倒出一颗药丸给他,然后看看四周,分发给了另外几个上品兵魂。

    他们的身上,多多少少都还有点伤。

    唯有水馨身上的伤已经基本痊愈,加上她之前第一次“震骨”,一身的疲劳恢复缓慢,到这会儿还依然拄着剑,叶平舒也就最后才走到她面前。

    而她已经痊愈的事实,基本上是人人都知道的。

    于是这一瞬间,看着叶平舒手上东西的视线变得愈加复杂——

    哪怕他们的伤势都能慢慢的好,哪怕现在组织没有新的命令下来……但对一个剑修来说,应该经历保持最好的状态。这个道理难道只有水馨知道?

    木融注意不到这复杂的情绪,但叶平舒本来觉得,水馨能注意到的。

    但现在水馨却只是愣愣的盯着他看,似乎他才是最奇怪的东西。

    叶平舒有点儿不自在,轻咳一声,“虽然你伤好了,这玩意留着也是能救命的……莫非你想要瓶子?”

    “呃,不是。”

    水馨不自在的接过丹药。

    她的脑袋里正是一团浆糊……哦不对,正在播放一个恐怖的小剧场。

    树神改造过的,多半都是中品兵魂。也就是比较不错的修仙资质了。两个有着相当不错的修仙资质的夫妻,十年一个娃……

    这代表什么呢?

    水馨的脑袋里,凭空出现了一块大大的大陆,上面有百来个小点。

    “十年”的字幕后,百来个变成了二百来个。

    又“十年”的字幕后,二百来个变成了四百来个……

    姑且不论这个算法是不是有点儿问题,反正在水馨的脑袋里,那块圆圆的大陆上,眨眼间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全被修n代占据了!

    ——哪怕是异能者的自然寿命也挺长。修士的身体保不定还要好些。要是能十年一个孩子……木妍似乎说过,这浮月界原本是“上界”,妖魔大战后灵气什么的枯竭了才变成了“下界”……莫非就是妖魔大战后,修n代太多的缘故?要异能者也能这么生,地球妖魔早被剿灭干净了吧!

    “你姐比你大几岁?”脑袋里想得太恐怖,接过了丹药之后,水馨忍不住就问了,“是你亲姐姐?”

    这问题似乎太不着边际了点。

    至少其他的训练生们就没人关注这个问题。

    叶平舒顿时莫名其妙,“十一岁……当然是亲姐姐。”

    忽地,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一变,看水馨的眼神就也有点奇怪了。不过,他又到底没说什么。

    至于其他人,能意识到水馨那句问题有些奇怪的人都少。而就算是意识到了待遇的差别,这些单纯的训练生们暂时也不懂得抗议。

    因此,在木妍的组织下,还是很快选定了基本剑谱……

    ...

    [三七中文 m.37zw.]